回首頁
回首頁
 

 

向下沉淪的李遠哲

 

◎ 艷陽下的番薯仔 2009/05/09

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於8日上午對陳水扁還押北所發表談話表示:「在有限的時間內,應該要起訴,不然要釋放」;「我對阿扁是有些建議,他做錯事了,有些事情他自己承認。不對,他應該道歉,請他的太太和兒子把錢送回來,道歉。」以上發言又是一副聖人君子之模樣,表面上並無錯誤,但話中含意卻是不敢得罪當局,甚至是向藍營屈服、沒有骨氣,向下沉淪墮落。

首先,第一段話「在有有限的時間內,應該要起訴,不然要釋放。」實在是太含蓄了。馬政府擺明是藉司法執行對扁的清算,才放縱違法羈押,且延長羈押的理由也只是硬坳的,對法官及檢察官一再的嚴重偏差的違法濫權,你的意見居然只能藉別人的話,以「你們的社會不夠進步」帶過。不僅陳水扁的案件是司法迫害,反正與政治攸關的案件,如陳雲林來台時的警察濫權、違法等司法迫害台灣主體意識者,一連串的獨裁者統治行徑作為,你會看不出?不是吧,你知道這是馬上任後的清算鬥爭,所以才造成法官及檢察官相互地狼狽為奸、違法羈押。你不敢明講這是非法羈押迫害人權案件,­而選擇明哲保身向下沉淪了。

再說第二段話,更是離譜到隨統治者起舞。陳水扁若是貪污,那早就給定罪了,哪有到此時還不知要以何罪狀起訴?特偵組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只辦這件案子,怎麼會淪落到要靠汙點證人來逼供呢?黔驢技窮所以就演變成不認罪就關到死之醜陋惡行。陳水扁及其家人沒道歉嗎?他甚至在未進入調查時已向國人道歉了,古往今來可能無人有如此勇於認錯的表現;只是,"道歉"不是當局能用來定他無期徒刑的理由,坦白的說他們是要陳水扁「認罪」。李遠哲的話中含意不正是如此嗎?司法審判講求證據,不容逼供再造起訴書,這道理你會不懂嗎?你向下沉淪了。

是非價值錯亂,是執政者藉司法進行獨裁統治最好的麻醉劑。假聖人、假清高之士急於向統治者表態,紛紛要求陳水扁坦誠面對司法、尊重司法;但實質上卻與陳水扁進行切割,放任司法宰割陳水扁,就是不敢對濫權違法的執法當局加以嚴厲批判制止。最令人扼腕的是,對擁扁的一律批判為不懂是非、愚蠢的個人崇拜行為,其實是最嚴重的是非錯亂。挺扁的人不是在包庇陳水扁,而是著重法治精神,若阿扁犯法當然要接受司法審判,但前提是司法公正。反而是反扁的人絕大多數都是漠視法治精神,縱容警察、檢調、法官等濫權的一群。不敢挺身悍衛正義的人增加,甚至轉為向惡勢力屈服都是向下沉淪。社會不能隨著李遠哲的沒骨氣而巔倒是非,讓台灣一直加速向下沉淪。

2009-05-0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