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檢查陳前總統的肛門!

 

◎ 鄭正煜

 

 本文題目「檢查陳前總統的肛門」不是形容詞,也不是文學語言,是典型的寫實、寫真。陳前總統離開北所出庭、離開地院返所,一出一入,西裝、內褲全部都要脫光,裸露生殖器和檢查肛門。檢查肛門緣起於以前有人犯哈菸,撥開菸絲用衛生紙捲成「鳥鼠仔尾」塞入肛門走私入所,形成制度後,陳前總統也承受檢查肛門的公平待遇。

 陳前總統不是只有身體被檢查肛門,私人的生活隱私許多年來也被情治人員監控,一樣到檢查肛門的程度,被定型為極盡貪腐之人乃是從政治行為徹底的裸露被拼湊而成的結果。

 其實,依照某一中國媒體社論中不小心的洩密,陳前總統所涉及的案件,只是台灣當前政治生態下一個普遍的現象,不分藍綠,許多政治人物都有同質性的共同行為,只是陳前總統被刻意聚焦、渲染,定格形成為法律案件,如此而已。

 目前陳前總統所涉及的四大案件,司法人員指控為嚴重貪瀆,陳前總統以政治獻金作為主要反駁訴求,問題在政治獻金與貪瀆乃一線之隔,而參政若無政治獻金則絕無參政的能力。事勢至此,請問誰意念的清白夠資格向犯姦淫的女人丟石頭?

 大約一九九二年,個人為一位完全以合法方式競選的立委主持文宣戰。選戰結束後,我問這位立委,全部開支總數是多少?答案是一千六百萬。問題馬上出現:一千六百萬從何而來?依照人性的常態,少量會是為理念不求回報的捐款,大額多數則是有利益算計的獻金。

 世界所有實施選舉制度的民主國家的通則是:財團是永遠的執政者。財團最常態的投資方式是兩邊押賭,看勝選的機率高一邊獻金七百萬,另一邊獻金三百萬。押少的一邊也要投資是怕估算萬一失準翻盤,未來還有小路可以走出大路。所以法治進步如美國、形象清新如歐巴馬,先前雖然曾在國會投票否決洛克希德公司F22先進戰機的採購,歐巴馬單單在就職典禮中就收了洛克希德公司的四百萬元(均以新台幣計價,以下同),未來歐巴馬總統如何面對F22的採購案?其次,若繼續採購,與「真相」未完全浮現的洛克希德公司的獻金有無對價關係,在在令人懷疑,並與扁案一樣,與法律又有一牆之隔。是幽囚、瑟縮在北所陰濕牢獄的一角,還是可以自在的在土城的路邊吃魚羹、肉粽,就只有看法律真相由誰來認定。

 今年的五一七高雄大遊行,群眾參與的人數和熱情超乎預期,但是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勤儉、平薄的主辦單位。既便如此,搭一個演講台連同電子配套也要一百六十萬,這個金額對許多本土社團都是不可想像的數目,所以本土社團才會如此,這般不足以成大事!而陳水扁能夠兩度當選總統,政治獻金成為他勝選的利基,卻也逼他接近國民黨的牢獄!

 依照陳前總統申報的競選經費,二○○○年與二○○四年分別是九億餘與十二億。國民黨一九九六年李登輝申報二億九千萬、連戰二○○○年申報三億一千萬。二○○○年,連戰的競選經費僅僅只有陳水扁的三分之一,這樣的真相,台灣人民有能力相信!台灣人民如果有這樣相信的能力,台灣人民就注定會面臨悲劇!

 一九九六年總統大選,李前總統在口述歷史中坦承花費二十五億;連戰的申報是三點一億,曾有藍營人士私下表示「是不是少報一個零」,而李前總統的供述連戰的耗費其實是一百二十億。一百二十億的資金來源,以及更特別的支出方式,如果以「檢查陳前總統的肛門」的方式,進行法律處理,其中的文章中國媒體可以作多少天、多少篇。然而我們瞭解:台灣人民已經沒有能力去想,只有能力去信中國媒體所提供的方向和資訊!而陳水扁的法律命運,也就在中國共產黨式的群眾公審中被確定!

 到今天為止,許多的台灣人民相信馬英九和馬英九的黨競選收支的清白,但是依據第七屆立委選舉,國民黨候選人所申報的公開資料,許多人拿到黨中央五百萬以上的補助款,競選立委補助上千萬的更是家常便飯。

 某國民黨立委私下並表示:自己領到國民黨中央的補助是五百三十萬,但申報資料卻只有申報二十萬。另一位國民黨立委則表示:其實黨中央還有很多款項是見不得光的。

 見不得光卻可以不必見光,陳水扁卻必須在光之下裸露下體、檢查肛門,這就是當前扁案的司法公平和正義,而台灣的媒體極大化的支撐了這樣的公平和正義!

 馬英九二○○八年總統選舉的申報經費是六億七千萬。李遠哲前院長表示有兩位高科技大老告訴他:兩人各捐五億元給馬。再加上陳前總統和柯建銘立委提供的資訊,馬英九所收到的政治獻金最少、最少三十六億。如果一切屬實,馬英九只申報六億七千萬是不是涉及極端嚴重的道德上甚至法律上的詐騙,然而馬英九昂首、翩翩步上總統府的台階,陳水扁禁錮於陰濕的大牢,台灣人民,天地間怎麼會有如此天地差的法律尺寸和道德標準?

(作者為台灣南社社長)

台灣時報 2009-6-3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