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給社員好友的信(三)-回覆「李筱峰給北社社員好友的公開信」

 

◎ 陳昭姿

 

    本次幹部選舉,社員李筱峰教授以單向、扭曲的觀點寫信給全體社員公開為張社長拉票,甚至前所未見的廣發至媒體,引起媒體對北社選舉的負面報導。其中所言之事未必真實公允,昭姿覺得向社員好友們說明已經比當選社長更重要。

    阿扁總統執政八年期間,藍營透過其掌握之多數媒體與檢察系統,持續污衊第一家庭與扁政府的政務官,型塑扁政府貪污形象。轟動一時的「高捷案」與「南科減震案」雖然事後都無罪定讞,但是無法彌補的傷害卻已造成。去年八月,扁家海外匯款案爆發,李筱峰教授深信藍媒的報導內容,在第一時間以「這個家庭比國民黨更可惡」(如附件一)發表於自由廣場,造成綠營嘩然,一週之後,曹長青先生發表「和李筱峰先生商榷」(如附件二)對李教授之言不以為然。今年二月,李教授再度以「吳淑珍說出了我的心情」(如附件三)攻擊扁家,隔日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法學博士的張沺先生以「回應李筱峰教授」(如附件四)表達不同意見。期間李教授為文多所批判我與先生的文章,昭姿在忍無可忍之下在台灣時報以「請問李筱峰教授」(如附件五)反駁,兩天之後,曹長青先生再度發表「再和李筱峰先生商榷」(如附件六)。當時,李教授都未針對張先生、昭姿、與曹長青先生的不同意見提出反駁,卻在四個月後的今日,模糊文章觀點次序,對昭姿進行反擊,真是令人遺憾。如果李教授對扁案的態度一開始就如同他今年五月十日與二十四日所寫文章的內容,這些爭執可能就不會發生了。

    其次,李教授認為『社長張學逸兄主張抗議司法不公,應與海外密帳弊案分開處理,兩事不該糾纏在一起。張社長的態度,受到陳昭姿、郭長豐賢伉儷的批判與反對。』這個說法顛倒黑白,我們明白主張(一)在無罪推定的普世原則下,(二)透過符合正義的司法程序,(三)對藍綠所有政治人物採行單一的,公正的審判標準。我們團隊甚至自費印送完整法庭筆錄供參,以向大眾證明今日司法已為執政者所用。張社長卻與民進黨中央同調,堅持認為阿扁應該自己去面對司法,甚至當台灣社內部會議決議召開國際記者會爲阿扁伸張司法人權時,北社表態反對,甚至發表聲明拒絕參加,讓中國駐台媒體嘲笑「獨派分裂」。

最後,李教授認為『張社長與陳副社長都出馬競選下屆社長,兩人對於抗議司法不公的態度完全一致』這也不是事實。如前所言,張社長堅持阿扁應該自己面對司法,屢屢拒絕社員要求北社與其他本土社團共同聲援阿扁總統的司法人權。前些日子,多位社員朋友報怨「北社已被閹割」,昭姿在社員好友的催促之下,才決定投入社長選舉,希望能重振北社過往的聲譽,如此而已!

陳昭姿  2009-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