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母語課程生死關頭

 

◎ 鄭正煜

十年前,國中、小學「課程標準」擬大翻修成「九年一貫課程綱要」。當時經幾位本土文化人士力爭,教育部只好在「本國語文」中加列閩南語、客語、原住民語。有一天,我去瞭解審議委員會開會狀況,赫然見到三個台灣母語的召集人全部缺席。經進一步查證,三種台灣母語的委員認為參加了會議也是白開。因為台灣母語在本國語文中被定位為選修,到時候不會有人選,自然也沒有修。

感於事態嚴重,我們串聯了十二位立委、二十五位學者專家,緊急拜會當時的楊朝祥部長,爭取台灣母語一至九年級每週必選兩小時。最後經我方楊維哲教授、鄭兒玉牧師等五人力爭,在由本國語文召集人陳伯璋的主持下,通過台灣母語一至九年級每週必選一小時。

等到提送總綱小組討論,又赫然發現台灣母語必選一小時的決議根本沒有列入議題,我請教總綱小組的執行秘書,告訴我的答案竟然是「政治歸政治、教育歸教育」。原來台灣子弟學習台灣母語是一種政治特權,不是自然可以擁有的教育平權。

後來經過一長串的難辛奮鬥,「終於」以國小一年級至六年級每週必選一小時定案;國中列為選修,其實最後是沒有幾個人選和修,只好列入社團的課外活動,自生自滅。

現在,陳伯璋又來了。這位教授現任「國家教育研究院」籌備處主任。陳伯璋主任說:過去我國鄉土語言(即台灣母語)課程的教育政策,是取決於「權力」而不是根據「專業」。陳伯璋說:當初鄉土語言建議列為「選修」,但最後列為「必選修」,這不是專業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有了陳伯璋的政策性提示,國小一至六年級的台灣母語課程現在在教育部的委員會中盛傳:一、台灣母語改列彈性課程。二、台灣母語與英語並列必選,結果大家都會去選英語。這兩個方案的結果都會像劉兆玄在立法院的答詢:「母語應回歸家庭」,在家裏學就好!

國小台灣母語課程已面臨生死存亡關頭,有一個說法是本月中就會做成決議。此事蔡英文主席和所有關心台灣文化發展的人如果還不知道抗爭,台灣人算什麼,就自己去評價自己!

(作者為台灣南社社長)

2009-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