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我是故弄玄虛的我

 

◎ 惠 珍

讀完蘇明陽教授評李登輝『最高領導人的條件』一書的文章,對蘇教授秉持科學家實事求是的精神相當佩服。其中有一章節,日文的原文為「私ではない私」,李登輝把它譯成中文「我是不是我的我」。蘇教授對兩者間語言轉換差異所抱持的疑問,我頗有同感。

約略學過日本語的我,看到囈語似的中文翻譯,直覺有那麼複雜難懂嗎?明明是一句日常用語,怎麼從德高望重的日本通嘴裡吐出來,不一樣就是不一樣。不過我還是懷疑自己所學不足,畢竟日語不是我的母語。向日本語教師求教確認的同時,我也沒有忘記李登輝的母語也不是日語,況且他沒受過中文教育,極有可能出錯。

回到「私ではない私」的話題上,它用中文最簡單的說法是「我怎麼那麼反常,不像平常的我」。當平時脾氣温順的人突然暴跳如雷,或是一向草率的人變得謹慎行事,事後對自己發出的感歎之詞。李登輝看到這樣一句平常話,啟動了領導人高深莫測的神經線,有如當年看著小魚兒拼命往上逆游,忽然間立定人生大志的蔣介石般一樣鬼扯。

李登輝有過政治上的光環,難免膨脝真的以為自己無所不知、無所不曉。圍繞在他身邊的一群人也好不到那裡去,明知自家的精神領袖並不擅長中文,發生詞不逹意的錯誤時不但沒有立即委婉修正,城仲模還將錯就錯、不懂裝懂胡亂解釋一通,什麼「在不同的狀況下,要做不同的適應行動。」離題又離意。

能把艱深難懂的專業術語用淺顯易懂的說明,讓不同領域的人也能心領神會,這樣的專家才叫有能之士,國家人民的素質才會跟著提昇。例如,我曾聽過對於「台灣地位未定論」,很貼切又容易記的比喻,「對於不屬於自己所有的物品,沒有權利指定要給誰。」只有庶民化,思想才能化為行動的風潮。

不管是思想的啟發、宗教傳道等,不就是努力要對方了解你要傳逹的意思而後認同你嗎?若是把白話故意說成黑話,聽不懂的人懶的理你,理你的人不一定聽的懂,到後來只能自說自話,沒人願意陪你浪費青春了。

2009-06-1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