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護正抗簡 學界豈可寒蟬

 

◎ 曾道雄

馬英九宣示中文要「識正書簡」之後,似乎喧騰一時便無疾而終。但事實不然,這個攸關文化與政治意涵的重大決策,很可能即將列入下次兩岸事務性談判的議題,國人豈可等閒視之。

「識正書簡」絕不符書文學習的經驗法則,況且簡體字是當年人為拼湊、因陋就簡的時代產物,不但造型不雅,而且字義混亂。在美國的加州,中文已被列入大學正修的課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就直接教簡體字;但戴維斯分校則規定學生必須先學正體字,大三之後再學簡體字,加州大學乃作了追蹤分析比較,發現學過正體字的學生到了研究所,在研讀中國文學時較能得心應手。今年的元月,倒有一位史丹佛大學的教授從旁為此作了個生動的解釋:Know Why ! 戴維斯分校是在攔截歷史,和傳統銜接,對中國文字的結構和意旨,知其然也較能知其所以然。而就是這個原因,使得台灣教授正體字成了國際顯學。

今天在兩岸官方與民間的文書往來間,侈談「識正書簡」,除了政治思考以外,已毫無實質意義,在現代電腦傳輸的科技中,年輕人只要按個鍵,正簡中文即可互換。正體字存在的歷史價值,旨在於延續文化命脈,諷刺的是:在台灣高唱中華文化復興的國家領導人,竟意圖將它放棄;反而「島內」的台獨份子卻起而捍衛,藍綠角色混亂之際,台灣卻儼然成為保存中華文化的中流砥柱。

馬英九為標示其政治意向,貿然大膽地插手文化學術的專業領域,暴露出了一個國家領導人的輕狂與權力的傲慢,而學界居然噤若寒蟬。香港在中國統治之下仍堅持使用正體字,台灣的知識份子,似乎反不如人。

書簡無以識正,道理甚明,荒謬的「識正書簡」口號,無疑是在典當傳家的城堡,以換取粗糙的組合屋。這種行為,若非愚蠢,便是包藏政治禍心,這位國家元首一旦又兼國民黨主席,國人更應時時提高警覺,對其可能的乖違行為,務必防患於未然!

( 作者為資深音樂家 )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2009-06-1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