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還 原 法 院 現 場

 

◎ 惠 珍

前兩天透過網站,希望多一些人寄予支持的力量給幸妤。我則是因為地利方便,今天一早便趕到台北地方法院想給幸妤助助膽。

幸妤一現身,記者們像土石流般瞬間傾瀉而出。我第一次到法院,被如此不友善的陣仗包圍也是初體驗。幾個婦儒老弱組成的護衛隊員對凶悍的記者群完全無法招架。我站在幸妤後頭,被前面黑鴉鴉的人山人海擋住去路,不但前進不了反而倒退嚕。其中有人趁機攻擊幸妤。我想現場除了記者外,好像也不會有別人。

到了二樓法庭的門口才稍微擺脫記者們的死纏爛打。定神一看,幸妤像是從火災現場倉皇逃出,披頭散髮外加一臉驚恐,都還來不及整理情緒,馬上被召喚到庭內。

歷時約四十分鐘在右,她延續著剛剛被拉扯的驚魂末定,幾乎是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出來。原先我們打算從記者比較零散的側門出去,這時突然出現一位「好心」的法警,自告奮勇要幫幸妤開路,希望我們配合他的路線行動。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只好勉為其難答應。想不到,最糟的事情發生了。原來法警們非但沒有阻隔記者,竟然將我們帶到記者集中區,我們的處境比進來時更艱難,根本出不了法院,單純想擋住記者推擠向幸妤,不料記者拿起攝影器材當武器,往我們頭上猛敲;好不容易把幸妤推到車裡,記者又擅自打開車門,拼命閃鎂光燈,有人為了阻止車子前進,整個人趴在引擎蓋上,險象環生。記者們只要逮到讓幸妤出糗的機會,總是奮不顧身,更不管他人的死活。

短短有如歷險的一個多小時,回到家後,癱在沙發恍神了一下午,就算去之前已有心裡準備,親臨戰場孤軍奮鬥的餘悸猶存。或許有人會說「坦蕩蕩,千軍萬馬也不足為懼」。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有大無畏的精神,至少問心無愧的我,被這麼大又不友善的陣仗嚇到手不自主地發抖。

試想,每天有人在你上班的地方,不斷想激怒你,製造新聞,下班後你所到之處都有人跟縱,找不到話題直接胡扯你有多奢華。如果每天要上班,回家要帶三個小孩的你,還能承受所有壓力笑臉迎人面對媒體,那你才真有資格要求幸妤任媒體擺佈,任由名嘴品頭論足!

2009-06-2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