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也談「何去何從」

 

◎鄭思捷

為什麼台灣人經過這四百年﹐一來再來的外來政權的統治﹐到現在我們還有「何去何從」的問題﹖為什麼這個世界在這二百年來民主﹑自由﹑平等﹑人權的理念的普遍﹐到現在我們還有「何去何從」的問題﹖台灣人的歷史教訓和世界近代政治理論和人權的確認都很明白地給台灣人一個很崇高的目標:獨立建國。我們絕對不應該有「何去何從」的問題﹗

歐洲的荷蘭把台灣當作它在亞洲的商業交易據地。中國的清朝對待台灣人為「化外之民」。日本以殖民地的人對待台灣人。中華民國政府以次等﹑「低級人」統治台灣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以「呆胞」看待台灣人。美國認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台灣人要作堂堂正正有尊嚴﹐受人敬重的「主人」。我們絕對不應該有「何去何從」的問題﹗難道我們還有要選擇誰作我們的「主人」的問題﹖

整整十年前﹐李登輝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份﹐發表「兩國論」。當時有人趕緊提醒獨派人士「何去何從」。他的用意是﹐你們這些獨派人士﹐是要跟隨李登輝繼續擁護中華民國﹐還是要繼續追求台灣獨立﹖但是﹐獨派人士絕對不會有「何去何從」的問題﹗因為獨立建國是這些獨派人士畢生不變的目標。李登輝才有「何去何從」的問題。因為他必須在維護中華民國和創建台灣共和國中作一個選擇。

就像李登輝發表的「兩國論」﹐現在馬英九政府的「過度」傾中政策﹐又引起了「何去何從」的問題﹗在這八年來﹐以台灣獨立為黨綱的台灣人的政黨執政後﹐我們還是有「何去何從」的問題。

陳茂雄教授以「台灣的前途何去何從」為文(台灣公論報﹐5月29日﹐2009)。陳茂雄認為﹐「為了避免被中國併吞﹐台灣成為正常國家是當務之急﹐這牽涉到台灣本身﹑國際社會﹑中國的三角習題。」為什麼很明顯的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目標﹐因為它牽涉到台灣本身﹑國際社會和中國卻變成「台灣的前途何去何從」﹖

台灣獨立和台灣人的建國的目標﹐絕對不應該因為它牽涉到國際社會和中國就動搖而不知道「何去何從」。台灣的前途只有一條路﹕「獨立建國」﹐沒有「何去何從」的問題。

中華民國政府的前副總統呂秀蓮﹐將在七月四日﹐在洛杉磯近郊的羅士密(Rosemead)﹐以「國共合作下﹐台灣何去行從」為題發表演講。為什麼台灣的前途何去行從﹐只能在國共合作下決定。台灣前途的何去行從﹐一定要獨立於(independent of )「國﹑共」之上。如果呂秀蓮把演講題目改為「打破國共合作﹐台灣獨立建國」﹐我一定坐在第一排恭敬地聆聽她的演講。

如果我們的知識分子還有「何去何從」的問題﹐如果我們的政治領導者只能在國共合作下﹐討論「何去何從」的問題﹐我們又怎麼能責怪「四好」的台灣人不知道「何去何從」。

我們不應該有「何去何從」的問題。「何去」﹕獨立建國。「何從」﹕台灣的歷史和世界人權的普世價值觀。

原載:台灣日報 2009-06-2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