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本文寫於2006年4月26日,流浪多年,這是首次發表。

先是水泉兄向某報投稿,不獲刊登。後來交給我試探,惜乎運氣不佳,還是找不到地方發表。

感謝 Taiwanenews 的厚愛,大作出土,終於重見天日。

作者林水泉, 台北市人。1950年底,在高玉樹等黨外前輩鼓勵下參與助選。因為選舉時期批評國民黨的言論,被以「蠱惑人­心」為由,送往小琉球進行管訓,之後又被遣送大鵬農場進行思想改造。1961年出獄後,重新參選,1964年當選第六屆台北市議員。

1965年,林水泉與呂國民、張明彰、林中禮、許曹德、陳清山等人組織「全國青年團結­促進會」。主張推翻國民政府,並且派人前往日本會晤史明、辜寬敏等人,結果被調查局線民滲透,林水泉被捕。於1967年以「從事台灣獨立­運動、企圖羅致少數不滿的青年」,陰謀從事顛覆與「有意邀集遊民炸毀油廠及重要橋樑」判處十五年有期徒刑,並移送綠島。1977年­才因蔣介石逝世的大赦而被釋放。

林水泉先生目前定居美國洛杉磯。

—— 廖清山

 

台灣人只能依靠自己解決生存安危

 

◎ 林水泉、張文祺

美對台政策係台灣政治結構性最脆弱的部份,它使今天台灣國不成國,外來威脅不斷。

※ 二次大戰後,盟軍命令國民黨軍隊受降接管台灣,根據1951年舊金山和約台灣主權未定,然美却又支持流亡據台的中華民國,在此雙重殖民統治下,美縱容國民黨凶暴壓迫,台灣人權惨受摧殘。   

※ 七十年代中美接近後,美制定台灣関係法,宣佈其防衛台灣的義務,同時聲明台灣不是一個國家,並否定台灣選擇其政治前途的自決權利,做為民主國家,算是非常沒有道德勇氣。

※ 美國為其本身利益,設計台灣作為對付中國的棋子,先是用來反中,後則充為與中謀妥的籌碼,半世紀惡夢煎熬歷史以來,台灣不折不扣成為美政策下的犧牲品。

※ 美國一手導演下,台灣既非中國亦不是一個獨立國家,此種身份不明混淆衍生之餘,國家認同、國家定位甚至國土範圍糾纏不清,現在施行的根本大法仍是一部中華民國南京憲法,雖然一修再修,制度根本雜亂不堪,而獨裁體制解體後,本該立即被解散並非合法化的國民黨,竟仍挾其窃獲的龎大黨產支配紛擾政局,明明是台灣內部政治,却存在所謂中國新黨、中國國民黨等。島國如此境遇,因此才叢生當前立法、司法、媒體、軍隊等亂象。

※ 美國政策姑且不說其為惡毒,但浩然不屈的台灣人必須嚴正加予譴責批判。至於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不予結束,台灣必將永無安寧。

※ 世界現有兩個「非國」地位的地方,美國扶植以色列佔領了巴勒斯坦人的家園使其流離失所、美國扶植中華民國於非屬中國的台灣而否定了台灣人的自由,與脫離日本帝國主義殖民統治後當家作主的權利。巴勒斯坦人與台灣人今天都俱備國家基本要件的人民土地政府,甚至於貨幣軍隊並選舉出自己的總統,但却無國家獨立主權。

※ 台灣人的命運不堪再續受擺佈和徒再等待,不容置疑,吾人當做選擇決斷!台灣人無意反中或反美,但求當作與周圍國家和平共榮。


(一)                             
1945年國民黨軍隊根據盟軍命令進駐台灣及北越接受日軍投降,其後蔣軍撤離北越將其交予法國殖民统治當局 ,台灣則一直在國民黨軍事佔領之下並被其宣佈為中國的一省。

二次大戰中,美國政府從種種情報告深悉蔣介石集團無比貪婪且無能腐化,而竟將當時業已相當現代化的台灣,交予一個土匪般落後政權,無異等於將政治上極度單純的台灣人推入火坑。

(二)
美軍機動部隊空襲轟炸台灣期間,散發傳單宣告許諾台灣將自日本殖民統治下獲得自由解放。事實上,台灣人却是脫離異族桎梏反而落入一個更悲哀黑暗的苦難深淵,如果說美國投下原子彈重創日本造成無辜平民惨重傷亡災情,則美國將國民黨這種爛貨空運送予台灣所釀成的長期禍害,實不亞于原子炸彈爆擊空前驚人的毁滅破壞作用。

先前許多天真相信美國是個信奉上帝和自由民主國家的台灣人高級知識份子,後來連頭掉了都還不知何以故,這種情形至今無知者依然,從未覺悟到國民黨反動政權與美國特殊的密切關係。

(三)
228實為二次世界大戰的延長,代表盟軍接收台灣的蔣軍,進入已日化的台灣視其彷彿為敵區,又因為過去屢次敗戰累積的自卑和報復心理,遂稱台人受日本奴化教育逞而殘虐踐踏島上人民。

1947年大屠殺後,美國仍然不變繼續支持盟友蔣政權把持台灣,針對佔領區發生如此重大的流血事件並未加予根本檢討或處理。1949年國民黨暴政被自中國本國驅逐而流亡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不僅以種種手段毁滅本土文化腐化社會,並且從而將台灣席捲入中國內戰的延續。

(四)
1951年舊金山和約的第二條及1952年日華和約的第二條明指日本放棄對台主權,台灣國際法律地位未定,然其後美國矛盾的却與中華民國締結所謂「中」美協防條約(範圍為台澎而不包括金馬,但事實上數度公然介入金馬地區軍事行動,中國對此前亦祇空詞泛語一再予以美帝嚴重警告),並且在聯合國及國際外交上運用中華民國代表中國抵制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中國與美國亦在聯合國聯手支持過 Pol pot 殘暴集團遏制越南支持的柬埔寨政府)總之,台灣二次大戰後沉淪陷入中華民國暴政奴役,並因而不幸與中國問題糾纏不清迄今無法解決,前後可謂全是美國政策一手造成,當年為對付中共的設計,于兹情况不然,但關於台灣明確法定地位拖延迄今無交無代,做為二次大戰戰勝國的美國不無未竟之責。台灣人民受害非淺,但繫鈴人却似乎並無解鈴誠意,甚且今更與中國政府交往中大玩台灣牌犧牲台灣人的權益,此實為證錄美國之恥的歷史遺憾自不在言。回溯美獨立宣言闡主人權自由,然美基督教徒對待黑奴的殘無人道和貪婪無度,却令人視透一切實際上不過只為利益而已。台灣是否實質無異于美國與中國的交易條件?

(五)
在美國政府與國民黨獨裁政權根深蒂固的不可告人関係裏,正如郭國基所言台灣這個豆油碟仔借人使用下却被強佔,整體台灣人像野獸掠食下的一塊肉被人挾去佐餐配吃了。

綜上情况,大戰後台灣處於軍事佔領下的地位始終未有明確交代,1949年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實質上已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所取代,美國却支持一個「偽中國」寄生台灣恣意實施恐怖統治父終子繼為非作歹,放任縱許其特務鷹犬折磨殺害台灣人,國民黨罪孽狂虐蹂躪汚辱下台灣土地上所流的血債美國豈能免責。幾近半世紀長的戒嚴台灣人絕對不能輕易忘記,過去台灣人為冷戰時期美國圍堵中國政策遭殃付出惨重代價,至今却仍未獲得任何賠償道歉,全盤來說,美國半世紀來對台政策就政治上法律上或道德上而言,可謂均甚不負責,台灣問題的複雜化實係因其使然,同時亦是美至今仍本末矛盾政策演化的必然後果。

(六)
1972年228上海公報後中美接近,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其聯合國代表權,其後美國接受法理上北京政府繼承中華民國政府的現實,承認北京並與正式建交,確立一個中國政策,棄絕兩個中國構想。前後美方只提中國人而從未言及台灣人的權利,所涵真意撲朔迷離。依日華條約第十條條文,特將台澎住民有別于中國國籍者,巧妙分開,台澎住民屬誰實尚待釐清,但照公報文字解釋,台澎住民究竟全願作中國人,理論上則台灣歸于中國無疑,北京自然將領有統台澎。

國際上中華民國神話于焉落幕,同時美國制定「台灣関係法」並一再重申防衛台灣的義務。這表示美國被廹原則上放棄其附庸國民黨政府的正統外衣,但現實政治妥協下,對中美双方而言,台灣問題的解決顯非首要急務。中美就其全球戰略謀合下,「一個中國」確認北京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但台灣並非即中國領土的一部份,因此才有「台灣関係法」的產生,美方對于此點的保留極為微妙,有関中國片面對台領土主張僅予「認知」而已,同時又一再强調和平保持目前狀態。換言之,既否定中華民國,台灣不能是中國,中華民國不再能荒謬的代表中國,在台中華民國不再是中國,真正的中國才是中國。

歷史上所謂「自由中國」經濟奇蹟,口口聲聲美援國民黨政權的「中」美合作成就。此種幾乎全部罔顧戰前台灣經济發展階段水準的宣傳,宛如言稱台灣原是個完全未開發的荒蕪島嶼,因緣際會國民黨君臨台灣皇恩浩賜始有今日,不外是瞞騙無知的欺世謊言。不過,台灣所展顯的經濟活力是個不容忽視的事實,台灣已是一個美國貿易上的一個重要夥伴,而地緣政治學上這個島嶼又是西太平洋島鏈上突出的中樞地帶,就經濟上戰略上的價值而論,美國今日確實無理由放棄台灣。這是現美對中國政策的一個重大考慮因素,換言之,美對華政策有其一貫兩面手法。

(七)
布希政府的基督徒教義神學派外交下,美在全球聲譽和影響力大降,阿富汗伊拉克戰事陷于膠著狀態,能入不能出,東亞正面臨中國加強軍力的局面,但在軍事上尚無立即產生威脅下,決定美國對華政策的主要因素,是其本身工業發展上後現代主義超傳统國界不斷擴大的資本所包涵的動向與地盤。將中國吸收納入美國所主導的全球化世界經濟結構,已成為大勢所趨,在此原則下,中美兩國各取所需共相互惠極其顯然。

所謂中美共識,就是各說各話維持現狀河水不犯井水。儘管中國口口聲聲稱台灣為其內政問題不容他國干涉,美國却若無其事依然繼續供給售予台灣武器。假如台灣果然既為中國領土,憑什麼美國公然介入台灣?美國豈有法源根據一再主張台灣関係法防衛台灣的義務,美國豈不應退出有関台灣的糾紛事務讓台灣問題自然解決?既定一中,如台屬一中自無一台可言,怎能又有台灣関係法。中國一再聲言台灣問題為內政問題,美對此向無明確反應或主動反駁。顯然,美國目前仍廻避明朗化此一問題的本質,而祗固守不允許武力侵犯台灣的立場,這底限美國並不含糊而極其堅定,間接說明了美國絕不準備退出台灣勢力範圍。

美國的動機,不外是把握持有中國市場並進而融合中國經濟,利用中國的亷價勞力,使其無形中變成供給美國消費經濟的加工廠,滿足美國製造業降低成本的要求。同時美國亦絕對不會因而捨棄其在台旣得利益,策略上則以目前不支持台灣獨立為籌碼交換條件牽制中國,如此美國處於控制未來變化發展主動地位,採取非獨非統之間盡取其利,中國實亦無可奈何,只能公式般哮吼統一大業,無形中,台灣的「非國」(美國聲稱台灣不是一個國家)特殊地位,成為了美國制衡中國的槓桿交點,歷史上台灣又為美國的利益付出了這樣的代價,台灣中國美兩面盡行通吃的真實面目已暴露無遺。

(八)
台灣並非自古屬於中國,清國征服中國領有台灣之前,台灣與中國無關。二戰後中華民國並未有任何取得台灣主權的法律根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無主張對台主權的權利。台灣地位不清不楚,APEX 和 WTO台灣均只能以地區的非國身份参加,美國認為台灣不是或仍還不是一個國家的地域,却自我矛盾的權宜裁讓佔領管理台灣當局的國民黨政權強迫台灣人等同接受其所不欲的中華民國國籍。此實莫名其妙,而國民黨代表中國長期佔領台灣的事實,也唯助長累積中國取得灣的口實。

美國認為台灣不是或還不是一個國家的地域,卻自我矛盾的讓國民黨政權強迫台灣人接受其所不欲的中華民國國籍。

國際問題畢竟終靠實力解決,不只單純兩岸而寧是兩岸周邊関係國家的勢力消長和台灣人的自覺將改變和決定未來,國际法不過頂多為一個落實的註脚。

一些台灣學者和政客,或因愛台心切,不擇邏輯妄言台灣已經獨立,一邊自謂台灣法律地位未決需要追求獨立,一邊又自欺欺人謂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更荒唐的是未能堅決執著制憲建國之路竟發起台灣加入联合國的空中樓閣自我迷醉。民進黨執政後,一些人偏向取巧勉強解釋謂在台中華民國已即台灣獨立,現中華民國要以台灣國名義申請加入,牛頭不對馬嘴自亂章法。其自圓其說國際上自無法取信於人,依舊是一本南京憲法哪有什麽台灣獨立可言?若國民黨重獲政權,此種一時短視變相擁護中華民國的錯誤理論,豈不徒鞏固了國民黨統治台灣的基礎。再者,有種流行的論說,存僥倖心理怨訴两蔣「漢賊不两立」的主張貽誤了台灣自成一國的前途,其實,國民党站在中國人的立場,當年奉行處變不驚甚為自然極可了解,與虎謀皮期待冀望國民党人放棄其根深蒂固的大中國思想無異自我陶醉,而真的就是國民党意圖採取不再代表中國的「蔣獨」路綫,實質上亦不過是配合美國遠東政策而繼續獨裁剝削壓廹台灣人。至於今不再反攻大陸的任何「新中華民國論」路綫,畢竟超脫不出與中國藕斷絲連的巢臼,此即民進黨的致命傷和咒符。中華人民共和國絕不是一個新國家,而係依國家繼承關係取代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政府。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平行併存的「兩國論」和「一邊一國」的說法却有違常識,台灣人應認識國際上中華民國己經死亡的事了實上積極尋求新生契機。

台灣人的自我努力與國民黨的分歧(分贜不平)改變了台灣內部政治力的相對關係,而達成了現今的民主成果。台灣人於21世紀之始首次收回政權局部當家作主,可惜阿扁不自覺的穿上了中華民國麻裳為其作孝,墜入為中華民國歷史的俘虜並為美政策左右的陷阱,所謂「四不一沒有」即華盛頓自始幕後操縱加強予人的噱頭。

台灣的初部民主化,美國及其向所培植撐腰的國民黨均無功勞可言,上述兩者所作所為只是台灣人民恢復應有權利的阻碍。從第一階段的「中」美合作(與國民黨中國)結束而續來的第二階段中美合作(北京華盛頓双邊関係),美國為其利益,繼續逼廹犧牲夾壓于其中的台灣人自求作主決定自己前途的願望。

(九)
過去,美國支持國民黨在中國在台灣恐怖殺人,不管台灣人死活,讓台灣人飽嘗酷刑黑獄和特務監視,台灣人被徵兵服役,社會的民脂民膏被用以供養高官皇親維持六十萬大軍,本來可使用於建設台灣本地工程的水泥,幾乎全被消耗於金馬軍事設施。

中美建交後,美為其本身利益不斷玩弄台灣的未來,虛情假意表面上甜言蜜語連篇鬼話要讓两岸對談。當然,美國不會真正容許任何統一的意圖,不獨不統坐收漁利乃美國狡詭策略。請美國不要再假仁假義扮裝國際警察暗實迫害台灣人的角色,1947年台灣被大屠殺以來,貴國所為再三連續有違良心正義難道你們不自己心裡有數?

美國與中國國民黨黨乘火打劫噬食台灣人,中國難道不能識破美國的騙局?事實上中國心知肚明,只是顧慮及西藏及東土耳其斯坦(新疆)均不穩固,只求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即尚感安心,因此,中國不惜與人民的公敵國民黨大打交道,徒增台灣人的戒心與反感,而在台灣對法國軍購上甚至收受賄賂抽頭,種種囂張無異愈將台推逼向不得不靠攏依持美國。中國如正面主張台灣人自决的權利,可使美失去藉口介入,台灣不會對中國構成威脅,文化上地理上貿易上必然與中國較為親近,中國若走向冒險軍事路綫,恐唯只造成亞洲國家不安與防備的心理,而且中國也不能避免遭受攻擊自毁的危險。戰争的結果,不幸往往會是两敗俱傷。

如果清國沒有征服中國,並取得台灣,台灣實不曾為北京版圖,朝鮮也早外于中國控制,毛澤東在延安時告訴 Snow 將來台灣朝鮮均應獨立,假如不是希特勒幫助國民黨剿匪和美國支持蔣匪,或許台灣在殖民主義下的歲月中國已先擊敗帝國主義走狗建立新政權,那麽,歷史上支持台灣民族解放的主力恐怕是中國,今天的台灣問題必已改觀。

美國表現的實即霸權壟斷的本色,台灣獨立與否應由台灣人來決定,此實不用美日置喙。日本跟隨美一中政策,文化上日本恐懼大中國的幼稚心理常形表於色,國际政治上則又向來缺乏長期眼光,正如麥帥所言日本人長不過十二歲。

美國公然反對台灣公投與自決,豈非已嚴重違背了最基本的民主原則與其所宣稱的價值觀念?美國的虛偽已赤裸裸到無加掩飾的程度而竟完全不知羞恥其國际信用破產。當今世界唯一獨霸常而莊嚴宣告自由民主價值,隆重葬禮的棺木裏並無屍體。口說美麗的政治指標,但影響及我利益的需要時,這些偉大的口號又消失流向何處﹖

(十)
美國政策以台灣為棋子任意擺佈,以台灣人的血汗生命為祭品,放縱法西斯主義(老蔣)和史達林主義(小蔣)的結合體加害台灣於前,現猶與國民黨餘孽陳倉暗渡勾結謀合意圖復辟。照常理言,中國國民黨早應該被解散被非法化,一個外來獨裁政黨在民主化後竟還能挾其龎大黨產耀武揚威。美國帶來台灣的國民黨陰魂不散,美無意放棄此一政策工具非常明顯,同時,中國竟以此中國人民摒棄的歷史殘渣來擾亂台灣。

韓戰發生後,美國反攻直逼鴨綠江界,中國防衛性被迫參戰,第七艦隊防衛台灣,鞏固了在台國民黨的極權統治。被派往韓國俘虜營工作的國民党黨特工於韓戰結束後脅廹利誘一萬四千名「反共義士」來台,這些人以後幾乎全被肅清。1965越戰升級激化,除非美軍進入北越中國始終避免直接介入,但蔣軍仍動員整備两個精装師加上本來的陸戰隊師團整備就緒並在金門完成隧道水鴨登陸艇基地,目的即為牽制中國令其困難参戰,並於必要時突擊中國東南海岸使其腹背受敵。從上可知國民黨于美國的利用價值的一般,其淵源深長不言自白,本質上則一向為被當做狗或豢養或繫放的利用性質。

美國吃够够處境上不得不渴望美國保護的台灣人,其外交人員對台灣民選政府苛薄露骨的待人之道與發言態度,豈不予人其為完全不懂禮儀傲慢無體的天之驕子自大洋人發號施令喚起嘩落之感?

本來就扮演洋奴角色的中國國民黨,被老美摸頭沾沾自喜,習慣以此看台灣的美國當局,最好別以為台灣島上的人皆係無知愚蠢。將來我們台灣小國有自知之明無與大國故意作對的本錢,但國格上不論與東洋國家或西洋國家基本上我們將與平起平坐自不庸言。

(十一)
台灣人不為中國內戰延長的中華民國陪葬,台灣人矢志擺脫中華民國統治架構,争取民族自由與反壓迫反侵略,一貫相承。

時間上與中國區隔愈久愈為實證台灣存在于中國之外,但維持中華民國假像,長期文化上虛擬的支那化則是中國併吞台灣的有利條件。追擊敵人常可擴大領土,中國內戰被延長至台灣,而美國又支持一個歷史上的假中國於島上促長文化上傾向中國傳統,也許這是美決策者始料所未及的後果。國際事務上美當局閉門造車莫此為甚,不無問道其所謂中國問題專家于盲之虞。1949以來美本以為利用在台灣培植一個偽中華民國政權可以打擊中共,但反提供了中國侵略台灣的一個藉口和理由。原殘留台灣的國民黨勢力如今成為了中國經略台灣的管道,自食其果莫此為甚。

話說繼續两岸分治維持現狀,事實上政治上絕無永久靜態可言,反之,台海四週勢力消長,情勢不斷變化,政治動態持續加速變化,絕無保持現況的可能。維持現狀己成為定心丸,同時也是催眠劑,前民進黨總統候選人亦是提出此前提為主張,得十失百不免短視。

中國對台灣渡海軍事攻擊尚無可能之下,敵人處心積慮對台有形無形的包圍,滲透、顛覆從未停止,軍事武力只是中國對台策略的後盾,其真正要訣則是從台灣內部政治工作配合軍事架勢取得控制台灣。不戰而屈人之兵的中國戰略已在步步為營展開。以不獨立並未能取得中國不主張要求台灣歸其所有的立場,所謂不獨不武實仍幻象。

一旦中國有足够能力時,不管台灣願不願獨立,中國即會渡海佔領台灣。苟安不獨立並不即等於換來安全保障。中國當局與中國國民黨顯然利用此種幻想迷惑台灣人以遏止獨立力量成長,事實上長期來中國始終並未放棄吞併台灣的企圖。安於現况,無異等死。歷史的困境需以自身為主體有魄力的主動尋求解決。

台灣若落入中國手中,已置產安家於美國的國民黨高官盡可回歸其主子老家,而除少數賣身求榮獲得青睬者外,不分祖籍凡住台灣島的人將面臨一種廻然不同的體制而失去原有的保障。對于一部分高級知識份子也許夢幻中可以作驕傲的中國人和大國國民,但一般社會勞苦大眾實際生活上將面臨中國傳統社會貪汚腐化的嚴苛災難。

(十二)
美國政府己两次一228 (1947大屠殺與1972上海公報)一出賣台灣人,現在又在典押否定台灣人的基本人權和利益,美國政府此種倒行逆施不符公義行為,不僅違背正當性而且將必受歷史譴責!美國先是利用在台中華民國圍堵中國反中國,後又藉中國反制蘇俄並使其乘人之危拔越南後腿和認許出兵修理越南,現則又新瓶舊酒利用過去的獨裁政党安撫中國。

扁呂忘記自己過去對於中華民國小人國外交的譏評,竟不惜「拚」外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争奪代表的遊戲延長中華民國「死人屍体的餘魂」。恰似拾起國民党穿爛了的臭襪子繼承其所遺留的粉飾外交,不圖集中全力建設內部卻扮演國际外交舞台上的凱子外交勞民傷財,而在外訪方面又被美國玩弄於股掌之上。不可諉言扁確軟弱無能無知,但美國刁難屈辱台灣民選政府,形同侵侮了全体台灣人的尊嚴,台灣人對美立場非痛定思痛徹底深加認識不可。

美國有其本身國益,台灣自當為己設想,美國的保護絕對靠不住的,台灣人何去何從不容拖延,台灣的歷史定位應以台灣人自為主體並用長期眼光從速檢討。以國民意志實現獨立建國,或努力争取與美或日或中或菲或其他國家擇一合併,從而永遠杜絕飛彈脅廹夢魘,並將每年龎大軍費轉作民生經济建設造福人民,應是台灣人必須面對的選擇,台灣人不能再接受現狀。積極主動尋求機會打破現況是台灣人生存的唯一道路。半世紀來美國支持國民党封殺言論自由不准人民討論台灣前途,今天美國直接公開否定了台灣人追求未來的自決權利。台灣人對此應抗議到底。

法理上台灣國際法律地位未定,該依公民投票決定台灣前途,此種推論根據純為應然,但實際上却絕對無法由此途徑達成民族獨立,此種過時的理論幾十年來不幸並無助于台灣問題的解決或減免台灣人無國的痛苦。在美不統不獨政策下台灣成了籠中之鳥。即使法律觀點上有利于台灣人,但國際事務最後仍依量力量對比的關係解決。假設上踞起的中國國力若凌駕其他所有國家,則台灣必淪落入其手中,台灣人必需及時而且只能靠全民团結認同的力量突破當前中美関係制約下僵化的沉重死局,台灣人不可期待他國替我們的未來作安排,在自己的土地上台灣人將無畏自信的崛起!覺悟並拒絕被壓榨和被強權擺佈處置的時候到了!

歷史激流往往產生分歧複雜動盪亂局,但就在頻此紛紜陰晦的環境下,柳暗花明醞釀的却是全新前程的緊要時刻分際,挫折與打擊預備了苦難中新時代來臨的條件,台灣光明的前景就要藉此為媒誕生。排除中美相互利用的剝削欺凌,蘇新所言「憤怒的台灣人」動員起來要求自己作人生存的權利,發揮人民撼動歷史變化的巨大力量!

台灣島國正像飛鳥,骨骼輕巧健韌,小小的軀體,終要用自己的力量展翅翱翔天空並發現處身四周汹湧舞蹈的婆娑之洋。美麗島經過近代史四百年殖民統治的錘鍊考驗,終于會找到自己國度歸依的道路。

國民黨不滅台灣永無民主的可能,、中華民國若繼續則台灣永無前途可言,打倒國民黨是台灣自由民主的前提,結束中華民國並謝絕美國的詐術謊言則是台灣人自救的關鍵!台灣人站在自已的立場講話並付諸行動的時候不容遲緩。不要忘記,多少台灣烈士已為我們的最終自由付出生命犧牲,台灣人己面臨不能作不選擇的歷史時刻!

海上濃霧彌漫,我們將航向遠途,但只有我們自己才是掌舵者!台灣人歷史關鍵自作選擇刻不容緩!

林水泉
2006年 4月23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