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鑽石與垃圾

(一顆假鑽石﹕施明德)

 

◎ 李丁園

鑽石以化學的觀點來說,其成份只不過是我們認知中平常的碳而已。然而,它卻是人見人愛之寶物。由平常的碳(木、煤炭垃圾)組成變成高價之寶自是有其道理,其形成過程是經過數百萬年以上、暗無天日、百端折磨、千錘萬煉 (純碳在特高溫和超高壓)才造就而成,特高難度產生,量自然是少。但鑽石不僅僅是物以稀為貴,其價值不必光學物理學家說明,由任何見到鑽石的女士們面部的表情就可以作最清楚的解說。至於斷金斬鐵,削鐵如泥則是非其莫屬的第一硬度特性。所以我們說,狼心如鐵仍有轉機,狠心如鑽石則是死路無疑。所謂鑽石戀、鑽石情、及鑽石婚更是吾人所讚賞那種無比稀貴、難得、永恆不變的愛情。


然而,鑽石並不是真正的永恆,永遠亮麗。鑽石一碰到火,就會化為烏有,焚化產生二氧化碳凌空而去,變成污染的垃圾。此外,化學家也能化臭腐為神奇,用合成塑膠製造亮晶晶的假寶石假鑽石。假寶石鑽石雖與垃圾等級,只要未被揭穿也能騙人的。

施明德也是歷經像碳變成鑽石一樣的苦難,在中國黨的黑牢錘煉而出,台灣人民幾乎視他為一顆難得的寶貴鑽石。使他頂著這種光環,擁有權力並享受容華富貴。正是權力及貴族心態使其腐化,不但忘記他以前種種的理想,而且產生妄想、歪想、呆想及歹想。以為他無所不能,可借喝咖啡就能與中國黨和解共處,以為立法院院長一職非他莫屬。當立法院院長落空後就怪罪於阿扁,將恨記在阿扁上。其後,連立委也沒選上,就說民眾負他、欠他。正是權力使其腐化,他認為台灣人民要拱拜他一輩子。從不自我檢討,想想人民為何不再扶他,想想人民已經報答他了,不再欠他以前對台灣民主的貢獻了。

中國黨逢扁必反,二OO六年6月,中國黨利用仍佔據的司法老店,開始炮製國務機要費的打扁案。施明德歹想這是打扁洩恨的機會,更呆想做夢、認為這是他東山再起的良機。於同年八月時,他與中國黨結合、以中國黨的群眾發動所謂的紅衫軍之亂,企圖拉扁下台。


當然,他是徹底失敗,且敗得慘兮兮。原為光芒四射、似真卻假的“鑽石”已被台灣人民焚化。他本該從此隱姓埋名與其年輕夫人用“騙來”的大筆金(包括阿扁用國務機贈送的施明德講座基金)在豪宅內過舒適日子,但他仍三不五時站在人民的對立面,與中國黨配合打扁。


事擱三年後,在台灣人民遭受歷史上最大八八大水災難、忙於災後重建之際,於2009/09/05,他竟然恬不知恥的發表“紅衫軍倒扁秘辛” 美其名為「總指揮的告白」一書及新書記者會(2009/09/09)。記者會由台巴子楊憲宏主持,楊原為呂秀蓮的心腹。在紅衫軍之亂“倒扁扶呂” 時,他投奔敵營中國黨媒體搖旗吶喊。應邀致詞者包括TVBS的李濤、程建人(前外交部長)等中國黨人物,而沒有一位本土代表。


他赤裸裸的道出他與馬桶及中國黨密會勾結的細節,也道出李登輝在打扁倒扁中的角色。陳建仁檢察官與李登輝吃過飯後,即認定:陳水扁與吳淑珍、馬永成、林德訓、陳鎮慧四人均涉貪瀆,起訴第一夫人吳淑珍。


施明德與中國黨狼狽為奸,大家只用肩膀晃晃、不用想就知。他的上述告白沒甚新意,只是印證大家的看法而已。由記者會中楊憲宏、李濤、程建人等人助陣及發言捧場,更可看出施明德與中國黨集團交往之深。


不過,令人嘔心噴飯的是,他竟然說﹕“當時挺扁的人反成害扁,反扁的人(尤其是他這位施“總指揮”)差一點成為扁的真正「大恩人」”。他狡辯稱,逼扁下台,呂秀蓮繼位後可望會特赦阿扁,阿扁不致於在今天被馬桶打入黑牢。


這種說法,就如一個暴徒把一個人修理後說﹕“我修理此人,並沒要他一命,還找醫生為他療傷保護他,免得他日後碰到更凶的暴徒,被打得死去活來,修理他是為他好。若有人把我趕走,救此人,而此人日後受難時,救人者反而成為加害者了“。暴徒永遠有歪理作狡辯。


施明德怎麼不認為阿扁是因自認無貪瀆而不辭職﹖他不但不指責馬桶中國黨對阿扁進行政治迫害,不但不自感愧疚,反而自我臉上貼金,其心實可惡,與馬桶馬狗無異。

施明德未蓋棺論已定。他曾是一顆亮晶晶的星,有可能成為台灣人永恆的寶貴鑽石。然而,他只有表面上的光亮而已,並沒有鑽石的硬度與強度。正如他所書中所寫「承受苦難易,抗拒誘惑難」,權力的傲慢及衍生的貴族心態很快的腐化了他,使他背叛了人民。在放大鏡下,露出他只是一顆塑膠做的、騙人的假鑽石,與垃圾無異。


鑽石不能永恆,何況是塑膠假鑽石。他,施明德已變成台灣人不需要的垃圾。

2009090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