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洪英花、黃瑞華的發聲 帶來台灣自救的曙光

◎ 作者/莊秋雄


【 極光電子報編按:「他揹了台灣人的十字架」一文,因作者不同意修改文內部份內容,因此本刊去年(2008)決定不予刊登。】

自從去年十一月十二日、看到野蠻的外來政權以極端侮辱性的扣手銬方式、野蠻的拘押陳水扁之後,我於隔天禁不住寫了一篇「他揹了台灣人的十字架」的短文,投稿台灣教授協會的「極光」電子報,該短文痛斥馬、中集團用手銬抓阿扁就像羅馬官兵以荊莿冠冕侮辱耶穌一樣的可惡,當時對阿扁被抓認為是他「罪有應得」的台灣人不也像極了當時出賣耶蘇的猶太人?

讓我萬分驚訝的是「極光」竟然不肯刊登本人的投稿,理由是該投稿有提到一位老「民主先生」對國民黨拘押阿扁做「罪有應得」的評斷、也提到一位所謂「台獨大老」迅速配合敵營的指控說要匯回阿扁匯給他的「建國基金」。「極光」認為目前主要批判目標是「馬統幫」,而非評論台派人物。雖然在北美教授協會論壇(NATPA Forum)中有不少人支持我認為「極光」不應拒刊該文。但我一向認為在台灣人的自救運動過程中,團結應該是高於一切,既然有同志反對刊登,就自動取消那篇「極光」的投稿。

讓我更感驚訝的是接續下去的「如何救援阿扁」的討論中,竟然發現有部份長年共事的台獨運動同志,認為阿扁是「自作自受」。最明顯的例子是像令人欽佩尊敬的李筱峰、及老包等。因此討論來討論去也就討論不出合力救援阿扁的有效行動計劃。

我們應瞭解外來政權迫害阿扁的目的是要恫嚇台獨人士、分化台灣的反抗陣營及破壞台灣自救運動,咱當然不可上當。所以本人多次以「犯錯的兒子也是自己的兒子」的態度,呼籲同志們當前先全力積極救援阿扁。但在「溝通」過程當中,往往還是無法避免阿扁八年來犯了這個錯、犯了那個錯的連連抱怨,甚致引進了情緒上的爭論與激辯,結果不但是傷害了「救扁運動」的熱情,也影響了實際「救扁運動」的行動力。

這種不應成為「議題」的「挺扁」爭議繼續發酵,從島內擴散到海外。看到「台奸」這麼多,而且應該團結一致救台灣的運動同志又是如此難團結。深感問題的根源在台灣人本身,屬台灣民族性格上、文化上的缺憾,本人也應持有一份!無力又無能,一生只會做「台獨夢」 的本人,因而從失望走到絕望,今後能做的可能只剩下聲援陳師孟、王定宇、簡余晏等這些不死心的運動者而已。從此封筆十個月,再也寫不出闋懷或鼓勵台灣人運動的文字。悲淒的內心感到故鄉台灣若還有救,恐怕只能依靠天公。像最近天降「莫拉克」颱災來提醒台民馬英九的無能、無情與冷血賣台,刺激只顧「經濟生活」的「中間選民」使他(她)們真正覺醒,瞭解到被賣成「中國人」後會失去更多。一向為繼續享18%來支持國民黨的的短視民眾也瞭解到做「中國人」後會失去18%,下次選舉不再選國民黨人。

最近念到士林法院的庭長洪英花及宜蘭法院的院長黃瑞華,她們都是國民黨撐控下的司法人員,竟能勇敢的站出來,冒著今後被報復被迫害的危險,不是為挺扁,而是為維護公正的司法程序來嗆聲。她們的勇氣突然提醒我,上述的自我悲觀是不正確的、是不應該的、是羞恥的“我突然感到洪英花、黃瑞華的勇敢發瞥帶來了台灣自救的曙光。禁不住再繼續做「台獨夢」,從新出發,於是再次提筆,從寫這篇感想開始。

(作者為前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美國本部主席)

原載:極光電子報 2009-09-2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