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五都封神榜(下)

 

野氏論斷 -野 侍一郎

我再回到最前頭用下棋做比喻,不會下棋的人,你跟他形容活棋、死棋,我看他也聽不懂!我們就先來看謝長廷好了!他的能力與能耐,我想就不用我再做補充,很多人喜歡用了三姑六婆式的說法(這算是我個人武斷的情緒認知好了!),也就是至今好像也沒有人,有決定性的証據能保證誰就能勝選。謝長廷選台北市長,勉強還有一點地緣關係與情感,因為究竟他是台北市出生,大半的政治生涯也在台北發展,到高雄也提前兩年搬入高雄,還有一個,我認為是致命性的關鍵,那就是南非武官事件的表現。

所以他第一任五千票險勝,第二任面對新手黃俊英,也只以二萬票也應算是險勝!不過也是把藍綠版圖拉近到可競爭範圍就是了!可是他再回到台北市時,台北市已經八年算是被綠營放棄的地區,因為沒有人要或敢暢言經營選市長,不要忘了!謝長廷就是被打鴨子上架臨時上陣的。現在綠營能上得了全國,爭逐總統重量級分量的政治人物,五支手指頭都有餘二支、三支,勉強算就可能只剩下蘇貞昌和謝長廷!那些努力在拱蔡英文的人,我勸你們有空到中南部,去做一做社會觀察!別像前一陣子的美國人,在華爾街上班久了,就誤以為自己是股市鉅子!

對於台中謝長廷應該是沒有甚麼淵源,也未曾有過甚麼經營的舉動,雖然可能很多人認識,但是感情是陌生的!現在硬生投入,坦白說對台中人感覺是突兀的!所以我建議他當林佳龍的競選總幹事,一方面提攜後進無私的形象,一方面也是一種經營。否則他空降台中,首先就要先面對,他自己說過不必要的話的質疑,還要再面對掠人之美或果實之譏,如果再沒選贏,謝長廷就可能是完完全全的政治死刑!這種把活棋當死棋推,這種風險我不知道綠營的笨蛋想過沒有?

再回到好人、蠢人、和所謂能力不及的好人,這種純情緒性的認知,我想綠營現在好像各個氣勢不凡,不過度過奄奄一息的,好像許多人把功勞雙手奉到蔡英文身上?人多數都是善忘的,不知道還有幾個網友還記得劉建國?其實他才應算是這個氣勢的起爆點!之後的縣市長選舉、立委補選,有一個無法推翻的事實,空降無一成功!而黨主席什麼九人小組就是都同一組。不過這個大家如果有心都可查得到的實證,先去看看劉建國事如何努力和經營?我要說的很傷人不過卻是事實,綠營的銀樣蠟槍頭也未免太多了吧!

還有再回高見口:選輸了除了選舉債要自己付清之外,還要負什麼責任?權力都沒有爭取到了,何來責任發生?選贏了如果是副手,他的主手如果病倒了、掛掉了,他就檢到一個現成!還有我建議的這種正副和的協調不接受,提名選輸就野放,對選戰就比較有幫助?上一次謝長廷台北市長選完輸了,有要負什麼責任嗎?要負責任的,老實說是黨主席和九人或幾人小組!要對成敗負責!看還有沒有臉再當下去而已!別應驗了不平路人網友的簽名檔:「權利都要,義務都不要,要臉嗎? 」倒是真的!

我先建議大家放冷靜思考全盤的局勢,選戰就可能會有輸贏,主觀上大家都是想贏,綠營是這樣、藍營也是如此!雖說要破釜沉舟,但是在可思考選擇的狀態下,必須要周全!也就是事前反而要先想輸的時候。蘇書貞昌為何選台北市?我曾靜心地思考,假設我是蘇貞昌我會如何看這盤棋局?坦白說我思考後的結論,跟蘇貞昌的選擇相同!如果蘇貞昌到今天還在思考的話,必然藍營、綠營都會解讀成,他是在冀望2012年大選。

如果選擇了台北縣,第一個是回鍋參選,而事實上台灣政界,回鍋參選成功的例子,就我的記憶是沒有!陳定南回鍋敗選的例子倒是才不久前才經歷。所以選台北縣是死棋!萬一輸了政治生命也告終,選贏了也只像是選軟的柿子一般。而挑戰綠營的死角台北市,則還有一點戰將的氣魄,或許還能激起綠營士氣!萬一如果輸了,也還不至於必須終結政治生命,我也贊成他這種顧慮到萬一的選擇。蔡英文選台北市、選台北縣,都是她的初陣!即使萬一選輸,也還有非戰之罪的理解的可能,就像鄭文燦初試啼鶯戰桃園縣一樣,雖敗猶榮奠定他下一次挑戰的地位。

也就是基本上蔡英文是活棋,下台北市、台北縣輸贏都不會變成死棋!包括就算萬一選輸台北縣,反而變成她個人2012年的實質戰績資歷,至少實務選戰的洗禮,也可成為她個人寶貴的經驗。如果都選贏了,就是開路給謝長廷,如果謝長廷這次五都選舉是以頂力輔選,做為接近政界的試金石或探風球的話。凡是都是必須前後思考進攻與退守之道,才是一個成孰穩健的政治人物所當為!

最後綠營民進黨可說是一個沒有傳統觀念的黨,善於打架、卻不善於打仗,因為善於打架,所以崇尚的是勇猛,不善於打仗,因為缺乏謀略、分不清層次。陳水扁前總統,我看國民黨的司法,已經無法自圓其說、騎虎難下,但是藉口好像也已用老,因此有可能是會保釋了。

不過不管保不保釋?阿扁已經當過總統,甚至受政治司法迫害,我建議他維持他的高度適合繼續,打公平正義和國家定位,或是獨立建國的主題!選舉事務就讓其他現場同志去努力。就如蔡丁貴教授,一直在做草莽崛起的工作,最上頭和最底層,就是民進黨一直缺乏也最弱的領域!

愛鄉土也不是只有從政一途,服務鄉土也不是只有選舉一路,我希望阿扁出來之後,打不同層次的仗。

原載:野侍一郎的心情日記 2010-04-1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