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一封感謝黃越綏老師的信

 

◎ 謝小珍

黃小姐您好:(黃越綏為前國策顧問)

  我叫謝小珍,在電視頭家來開講節目,聽到黃小姐講到精神病;患的家屬最可憐,讓我很感動,我在這要替全國的精神病患家屬向您說一聲謝謝,沒有人肯為這一群精神病人的家屬講話,我是家屬我的心情就是無奈、惶恐、無助…不知所措…我的小孩是精神病患,這十幾年來反反覆覆,入院2個月就一定出院,出院過不了2個月又再發作被警察強制帶入院,醫院的醫師對病患說:「只要家屬同意辦出院,你就可以出院」,醫院的醫師對家屬說:「要對病患說住院是家屬的決定,不能說是醫師的意思」,病患無病識、吃藥會有副作用,以為大家要害他,就是不住院(病患說是被關、要對關他的人提告),出院就是不吃藥,然後又再發作被警察強制帶入院…。

  病患的家屬去醫院探訪病患時,都有同樣的心情,我在電視頭家來開講節目「對二代健保單身費率一案」(很多精神病患都是單身),聽到黃小姐講到我們的心聲,觸及我的內心真的好感動…,我想了好幾天,直到今天才勇敢的決定向 貴單位傳真,這是比二代健保單身費率更重要的一個沒有人去注意的問題,我在想能不能透過黃小姐為我們發聲,但願所有的精神病患能得妥當的醫療照護。

  我們這一群最沒人注意、最沒人關心協助的無助的可憐的家屬,真的要感激您!真的謝謝您謝謝您…

  謝謝您 謝謝您。

                     謝小珍 敬上99年4月17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