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勞民傷財》

 

◎ 台灣人自救運動創辦人 宋泉盛教授


 

形容馬先生和他的執政集團兩年來糟塌台灣﹑侮辱台灣人的片語多得罄竹難書﹐尤其是用「勞民傷財」來形容最恰當不過。馬先生是一個「勞民傷財」的領導人。他領導的政府是「勞民傷財」的政府。專門拍他馬屁的政府官員﹐從行政院長到每一個閣員﹐都是「勞民傷財」的官員。馬先生和他的執政集團是台灣的大災禍﹐是台灣人民的大不幸。也許馬先生是故意要「勞民傷財」台灣人民﹐製造共產中國「終極統一」台灣的局勢。這就可怕了。台灣人民不驚醒﹐到了「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地步﹐那就不堪設想了。這不是馬先生不顧多數民意的反對急著要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真正理由嗎﹖

反對ECFA﹐是反對馬先生犧牲台灣的主權。抗爭ECFA﹐是抗爭馬先生把台灣共產中國化的政策。阻止馬先生「大主大意」(河洛話發音)要簽署ECFA ﹐是阻止台灣步西藏的後塵。參加反對ECFA的聯署﹐是在聯署表格上寫下台灣人民當家作主的決心。為嗆聲ECFA上街頭﹐從事更激烈的行動反馬執政集團﹐是台灣向國內外愛好自由﹑民主的世界公民宣示﹐台灣人民已經覺醒﹐不能容忍馬政權主宰他們的命運。ECFA是台灣人自決﹑自救的導火線。

馬先生萬萬沒有想到﹐ECFA 具有這種潛在的積極作用。假如他預先知道﹐他還會在這兩年內不管八八水災﹑失業率居高不下﹑經濟遠遠落在亞洲四小龍之後﹐把一切台灣的資源﹐包括人民的時間和血汗錢﹐投入ECFA的形成嗎﹖他會的﹗因為他與共產中國是生命連體﹑是利益共同體。不把台灣拱手讓給共產中共﹐他是不罷休的。ECFA讓多數的台灣人民恍然大悟﹐原來他們跟馬先生和他的統治集團是「同床異夢」。馬先生不正是台灣的諺語所說的「請鬼拿藥單」嗎﹖

我們回來再講「勞民傷財」。這兩年來台灣民眾上街頭遊行﹐嗆聲馬先生好幾次﹐其次數之多可以說是破世界紀錄。每一次的遊行民眾﹐人數從幾百人到幾千人到幾萬人不等﹐最多的一次竟有六十萬人﹗想像看﹐這六十萬民眾是怎麼來的﹖自己掏腰包坐包車來的。他們是從哪裡來的﹖是從台灣南端的恆春﹑南部的屏東﹑高雄﹑台南來的﹔從中部的雲林﹑南投﹑台中來的。從東部的宜蘭﹐花蓮﹑台東來的。當然從台北﹑新竹﹑桃園也來了不少。換句話說﹐是從台灣的南北縱貫二路﹑東西橫貫二路來的。

你有沒有估計過﹐這些人山人海的群眾﹐每一個人平均要花費多少時間來台北上街頭﹐參加遊行﹖一個人至少要花費20幾個小時﹗倘若沒有失業﹐他們要犧牲一天的薪資。用一位計程車司機一天賺取一千塊錢計算﹐六十萬上街頭遊行的民眾一共要損失多少新台幣﹖至少六億新台幣﹗但是﹐馬先生根本無動於衷﹐還在那裡參加宴會﹐以為民眾上街頭遊行﹐干他何事﹖這不是「勞民傷財」的馬先生嗎﹖

為了ECFA 共產中國的小官員前來台灣進行ECFA的協議﹐馬先生動用警察的力量痛擊前來抗爭的民眾﹐保護共產中國的小官員。有不少抗爭的民眾被警察打的頭破血流。馬先生不是「勞民傷財」的共產中國傀儡嗎﹖

我們不得不又講到ECFA了。這幾天馬先生的執政集團不放過任何機會﹐不擇手段地到處廣告ECFA的好處﹐在台鐵客車上﹑在台電﹑台水收據上面﹐宣傳ECFA將為台灣帶來的好處。至於壞處﹐則一字不題。多半的民眾認為馬先生向他們進行疲勞轟炸﹐只好嗤之以鼻。馬先生用來宣傳﹑廣告ECFA的經費從哪裡來的﹖不是從人民的血汗錢來的﹖兩年前七百多萬的選民選出來做台灣總統的馬先生不是一個「勞民傷財」的總統嗎﹖

馬先生的民調一直往下滑﹐他的滿意度只剩下20幾扒。如果他知道大勢已去﹐他應該掛冠求去。但他居心叵測﹐已淪為共產中國北京政權的附庸﹐不得翻身﹐到了一不做﹐二不休的地步。他要繼續做「勞民傷財」的總統直到台灣被共產中國統一。他已經不管他是區長或特首。人家不稱他「總統」﹐而稱他「先生」﹐他抿嘴傻笑﹐一點不在乎。台灣人民還可以讓他繼續「勞民傷財」台灣人民﹐直到他達到他的終極目標嗎﹖

這是台灣人民危機的時刻﹐也是台灣的關鍵時刻。我們要竭盡全力自決﹐自救﹐用我們的選票贏得今年年底的五都選戰﹐2012年的總統大選﹐終止「勞民傷財」的外來政權﹐讓台灣本土政治勢力建設國富民強的台灣國。

2010-04-1 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