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改變現狀﹐追求建國機會

 

◎ 鄭思捷

 

以“維持現狀﹐待機建國”為題(公論報﹐2010年3月19日)﹐陳茂雄認為﹐“台灣獨立建國不只面對中國壓力﹐連內部都出現相當大的阻力。獨派人士忽略獨立建國最重要的條件是台灣人的主觀意識﹐也就是台灣人有沒有獨立建國的意願。”

陳茂雄又認為﹐“幾年內台灣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獨立建國﹐台灣人能做的是先維持現狀﹐再等待獨立建國的時機。”陳茂雄並認為﹐“台灣必須先維持現狀﹐才會有獨立建國的機會。”

什麼時候是台灣獨立建國的機會﹖陳茂雄認為﹐“國際形勢瞬時萬變﹐中國有可能在國際社會誤踩地雷﹐使台灣獲得獨立建國的時機。”陳茂雄並認為﹐“中國(是)靠高壓統治國家﹐...只要高壓的手段稍緩﹐國家立即分裂。還有﹐陳茂雄認為﹐“民主體制是世界潮流﹐中國不可能永遠抗拒﹐但他們只要走上民主﹐就逃不了分裂。“

這種“維持現狀﹐守株待兔”的論調﹐不僅迎合台灣人“拒統懼獨”的心態﹐也符合國際﹐尤其美國﹐對台灣政策。但是﹐“中國必會分裂”的看法﹐或許會帶給台灣人一些“慰籍(comfort)”﹐卻不是國際間的一致看法。

在一九一八年﹐美國總統威爾遜(Woodrow Wilson)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為了世界永久 和平﹐和戰後領土公正的處理﹐提倡”當地人自決(Self-determination)“原則。世界各地被強 國侵佔的地方的人民響應”人民自決“的原則﹐紛紛建立了自己的國家。但是﹐當時的台灣人只要維持現狀﹐要求自治﹐並沒有建國的理念和意願。

在一九四一年﹐美國總統羅斯福(Roosevelt)和英國首相邱吉爾(Churchill)秘密會談(Atlantic Conference)﹐為了世界更好的前途﹐同意八大原則﹐通稱大西洋憲章(The Atlantic Chater)﹐ 尊重所有人民選擇政府的權力和恢復被剝奪的主權。

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世界許多戰敗國的殖民地﹐連戰勝國的殖民地﹐也都紛紛建立了自己的國家﹐除了台灣。

一九四九年中國分裂。一九四五到四九年間﹐理應是台灣人建國的最好機會。但是﹐從一九一八年﹐美國總統威爾遜提倡人民自決的三十一年間﹐台灣人只要維持現狀﹐並沒有培養建國的意願。這個千載難逢建國機會﹐就在台灣人只要維持現狀下﹐被錯過了。

在一九八九年﹐中國發生“六四事件”﹐也有人稱為“天安門大屠殺”。中國派軍隊﹐坦克車鎮壓殺傷人民。中國政府這樣殘酷的手段對待自己的人民﹐受到全世界的譴責。這又是台灣人建國的最好機會。同樣地﹐在台灣人只要維持現狀下﹐被錯過了。

我們不能“維持現狀﹐待機建國”。如果只要維持現狀﹐我們不僅會錯過建國的機會﹐而且建國的時機會愈來愈少。更重要的是﹐建國是追求(pursuit)﹐不是等待(await)的理念。我們一定要改變“拒統懼獨”的現狀﹐堅強台灣人建國的意願。只有改變維持現狀的短視﹐台灣人才可能有建國的機會。

還有﹐台灣人建國的時機並不是中國分裂的時候﹐而是台灣人主觀建國意願成熟的時候。台灣人建國的成功並不是等待中國的災難﹐而是台灣人有能力維護天賦的人權。

我們絕對不希望看到﹐如陳茂雄所說“中國有可能在國際社會誤踩地雷。”我們也絕對不希望看到﹐如陳茂雄所說“中國只要走上民主﹐就逃不了分裂。“台灣人的建國的時機絕對不是中國有災難的時候。我們堅決要求中國尊重(respect)台灣人天所賦于的人權﹐成立自己認可的政府﹐建立獨立的國家。

再有﹐這種“中國只要走上民主﹐就逃不了分裂“的論調﹐完全站在中國強權霸佔的立場。如果中國走上民主﹐它不會分裂﹐而會尊重人民自決的原則。蒙古的獨立﹐並不表示中國的分裂。如果中國走上民主﹐新疆﹑西藏﹑台灣獨立了﹐這並不是中國的分裂。就像美國獨立﹑印度獨立了﹐並不是英國分裂了。菲律賓獨立也不是美國分裂了。

我們要台灣人民認清﹐維持現狀﹐繼續支持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是等死﹐是一條死路。台灣人的建國時機絕對不是等待中國分裂的時候。
我們不可能在維持現狀﹐台灣人“拒統懼獨”的心態裡等待著﹐台灣人產生獨立建國的主觀願望。我們更不可能在維持現狀﹐認同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下﹐台灣人就會堅強獨立建國的主觀願望。

台灣人的獨立建國的主觀願望﹐只可能在改變現狀﹐知識份子以身作則﹐提倡正確的獨立建國理念下產生。台灣人的獨立建國的主觀願望﹐只可能在經受各種內外的挑戰﹐失敗了再起來﹐不怕失敗的奮鬥下﹐堅強起來。

我們一定要改變現狀﹐不再繼續支持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堅強台灣人獨立建國的主觀願望﹐我們才可能把握住建國的時機。

2010-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