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還我失落的五十年

 

◎東寧少醫

 

 

還我失落的五十年

◎ 東寧少醫

 

最近有一個狂徒說,台灣主體性出現的八年就是失落的八年。

讓我們看看從一九四五年到一九九五年(在台灣人可以自己選總統之前)這戰後五十年,我們台灣發生了甚麼事情?我們從一個本來就有自來水、有電、有下水道的先進現代公民社會,變成一個上廁所衛生紙還不能丟在馬桶的奇異落後國度。從一個本來夜不閉戶的地方,變成一個家家有鐵窗的醜陋地方;我們從一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就有近五千公里總長鐵路,有蓬勃私鐵可以轉乘的島嶼,到了一九九五年變成只有不到三千公里,外國人只能搭遊覽車旅遊的第三世界國家;當台灣背包客在東京自由行轉乘各種鐵路的時候,國民黨還要我們的學生背誦民生主義說鐵路不能國有;而國民黨只會拆鐵路,只會嘲笑民進黨執政的高鐵是廢鐵;自己卻還花了七百億元誘F雲霄詐湖線,那個在順向坡的貓纜就不用提了。在經濟上,一進入中國的體制,我們的台幣重貶,我們的財產縮水;我們的國民所得只剩下日本的三分之一,甚至於還輸給了戰前國民收入遠遠落後於台灣的南韓。因為戰後五十年根本毫無建設,戰後那個自稱大有為的政府,殺害了數以千計數以萬計的台籍菁英。六百萬的台灣本地人要豢養兩百萬不事生產的難民和軍隊,黨國用民脂民膏圖利特定族群與特定家族的企業。台語和日語被禁止,台灣人一夕之間變成文盲,知識的傳播和教育嚴重後退。台灣本土語言被踐踏,台灣變成為一個祖孫無法言語的詭異失語國度。

學術研究上更是乏善可陳,日本帝國戰前包含兩個殖民地的九個帝大中,只有台大(前台北帝國大學)現在進不了百大,而那些只有中國觀的媒體工作者,一天到晚還拿台大跟那個在國際上被引用論文次數不高的北大、清大相比,卻無視鄰近的香港大學和日本的國立大學。今天台灣在經濟上、文化上、政治上的困境,說穿了,就是失落的五十年造成的!

(作者為東京大學醫學博士)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