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六四天安門二十一週年紀念

(修正自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國事會議」六四紀念會演講稿)

◎ 周昭亮

 

各位朋友們,各位關心中國民主的朋友們,同學們,大家好!

我是一個台灣人,我一九七五年,從國民黨統治下的戒嚴台灣來到美國,在此生活,感受到美國的民主、人權、其驕傲與挫折。常常有許多心得,點滴在心中。

一九八九年的春天,中國北京運釀著一個中國文明,乃至於一個人類文明的大衝破與總思考。一大群中國的青年學生自動自發的聚集在北京,要求,民主,能否成為中國人治理國家,能否成為中國政府尊重人民基本人權的基礎。結果,統治中國的共產黨政權,選擇以軍隊與坦克血洗天安門做為回應。舉世震驚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於焉流在歷史書上。

天安門聚集,是一群對民主憧憬,對統治集團抱有幻想的熱血青年的聚會。其必敗是必然的。對此,我有幾點看法:

第一、在當時,中國青年們的民主觀念還是粗淺,以為民主是天賦的,以為民主是與生俱有的。但事實上,我認為人民向政府爭人權與爭民主,在一個社會中應是漸進的,應是從實踐中求得成績的,應是民主的成熟與民主的挫折是同時發展與同時發生的。這次不行,大家檢討,下次再試試就可以了。只是結局是如此慘烈的流血與犧牲,卻是讓世人大吃一驚。這也是我想要講的第二個看法。

第二、中國的統治集團是中國共產黨,對不起,他四十年來統治權力的來源基礎不是由民主方式,即大家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而是一種槍桿子出政權後的分贓制度,一種上級暗示你能給我什麼好處我就提拔你的方式產生的國家資源分贓制度,是一種人類文明進化中,從君王統治中只進化了非常小的一點點的統治方式,但它因為為了合理化它的統治權利來源,中國共產黨一直向人民洗腦,說人民是國家的主人,說工農兵是真正的統治集團,這才會讓中國人民,雖然是生活在集權統治之下,卻有了非常不健康的幻想。下令開槍的悲劇,也才會這樣發生。

我在上面說過:天安門事件是失敗的,其實,這話是不對的。當人民想要做國家真正的主人而以行動向統治集團要求民主,這些人是非常值得令人尊敬的。我要在此向這些人致最大的敬意,不管這些人現在還活著,還是在天安門事件中犧牲了。大家要記著,民主的成熟與挫折是同時發生的,只要人民不怕犧牲,繼續爭取民主,在爭取的過程中,民主才會走向你。

在台灣,也是大約在那個時候,台灣人民爭民主與人權的奮鬥,也是如火如荼奮勇的展開。或許是因為將經國死前的良心發現,或許是李登輝的理性,台灣民主化雖然也燦爛萬分,但犧牲的人數卻比中國來得少。我分析原因是,當時在台灣的獨裁統治集團「中華民國」,其政府實踐的假民主或半民主,是比當時完全沒民主的中國好了一點。

二、三十年來的台灣,民主的腳步走得快。現在世人都承認與稱讚,台灣是一個民主蠻穩固的國家。但台灣也是有很多隱憂,或許是台灣人的善良而不忍心做轉型正義,這些以前被強烈批判阻擋民主的對象,現在又回來執政。不但如此,執政者,又處處想回到以前不讓人民決定自己的前途,而越主代刨地要替人民做主。而人民現在也不時的向政府施加改革壓力,所以我說民主爭取的過程是無法間斷的。

希望中國的民主能由中國的人民一步一步踏實的走,也希望台灣的現今執政者能多多支持中國人民爭取民主,而不是像現在主張說中國的經濟強大了,我們就趕快結合台灣財團與這些掌握大生意的中國特權階級做生意就好,管他兩地一般老百姓死活。

總之,台灣的民主爭舉過程與中國的民主爭取過程雖然不盡然相同,但其過程應是可以互相學習的。兩國的民主都還有一段長的路子要走。希望有朝一日,深化的民主成果會使兩國共同成為亞洲穩定的繁榮根基。期望天安門中犧牲的烈士們將會被平反,而在中國民主化過程中站著令人懷念的地位。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