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認識集體主義專制e危險性

 

◎ 劉天良

英國人哲學家John Stuart Mill(1806-1873)在伊e著作On Liberty(1859),針對當時英國人e思想,有下面這段e警告:

「今仔日e英國人,事事攏是要求集體一致,才是算上好;習慣上,個人感覺家己真小,若是無大家集體一致﹐做無好代誌; 咱e宗教領袖及咱e道德領袖,也攏是贊成這款e想法。 其實,過去有貢獻e人,予咱才有今仔日e英國,攏勿是有這款思想e人; 這種人,也是今仔日英國若是要避免繼續退步所需要e人。

在各所在,風俗習慣e專制,是對人類進步e阻礙,永遠是及人類追求要比風俗習慣更較好e目的對立。這種追求改變進步e意志,也著是叫作自由e精神(Liberty)。 自由,絕對是,也永遠是,進步e來源。有幾個獨立自由意志e各人,著是有幾個創造進步e中心。

中國予咱一個例─自古早,這個國家真幸運著有一套真好e風俗習慣,有真濟(多) e人才及某方面e智慧及創作,甚至,最先進開明e歐洲人,嘛著愛稱呼一寡中國人作聖賢或是哲學家。這寡中國人e聖賢及哲學家,真成功將尹(in, 他們) e智慧傳授予尹(他們) e同胞;智慧吸收愈濟(多) e人,地位、名聲也愈高。照理講,這寡中國人e聖賢及哲學家應該是先知先覺,早就發現人類進步e秘訣,行在世界潮流e頭前。事實是相反。 尹(他們)是停止不動幾偌千年;尹(他們)將來若是要有任何e進步,一定是要靠外國人。 這種完全無希望e現象,也是今仔日咱真濟(多)好心行善e英國人認真追求e目標─要求大家e思想、行為,攏是愛共款,攏是愛受著共同e主義及教條來規範。 尹這個目標是已經有達成了。 現代e民意是一種無組織e形式,勿是親像中國人e教育及政治制度是一種有組織e形式。 除非咱每一個各人單獨e個性會通出頭天,反抗這種組織形e束縛,歐洲,雖然有伊過去光榮e歷史及基督教信仰,也是會漸漸變成第二個中國。

是按怎,歐洲到今仔日猶未行入去這款e命運? 是什麼促成咱歐洲是人類進步e部分,勿是停止無進步e部分? 並勿是歐洲人有較優秀;若是有較優秀,這是一個結果,勿是原因; 原因應該是歐洲人有多種無共款e性格及文化。 歐洲有今仔日,是受著伊多路線前進發展e恩惠。 但是,這種恩惠,已經是開始快速e減少; 歐洲真明顯是正在行向中國人e理想─將所有e人攏變作共款。」

以上,是John Stuart Mill在十九世紀時對英國人所發出e警告。 這本書發表e一百年後,中國人逃命來台灣,尹(他們)所帶來予台灣人e勿是干單尹(他們)永遠無希望e集體主義及風俗習慣e專制─尹(他們) e聖賢先知升級變作人類e救星;尹(他們) 要反共抗俄,所以著愛獨占全台灣e軍、公、教,拼倒在地人e經濟─劫收,侵占﹐到18% e優惠利息; 任何在地人要追求平等、法治、人道e自由意志攏變成思想犯﹔槍殺、關禁、謀殺在地數萬無辜e查甫人,娶在地查某人作某;強迫所有台灣人變作中國人,講中國北京話。 這種中國人在台灣所實施e集體主義e悽慘及恐怖,實在勿是南非及北美洲e黑人民族所了想會到。

台灣人民,認識集體主義專制e危險性,追求進步e自由意志(Liberty) e解放,獨立建國,追隨世界進步e潮流,台灣人e子子孫孫才是幸福。John Stuart Mill在十九世紀中予英國人e警告,也應該是在二十一世紀初,予台灣人一個真大e啟示。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