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橫柴入灶的臨時會不開也罷

 

〔自由社論〕

立法院臨時會前天一場肢體衝突,暴露當前政治諸多問題,尤凸顯執政的新黨國體制惡質。如此臨時會,不開也罷,在野黨因此宣布退出,要讓執政黨去唱獨腳戲。我們認為,情勢演變至此,執政當局要負最大責任,也要呼籲台灣人民,正視國家所面臨的重大危機。

台灣國會打架,早已司空見慣,這次是為與中國的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起爭執。ECFA是什麼東西?從形式看,它是雙方兩個「白手套」或半官方機構所簽訂的自由貿易協議,十六條文本加五項附件,據說即使不是台灣創造「黃金十年」的萬靈丹,至少是增強經濟競爭力的維他命,足可讓台灣「經由中國,走向世界」。不過,在官方文宣據稱功效如此奇妙的ECFA,馬政府處理起來卻十分詭異。

引發國會肢體衝突的,最主要是馬政府處理ECFA的程序不正義。ECFA由於事關中國政策,屬於我國最有爭議的政治議題,馬政府卻在談判之前,未經國會授權,簽署之後,也打算不經立法院實質審議,不但悍拒逐條討論修正,只准包裹表決,還不經付委審查而逕付二讀。這種剝奪國會基本監督職權的惡質做法,既突出馬政府在處理中國事務有見不得人的議程,不敢依法接受國會監督制衡,而其終於強行闖關,也顯見執政黨所絕對控制的立法院,自我閹割職權的齷齪。

總統兼任執政黨主席的馬英九,以黨國主子身分,把黑手伸進國會運作,自是罪魁禍首。有此黑手,不但公然對國會下指導棋,戕賊國會自主,儼然集總統、黨主席、國會議長、執政黨黨鞭多重身分於一身;許多台灣人民以「馬皇」稱之,如今得到印證。不過,物必自腐,而後蟲生,在立法院一百一十三席居絕對多數的中國國民黨籍立委,在如此關係重大的議案,不細究議案內容對國家社會的利弊得失,自甘剝奪國會自主,不但有負選民付託,也是殘害民主的幫凶。尤其王金平院長,先前猶言ECFA為「兩岸協議」,應實質審查,前天卻揚棄議事中立的國會議長基本倫理,且不論是否年事已高,既未能看到、也沒有聽到現場有任何異議,即逕自宣布全案逕付二讀,並在同黨立委簇擁中離去,顯然已經不適合繼續擔任國會議長。

台灣人民因此所面對的,是明顯的民主倒退與憲政危機。總統公然對國會下指導棋,總統集多重身分於一身,台灣有如倒退為強人統治的威權時代。同時,ECFA由屬於私法人的海基會與中國簽訂,且ECFA的監督執行事宜交由「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負責,都有明顯的違憲疑慮。同樣地,ECFA是海基會與中國方面所簽訂的第十三個協議,所有這些協議都沒有經過國會實質審議,馬政府面對敵對中國,有關雙方協議原應審慎卻形同放水,居心已昭然若揭。

馬政府處理ECFA的程序不正義,尚不止於此。一開始,馬總統就違反對外談判常理,限定ECFA必須在一定時限完成。他的行政院長,公然踐踏自己為簽署ECFA所定的民意門檻諾言。尤有甚者,馬政府為吹噓其神效,不但置入性行銷鋪天蓋地,且對力持異議的學者及新聞媒體打擊不遺餘力。最惡形惡狀的,它不但規避國會監督,還兩度封殺要求就ECFA舉行公民投票的直接民意檢驗,並且對因質疑ECFA而走上街頭的群眾冷嘲熱諷。

面對馬政府處理ECFA如此恣意妄為,在野黨退出立法院臨時會,實有其不得不然的考量,顯然,留在臨時會也只有於包裹表決時,投下反對票的一個結果。不過,ECFA的戰場不能放棄,戰線特別必須拉長,這不僅是台灣社會普遍的期待,也是在野黨無可推卸的責任。最重要的,局勢演變至此,只有台灣人民群起,才足以對馬政府當頭棒喝,阻止它繼續快速把國家推向「終極統一」之路。

2010-07-1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