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蔡英文不能迴避ECFA善後主張

◎郭正亮

民進黨全代會將在8月28日召開,蔡英文將在當天公布副手和十年政綱,其中最受矚目的無疑是兩岸政策主張。針對兩岸政治定位,預期將維持不變,蔡仍將依循「台灣前途決議文」論述,主張兩岸互不隸屬,不接受「一中原則」和「九二共識」。至於兩岸經貿,由於新生事務繁多,又攸關台灣經濟前景,目前已被馬政府定位為2012總統大選主軸,蔡如何將早先抽象描述的兩岸經貿原則,具體化為明確可行的財經政策,勢將成為各界解讀重點。

從世界走向中國,高估台灣實力

總統不是哲學家,而是凡事講求實踐的政治領袖。針對國家重大議題,總統不能只談抽象原則,更要提出明確可行的具體政策。

蔡英文對兩岸經貿的空前變局,早就了然於心,長年參與國際經濟組織,她對台灣所面臨的兩岸經貿問題,也早有定見。問題是,從雙英辯論到黨內初選,蔡對兩岸經貿的主張,總讓人產生「只有抽象原則,沒有具體政策」的感覺。

蔡英文認為民、國兩黨在兩岸經貿路線的最大區別,在於民進黨主張「台灣從世界走向中國」,國民黨主張「台灣從中國走向世界」,但這種論述如何在經濟上落實,至今仍然難以理解。以赴中投資來說,這是否意味著,蔡主張台商到中國不宜獨資,最好採取與外資聯合?果真如此,面對蓬勃發展的中國內需市場,台商如何先發制人,比其他外商更早一步搶占市場?

另以全球貿易來說,「台灣從中國走向世界」並不只是路線主張而已,更是「台灣接單、中國生產、出口歐美」的現實描述,也是三十幾年來兩岸經貿的現狀基調。蔡主張反其道而行,堅持「台灣從世界走向中國」,固然對台灣產業升級與歐美日同步頗有期待,但至今為止,台灣科技並不足以領導全球,只有極少數公司(例如宏碁、宏達電、趨勢科技)才能做到「從世界走向中國」,恐怕很難構成台灣經貿主流。

經貿往來四原則,缺乏明確標準

在雙英電視辯論中,蔡英文曾提出與中國經貿往來的四大原則:

一、要有主控權,進退自如。

二、要循序漸進,不能冒進。

三、要遵循WTO國際協定,不能離開多邊體系保護傘。

四、要維持整體外貿平衡,不能過度向中國傾斜。

四大原則都是從國家安全角度思考兩岸經貿,認為中國作為敵國的政治風險無所不在,任何兩岸開放都要先做好風險控管,否則根本不宜開放。這種「政治高於經濟」的思考模式,如何落實為具體政策,往往很難找到明確標準,動輒導致主觀認定、毫無標準的進退兩難困境。

舉例來說,開放三通、開放來台採購、開放陸客來台,究竟如何危及台灣「進退自如的主控權」?認定標準為何?如果認為開放三通+開放採購+開放陸客的幅度過大+速度過快,究竟應該如何開放,才符合循序漸進的標準?

此外,何謂「整體外貿平衡」?2008年扁政府卸任時,台灣出口對中依賴是27%,2011年對中依賴已高達41%。如果41%是過度傾斜,27%呢?明確標準為何?更重要的是,李登輝也曾在1996年主張「戒急用忍」,大力推動南向政策,但也無力遏止兩岸經貿的迅猛發展。畢竟,台美中三角經貿結構的形成,並不是由台灣主導,而是美國在後冷戰時代試圖把中國納入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必然結果。台灣只是美國重整亞太經貿體系的棋子,並不太可能主導整體走勢。

ECFA批判性繼承,須提善後主張

最令人矚目的是第三項原則,主張要遵循WTO國際協定,不能離開多邊體系保護傘,蔡因此質疑ECFA,認為只立基於九二共識的雙邊經貿架構,對台灣風險太高。

在兩岸簽署ECFA之前,民進黨表達反對簽署立場,不管是基於經濟戰略的優先次序考量,或是基於爭取更大談判籌碼的策略,都言之成理。但在兩岸確定簽署之後,ECFA已從「是否簽署」的全或無階段,走到「如何善後」的細部規劃階段,民進黨就必須提出具體可行的因應主張。

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期間,三位候選人都曾針對ECFA提出善後主張,但內涵頗不相同。許信良主張全面接受ECFA,認為民進黨應跳脫「九二共識」的統獨內涵,把「九二共識」重新理解成「兩岸的方便平台」。蘇貞昌的主張較委婉,但也表示將對ECFA逐項盤整,趨利避害,保留對台灣有利項目,對台灣不利項目則納入未來兩岸談判事項。

不管是許的全面接受,或是蘇的批判性繼承,都是對ECFA的正面主張。相形之下,蔡則呼應陳水扁,認為在繼承ECFA之前,必須先確認ECFA是否符合多邊貿易架構性質,因此主張把ECFA送交WTO審查。問題是,這種訴求卻將使ECFA陷入政治不確定狀態。如果WTO 拒審或遲無審查結果,ECFA是否繼續有效?原本ECFA所規範的兩岸定期協商,是否如期繼續進行?從四月總統初選結束至今,我們並未聽到蔡針對ECFA提出新的善後主張。

爭取經濟選民,民進黨勝選關鍵

面對兩岸經貿的不確定感,正是蔡在2012總統大選必須回答的最大質問。如陳水扁前辦公室主任陳淞山所說:「處處閃躲、迴避的兩岸政策解套方案,又因否認九二共識存在及不接受一中各表而倍受外界質疑,認為民進黨沒有解決兩岸關係的執政能力,一旦再度執政,恐怕日前快速發展的兩岸交流與合作關係,便會中止倒退」。面對迅猛發展的兩岸經貿現實,蔡既不可能迴避不答,也不可能含糊以對。任何帶有政治不確定的答案,都將被選民放大檢視。

如許信良所說,民進黨要勝選,就必須關注在乎兩岸和經濟的10%中間選民,許稱為「經濟選民」。民進黨必須「讓在意兩岸關係發展、經濟環境條件的經濟選民放心」、「讓這些經濟選民不出來投給國民黨,民進黨就能贏」。由此出發,及早提出明確可行的兩岸經貿政策,正是2012對蔡英文的最大挑戰。

美麗島電子報 2011-08-0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