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司法搞陰謀 陳致中:政治殺紅眼


NOWnews

最高法院昨天審結扁家偽證案,前總統陳水扁兒子陳致中被判刑3月、未獲緩刑,也不能易科罰金,高雄市議員職位遭解職,對此,陳致中今天上午10點召開記者會表示,一切早有預謀,是政治切入司法的陰謀,將尋求行政救濟;更強調這不公不義的政權,絕對會被台灣人民給推翻。

陳致中今天上午表示,這是已經寫好的劇本,一種已經安排好的陰謀,3個月定讞,雖然不能易科罰金,但可以申請易服勞動來折抵,卻引用地方制度法79條直接將他解職,這在法律上有很大爭議;但法院不理會有爭議,火速做這種解釋,這是具有政治性的解釋,無法讓人信服,就連3歲小孩也不會相信。

 此外,陳致中也感謝這麼多鄉親到場支持,幫他加油、鼓勵,面對扁家的原罪,他絕對會更加堅強,「打斷手骨更勇敢!」不能看低人民的地位,不能「吃人夠夠」,公道自在人心,人民才是最大的靠山,不公不義的政權,絕對會被台灣人民給推翻。

高雄市議員陳致中因扁家偽證案判刑確定遭解職,本土社團及陳水扁辦公室上午召開記者會抨擊這是對扁家抄家滅族、政治迫害,儘管陳致中表明要先尋求行政救濟,但本土社團幹部指基層支持者多建議陳致中轉戰立委選舉。

陳致中是否參選立委?扁辦秘書江志銘表示,陳致中明天 將赴台北監獄探視陳水扁前總統,與阿扁商量下一步動向,而無論陳致中最後做成什麼決定,他們都會全力支持。

江志銘也透露,陳水扁的夫人吳淑珍得知此事,心情大受影響,無法接受這種抄家滅族的舉動,但支持陳致中與阿扁進一步商量。

包括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蔡丁貴、台灣客社社長張葉森、台灣北社秘書長李川信等多位本土社團幹部聯合江志銘上午召開記者會,抗議陳致中遭解職,公投護台灣聯盟執行總幹事張銘祐呼籲阿扁們站出來,對抗馬政府。

蔡丁貴表示,這是政治清算而非法律案件,他要表達對陳致中進行政治迫害的不滿。
江志銘說,陳致中因偽證罪遭解職,政治操作非常明顯,這是標準的政治打壓,也是抄家滅族的行動,陳致中的偽證罪只不過三個月,多數的案例是判緩刑或易科罰金,為何只有陳致中不行?只因陳致中是阿扁的兒子,法律顯然有針對性。

張葉森也說,聽聞陳致中被解職,他很驚訝,為何杜麗萍等人的偽證特偵組可以簽結?而內政部宣布陳致中解職的效率之高更令人驚訝!

有關陳致中下一步動向,蔡丁貴說,目前基層支持者勸進選立委,陳致中選立委是適當而合理的反應,就看陳致中與陳水扁商量後,是自己選,還是太太出來選。

高市議員陳致中因偽證案判決定讞,其議員職務將遭解除,高雄市長陳菊指出,這起案件充滿高度政治性,審判過程應更審慎,否則會造成社會更撕裂。

 目前因腰椎受傷住院的陳菊,今天透過市府新聞局表示,她對於陳致中偽證案的判決結果感到遺憾與不平,這樣的結果將造成台灣社會更紛亂、對立、撕裂,無益於社會和平。

2011-08-18

=======================================================================

玩弄不完全之立法文字

◎ 洪英花

法律規範仰賴文字以形成,解釋法律首須依文字理解,以正確解讀其意涵,惟即使法條多如牛毛,法律仍存有漏洞,單純文字解釋不足以達到法律正確、妥當目的時,為避免規範衝突,則須將個別法律放到整個法律體系中,將其與其他條文之意義、脈絡作比較觀察,並應就法條之規範目的而為解釋,以免失入失出,或產生見樹不見林之嘆。

地方制度法第七十九條第一項第四款規定直轄市議員…遭法院判刑定讞,「未受緩刑宣告」或「未執行易科罰金者」,由各權責機關解除其公職職務,其立法目的在避免因議員等公職人員涉案入監服刑,其行使職權、職務陷於中斷,致影響人民付託。陳案依照刑法第四十一條第三項仍可易服社會勞動,其行使職權不致中斷。

立法院為符合變遷中社會實際需求,關於刑法第四十一條易科罰金之規定先後於九十八年一月廿一日、十二月卅日為修正,該條第二項「依前項規定得易科罰金而未聲請易科罰金者,得易服社會勞動。」第三項「受六月以下有期徒刑…宣告,…得易服社會勞動。」可知被告所犯之罪縱使不得易科罰金,其經判決確定之刑罰如為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執行時猶有易服社會勞動之可能性。易科罰金,又稱代替刑,將原屬自由刑之刑期,更易為罰金刑之執行,旨在防止短期自由刑流弊及其嚴厲性。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其立法目的具同質性,適用法律,應作成符合法規範目的之決定,陳案不應解職乃當然解釋。行政院連夜解職,其適用法律顯不符妥當性,更與憲法第廿三條比例原則相去甚遠。

立法者於地方制度法第七十九條第一項第四款漏未為完全之規範,是否准易服社會勞動為執行檢察官之職權,行政院不耐等候執行檢察官是否不准易服社會勞動時再處置,已然違反法規範目的,且藉不完全之立法文字侵奪人權,豈可加以容認?蓋為求公益目的而限制人權,當有同樣能有效達成公益目的,且對人民權利侵害較小的手段可選擇,其竟捨此不由,選擇另一侵害更強之手段,莫怪招惹政治迫害之譏,適用法律之機關豈可不慎?

(作者為臺灣士林地方法院法官)

2011-08-1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