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讓中國人邁出利比亞這一步

《希望之聲》 專訪曹長青

旅居美國的著名政論家曹長青先生在接受本台(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記者靜汝採訪中指出,勇敢的利比亞人民已經給中國人民做出了表率。現在中國人民要有「於無聲處聽驚雷」的思想準備,迎接中國歷史大變革的到來。

記者:利比亞人民經過了近半年的流血抗爭,最終取得了勝利,您認為這說明什麼?

曹長青:我覺得起碼說明這樣幾點:

第一,不管條件多麼艱難,不管專制的力量多麼顯得固若金湯,但只要人民勇敢地起來反抗,堅持鬥爭,正義就能戰勝邪惡!人民就能贏得自由!

第二,利比亞跟突尼斯和埃及的情況不同,利比亞人是拿起武器,跟政府軍作戰,是武力反抗獨裁者。這一點對中國人,尤其是民運領袖們,更有警示作用。因為在中國民運中,曾占主導性的聲音是要「體制內改革」,「和平理性非暴力」等等,甚至還矯情十足地喊出「我們沒有敵人!」而誰指出人民有權用各種方式推翻獨裁政權,誰就被視為宣揚「暴力」。但是,利比亞的例子擺在眼前,利比亞人民拿起武器,像當年美國人獨立戰爭時一樣,武裝反抗。按照中國民運那些要角們的理論,這早就是「以暴易暴」了,不僅「有了敵人」,還跟「敵人」直接武力對抗,這不是犯忌嗎?但利比亞人民和他們的知識份子,完全是另外一種思路,他們堅持人民有武裝反抗的權利,堅持在專制鎮壓下人民有自衛的權利,堅持美國先賢傑弗遜等在《獨立宣言》中強調的「人民有推翻暴政的權利」 !結果他們成功了!這一點,我覺得會教育中國知識份子和民運領袖們,或對他們構成教訓。

記者:有人認為利比亞人民的勝利與西方民主國家的支持分不開?

曹長青:當然,利比亞人民獲得自由,跟西方民主國家的支持分不開。利比亞人的反抗,得到了北約的空中轟炸等支持。據《紐約時報》公佈的數字,從三月底至今,北約對卡扎菲的軍事目標轟炸了7549次,這對於削弱卡扎菲軍隊的實力、瓦解卡扎菲支持者的士氣,起到了重要作用。包括西方國家的道義聲援等等,都是鼓舞利比亞人民的重要力量。

但是,應該看到,雖然利比亞人民的反抗得到了北約空中轟炸的支持,但是最關鍵的還不是外部的支持,而首先是內部的覺醒和反抗。明顯的事實是,利比亞人民首先走向街頭,反抗卡扎菲專制,遭到血腥鎮壓後,仍不屈服,不退卻,雖然付出慘重代價,仍頑強地堅持鬥爭,並且是武裝反抗了相當長一段時間之後,國際社會才採取行動的,而不是國際社會從一開始就支持,或一手扶持的。這個因果關係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先有內部人民的覺醒和反抗,又有外部的支持和聲援,才有了利比亞今天的自由!

記者:您認為卡扎菲的下台對中共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曹長青:面對利比亞局面,中共當局當然會更恐懼,更擔心中東北非的茉莉花革命火苗在中國烽火燎原。因為中國面臨同樣的社會環境,也是長期專制,也是社會不公不義,也是貧富差距巨大,也是上層貪污腐敗,人民強烈不滿。中國跟埃及、利比亞一樣,也是到處鋪滿乾柴,就等著一束革命的火苗。雖然風聲鶴唳的中共集團在全力鎮壓和防範,但是正如一位西方哲人所說的,「風能吹滅蠟燭,也能引起火災。」中國的現狀是:移乾柴近烈火,無怪其燃!

記者:利比亞人民的勝利您認為對中國人民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曹長青:在過去幾個月中,中東北非的革命,已經對中國人產生重大的影響,尤其是在心理上。在一般中國人的印象中,中東是落後的,穆斯林世界是封閉的。但是,突尼斯人民居然起來革命,而且還成功地趕走了獨裁者。埃及人民同樣,把強人統治者關到了「籠子」裡。而利比亞的卡扎菲簡直就是個瘋子,是那種最瘋狂、最殘暴的統治者。但在這樣近乎中世紀統治的社會,居然人民起來反抗,浴血奮戰了六個月,獲得了勝利!那麼這樣就擺在中國人面前一個問題:突尼斯人能,埃及人能,利比亞人能,為什麼中國人不能?難道中國人真是「東亞病夫」,不配享受民主自由嗎?海峽對岸的台灣,同樣的中國文化背景,早就實行了民主,中國憑什麼不能?所以我覺得利比亞的局勢,將會更加刺激中國人思考和覺醒。中國其實已經處於「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歷史大變革時刻,人們要有「於無聲處聽驚雷」的思想準備。

記者:我看到有報導說,就在利比亞民眾上街慶祝卡扎菲政權倒台的同時,有記者發現,利比亞民眾對中國、俄羅斯等先前沒有明確表態的國家不滿的聲音在不斷增多。您是怎麼看這種現象的?

曹長青:當然,利比亞人民心裡有數,誰支持幫助了他們,誰是卡扎菲的朋友。早就曾在電視畫面上看到,在利比亞有人打出中文標語,寫著「卡扎菲撒謊」。其實就是寫給中共CCTV等官方喉舌的,因為他們對利比亞的報導,多是站在卡扎菲一邊。所以憤怒的利比亞人打出中文標語,說出他們的心聲。

卡扎菲是中共的盟友,不僅在意識形態上都是獨裁統治,而且中國近年在利比亞有大量投資,包括石油項目。中共高官和太子黨等,跟卡扎菲的那個最有權勢的兒子賽義夫等很可能有利益關係。所以,未來的利比亞民主政府,雖然仍會跟中國保持外交關係和經濟來往,但是,他們對中共政權,可能會更多一層認識和警覺。

記者:有網友發帖說,反對派上台是好是壞還不好說。另外《金融時報》發表文章說卡扎菲42年的統治即將結束,這令利比亞反叛力量高興,但要從獨裁過渡到民主還有很多其他挑戰。請問您是怎麼看的?

曹長青:利比亞的局勢很清楚,任何人上台,都好過卡扎菲的瘋子統治。因為卡扎菲不僅獨裁,而且是臭名昭著的瘋子,他對內殘酷鎮壓,對外還輸出革命,支持其他國家的專制者,製造國際混亂,挑戰人類容忍底線,包括八十年代用恐怖手段炸毀美國民航飛機,導致270人遇難等等。還像毛澤東弄個什麼紅寶書那樣,舉個《小綠書》,也都是他的語錄,跟毛一樣,裝神扮鬼,欺騙和洗腦百姓。出訪時,還有什麼美女保鏢隊,噁心整個世界。所以,不要說別的,只是卡扎菲的獨裁被結束這一條,就值得全世界一切熱愛自由的人們慶賀!

而反對派上台會怎麼樣,得相信利比亞人民的智慧和選擇能力。從目前反對派發表的聲明來看,他們要制定新憲法,全國實行選舉,要走一條西方民主之路,而絕不是中國胡錦濤式的統治。中國人被共產黨的那套「穩定壓倒一切」(其實是奴役壓倒一切)灌輸時間長了,總是恐懼改變,擔憂變化,才會擔憂反對派上台怎麼樣。

當年爭取結束白人種族主義統治的南非民權領袖海勒曾說:「南非的選舉並不是民主的全部,但這是決定性的第一步。邁出第一步產生的問題,我們要用第二步去解決。不能因為會產生新的問題,就不准邁出第一步。今天我們仍然可以聽到『民主和全民投票會造成混亂』的論調,這就是想用未來第二步要解決的問題,來阻赫我們必須邁出的第一步。」

對於中國人來說,現在最關鍵的是以利比亞人民為榜樣,勇敢地邁出中國的「第一步」,結束共產專制,讓天安門廣場像埃及的解放廣場、利比亞的綠色廣場一樣,成為人民慶祝自由的廣場!

——2011年8月22日《希望之聲》電台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