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反擊與切割

◎ 瑞典 張文祺

自認並無義務多為扁個人辯護,並不排除就國民黨處理扁案的方式提出觀點的必要。

擁扁反扁的關鍵是對基本是非的執著。扁一家對于台灣人尚有許多需交代清楚的地方,歷史並不會因他受國民黨司法廹害而對其行為不予質疑,但當台灣統治當局玩法枉法之際,我們絕不能視若無睹惘然以待。

國民黨對付的實非僅扁一人,其打擊的對象寧是全体台民。民進黨的諸公諸婆疏忽此点認識即己失去當台灣人政治人物的資格。

不能了解的是欲與扁切割的言論,民進黨八年執政實則扁的掌政,全黨責任與失無法脫免。至于說選舉總部金錢全由扁嫂控制一說,無異暴露其財務全無制度,選務主幹人員全悉吃屎的而己,指責扁嫂的人自己沒行政責任嗎?推卸為先是好漢嗎?

興票案發,宋人馬皆緘默不語,唯民進黨人卻因扁案爭先恐後躁言「關他到死」,足見中國人政治功夫相比之下一些民進黨人的段數多小,且更不用說無情無義了。

在此實無意包屁阿扁的缺失,問題是就事論事就法論法針對國民黨的暴戾提出反擊的聲音未免太過微弱。扁家的錢的正當性是一回事,國民黨對于不甘權力落于他人的赤裸裸報復意圖更是相衡下最主要的一面,難道我們看不清楚真相嗎?國民黨到底代表什麼性質的正義?吾人必需正面向此挑戰。

扁數案之一國務機要費案,終告宣判無罪,相關另案之龍潭購地案,辜仲諒也己公開聲明龍潭案沒有給阿扁錢,是特偵組的檢察官教他咬阿扁的。民進黨該出面公開舉行記者會向國民黨討討公道吧。以此証明中華民國司法公正無疑又是愚人自擾罷了。國民黨欺騙愚弄台灣人將近四分三世紀,該邪惡集團不會放棄施術愚弄吾民,我們是否喜歡寧願被繼續愚弄?!只有我們的徹底覺悟,才能置國民黨的「術」不靈,這將是關於我們自身願否為人奴役的問題。

瑞典 張文祺 9/15/201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