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疼惜睿靚-一位沒有聲音的扁案受害人

◎ 陳昭姿

四月二日晚間,醫療小組在第五十次會議之後,與法界的朋友,包括洪英花法官,鄭文龍律師,以及自德國返台的傅佩芬律師等見面。談話當中,觸及馬先生一家人都是美國籍的事情。我有感而發指出,當年睿靚這件事其實不需要接受公公的指示,但是她卻聽從了。席間,我先生郭長豐醫師率先道歉,承認當年他也主張致中帶妻子回國,為了陳菊市長的緊繃的高雄選情。

致中事後告訴我們,為了顧全大局,睿靚冒著生命危險,在臨盆前一個月,坐長途飛機回台生產。致中說,睿靚的個性是任何事忍耐,委屈往肚子裡吞,目前也因為夫家受到政治迫害被連累,身上還背著兩個案子,能否避開牢獄之災猶未能卜。最令人感到心痛不平的,連她的娘家也被特偵組追殺。固然依據習俗嫁夫隨夫,但睿靚畢竟不是血親,又隔了一層,卻也遭逢國民黨的清算,絕對是池魚之殃。

在我擔任北社社長期間,兩次年度募款餐會,我都將貴賓桌的主客留給陳總統,而真正能夠出席的,自然是致中與睿靚。貴賓桌一向是保留給德高望重的前輩,面對部分社員的質疑,我公開表示,這個位子是留給阿扁總統的,但是他無法親自出席,我只好邀請他的兒媳替代。如果阿扁總統自由了,可以出席餐會,那時致中就沒有資格坐在主桌了。我這樣告訴致中時,他回答我,昭姿姐,我寧可失去這個資格。

餐會席間,我陪致中和睿靚到各桌敬酒,他們表現非常得體。綠營支持者固然會熱情的鼓勵他們,但我醫藥界的朋友其實也有部分是藍營支持者,因為個人交情因素而捧場。但是他們都說很喜歡睿靚,有幾位還告訴我,睿靚始終帶著笑容,而且與人握手時,永遠正視著對方,和媒體加諸的印象不一樣。他們說,不但對睿靚改觀,而且公認她是幫扁家加分的關鍵,他們甚至還要求和她照相。

去年睿靚的三場音樂會義演,台北場由我擔任司儀,她整場表現令人驚喜感動。她弱小的身軀,彈奏出那麼有力量的樂曲,而且全場每曲背譜,讓在場的聽眾深受震撼,有人形容,這是她在傳遞深鎖內心的情感。致中這幾年奔波爸爸的事,女兒都交給睿靚照顧,而且很多時間無法陪伴妻子,實在虧欠她很多。我告訴致中,當阿扁總統可以回家後,致中絕對是要好好彌補睿靚的。

睿靚用心照顧的寶貝女兒,現在是困在黑牢全身是病的阿扁總統最期待見面的人,也是唯一能夠讓阿扁總統嘴角上揚的小訪客。睿靚是一位沒有聲音的受害人,心中再苦,見到我,包括在致中的競選台上,她就是一句「昭姿姐」,然後淚水從眼眶流下,只有眼淚,沒有哭聲。

2013-04-05

陳昭姿部落格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