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共識」是這樣的嗎?

《自由時報社論》

民進黨要人謝長廷日前在美國華府表示,該黨的兩岸政策要讓人相信有能力和智慧管控風險;讓國際社會感受到顧及區域和平;讓中國與國際人士了解該黨在保護民主、創造共生價值;該黨要達成這三個目標:讓多數台灣人接受、美國接受、中國忍受。他還強調,提出憲法一中,是希望尋求台灣內部先建立共識,才有條件和美國及中國談判。因為上述相關言論,謝長廷在唯一的一場公開活動,遭到部分在場台僑的抗議,場面一度火爆。

從「憲法一中」、「一國兩市」、「憲法共識」、「憲法各表」,到「要讓中國可忍受」,謝長廷可能認為自己是為民進黨,甚至為台灣尋找與中國「和解共生」之道。但即使有此主觀意願,客觀上卻造成民進黨「國民黨化」的危險。所謂的「尋求台灣內部先建立共識」,應當是國民黨的傾中政策要向台灣的主流民意修正,怎麼會變成民進黨向傾中政策挪移?如此所建立的共識能叫台灣共識嗎?會讓「國民黨複刻版」的民進黨獲得更多的認同還是唾棄?

民進黨要獲得更廣泛主流民意的支持,重新給它執政的機會,如果訴諸「要讓中國可忍受」的中國政策,可謂是緣木求魚。包括陸委會所做的民調都顯示,絕大多數台灣人民拒絕被中國併吞,這一點是意圖併吞台灣的中國絕對無法忍受的。現在,國民黨以悖離民意的姿態,藉由「以黨領政」的政治操弄,與中國專制政權「共促統一」。未來,民進黨的脖子若也套上中國專制政權的繩索,它會更貼近台灣主流民意還是相反?

「要讓中國可忍受」,最好的例子就是國民黨、馬政府,他們完全接受「一個中國」,主張台灣與中國不是國與國的關係,而且,從主權、經濟到教育、文化都朝終極統一的方向。用幾何學的觀念來說,就是以「同屬一個中國」為圓心,以「中華民國憲法」為半徑,所畫出來的圈圈作為台灣的生存空間,而且這個空間不容許無限期拖延統一。在這種政治幾何學之下,台灣不能是一個正常的主權國家,參與國際組織與活動必須經由中國同意。民進黨該不會想追求這種「共生價值」吧?

如果民進黨的中國政策「要讓中國可忍受」,不僅是上述的主權自我否定,甚至,也必須在民主、自由與人權方面全面倒退。以致,民進黨必須像馬政府那樣,拒絕達賴喇嘛、熱比婭入境台灣,同時,不能積極聲援中國的民主運動。果真如此,一九九七年以來仍每年舉辦六四大遊行的香港人,一定會嘲笑民進黨連香港的民主派都不如。謝長廷稱:「民進黨的中國政策如果不能得到美國支持,要執政很困難」。大家也可以反問:美國希望台灣兩大黨都是親中政黨嗎?

在台灣與中國的互動裡,對台灣而言,主權、民主、自由與人權乃是聯立方程式的關係,只要其中之一崩解,其他的都會發生骨牌效應。專制中國要併吞民主台灣,這是台海情勢的一個基本點。台灣需先保住主權,才有民主、自由與人權可言。主權都鬆動了,還奢談甚麼「保護民主」?進一步來說,台灣人民也需先保住「主權在民」,才有民主、自由與人權可言。否則,一如今日之「主權不在民」,民主、自由與人權毛將焉附?

大家都看到了,馬政府為了討好專制中國,在主權上自我否定、在外交上徹底休兵,結果五年來台灣的民主、自由與人權也隨之倒退,這跟經濟學的「要素價格均等化」理論十分類似。這個理論扼要說就是:兩國貿易開始後,雙方商品的價格差異會不斷縮小,最終達到均等。台灣與中國之間在經濟上的「要素價格均等化」,在馬政府「開放是常態」之下已經發生了,如果民進黨繼國民黨之後追求所謂「中國忍受」的「共生價值」,那麼最終必定是台灣在政治上也被「均等化」(被併吞),只剩老共生存的價值!

2013-04-1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