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在權利上沉睡的台灣人

◎ 廖鴻業

八月初從報上看到外交部今年仍然要依過去慣例,以中華民國(台灣)名義要求重返聯合國。看到這則消息時,立即感到這場球賽不必打也知勝負,一定被三振出局的。果然不出所料,九月十一日,聯合國總務委員會以64比22多數,否決台灣的申請案,連大會議程都排不上。

呂副總統抨擊北京當局窮凶惡極打擊台灣,中國豈止窮凶惡極打擊而已,其最終目的是要併吞台灣。在抨擊譴責中國之前,台灣應檢討是否犯了技術犯規在先的毛病。台灣有句俗語說:「昧生怪厝邊」。久婚如未能得子,應該先去找專科醫生做詳細檢察找出原因,怎可怪罪四鄰左右風水不好,所以才生不出孩子來。台灣不先作自我檢討,動不動就怪罪中國打壓,這是目前台灣政客推卸責任的通病。

「中華民國」這個名稱是屬於對鄰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有。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權,早在一九七一年聯大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案中,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因此世界各地,凡是在中華民國名義下的財產包括不動產,均應轉交中華人民共和國。當時國府駐美大使館雙橡園,事先安排以美金一塊錢代價賣給親台的國會議員高華德,變更所有權之後再以其他名義購回,如此才能避免被中國所奪而保留到現在。駐韓大使館就沒那麼幸運,來不及變更就被中國所繼承了。因此中華民國這個名稱絕對不能碰。如以商標做比喻的話,該商標所有權係屬中國所有,台灣外交部硬要以「中華民國」這頂帽子綁在台灣頭上向聯合國叩關,乃屬侵犯中國權益的行為,中國當然反對到底,其他國家對台灣這種侵權行為,當然也難以茍同愛莫能助了。十年來台灣政府從未正式以其真正名稱「台灣」向聯合國申請做為新會員國,所以嚴格說來聯合國從未拒絕過台灣的申請,不能怪聯合國無情。台灣冒用中國名稱,技術犯規在先,怎能怪中國打壓呢?

六年前台灣有史以來產生了第一位台灣人直選總統,兩年前台灣有史以來發生了第一次的政黨輪替。台灣人渴望改革的行動與熱情,在那兩次大選中,有如大洋中的巨濤大浪一般,一波一波洶湧澎湃,引起全世界民主國家的注目與讚賞。但是六年來台灣人民直選出來的政府,其改革的腳步慢得有違多數人民的期待,連簡單如更改護照名稱,外交部科長級官員有權決定的事,卻瞻前顧後弄得朝野對決而做不出最有利的決定來。英美法有句格言 「法律不保護在權利上沉睡的人」。 權利必須行使才能受到法律的保護。五十年前日本在其敗戰所訂的舊金山和約中,聲明放棄台灣的一切權利。該和約並未明定台灣的歸屬。當時在台的蔣介石政權,只是代表聯軍來台接受日本投降,以代理人的身份暫時管理台灣而已。台灣的主權是屬於全體台灣人所有,台灣人有權利建立自己的國家,這個國家的名字叫做 「台灣」 或如前一陣美國布希總統所稱的 「台灣共和國」。 台灣應該立刻行使這項權利,大聲向全世界宣佈我們的名字叫「台灣」,以台灣正名向聯合國申請做為新會員國,同時向全世界宣佈,台灣要將「中華民國」這個招牌,連同士林故宮博物院的中國古董,一併歸還中國,表示台灣是個愛好和平的國家,符合聯合國憲章第四條第一項,入會資格的首要規定。台灣一定要參加聯合國,成為國際社會地位平等的一個成員,台灣的安全才能得到國際社會的集體保障。時間不多,海內外台灣人應同心協力再接再厲,展開風起雲湧的正名加入聯合國運動,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們的決心和意志。自助才得天助,權利要行使才能獲得法律的保障,台灣人不應再躊躇不決而錯失歷史教訓。

註: 原文刊登在[台灣日報],台灣,2002年9月26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