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鄭捷國小暗戀受挫 種殺機

「我真的好想殺了她!」檢警23日約談北捷殺人凶手鄭捷的國中同學兼摰友李姓男子。據了解,鄭捷曾向李男透露國小苦戀一名女同學,但她「正眼都不瞧我一下」,讓他痛苦又憤怒,當時就已萌生殺人意圖,長年揮之不去的挫折陰影,從此埋下瘋狂殺機。

原本純情的小學生暗戀,竟因另一名女同學從中阻擾而興起殺人意念,甚至困擾鄭捷長達逾十年,最後形塑出「北捷殺人魔」的扭曲性格。

警方從鄭捷在東海大學宿舍查扣的筆電發現,他撰寫十多篇文章中,曾提及小學單戀的痛苦過程,「由愛生恨」的負面情緒不斷累積,甚至事隔十多年仍無法忘懷。警方原以為是鄭捷杜撰的小說內容,未料,訪談鄭捷的李姓國中同窗摯友,發現文章內容竟是他封閉內心的真實寫照。

目前還在上大學四年級的李男,回想鄭捷曾透露國小時苦苦單戀一名女同學,因當時男女生都分邊站,每次他想向那名女生告白,另名女生就會立刻把她拉開跑掉,鄭捷不只一次說過:「我真想殺掉她們兩人!」

「大概是個性相近,他真的跟我無話不說。」李男說,鄭捷似乎因苦戀陰影從未散去,從未交過女朋友,甚至由愛生恨,原本就很沉默的個性,變得更乖張,他還曾說「畢業後就一直想殺了她倆,只不過找不到人。」

李男回憶表示,國中時男生都很愛互傳A片或分享辣妹清涼照片,但鄭捷總說,沒有任何女生比得上那名國小女同學,甚至生氣地叫同學不要再傳這些東西給他,他也從來沒有保存過這些影片與照片。

鄭捷因頭腦聰明,父母對他期望很高,自幼就安排他越區就讀國語實小、弘道國中這兩所明星學校,每天必須搭捷運通學,讓他痛恨捷運,覺得便利的捷運成了讓他被迫接受父母安排的幫凶。李男還說,鄭捷國中時就曾在課本與作業本寫過想在捷運殺人的文章。

李男說,就讀板橋高中時期,是鄭捷求學過程離家最近的一次,心情一度變得開朗,成為同學眼中的開心果,但他仍未忘懷苦戀與父母期望的壓力,當同學發現他常把「殺人」二字放在嘴邊,還不時寫殺人故事,對他漸漸疏遠,讓他又開始憤世嫉俗,並決定報考軍校。

「我以為他念軍校,可以重新走回正向人生。」李男流淚難過地說,沒想到他竟是為鍛練殺人體魄才念軍校,曾多次勸他放下仇恨,但他竟真的殺人,還殺這麼多人,「我真的沒做到好朋友該盡的責任!」

當鄭捷在北捷殺人,被英勇民眾壓制、警方上銬逮捕後,他冷冷地說:「我覺得自己體力還是不夠,這麼快就殺到沒力,如果還有機會,我會加強鍛鍊,絕不會這麼容易累倒!」此語一出,讓員警不寒而慄。

中國時報 2014-05-24

=========================================

鄭捷是台灣教育問題縮影

北捷殺人事件的凶嫌鄭捷是東海大學環工系二年級學生,對東海大學師生造成衝擊。100多名學生23日在校園發起繫黃絲帶活動,希望藉此鼓勵同學間彼此關懷,並步行到路思義教堂前為受害者祈禱。

「我是東海人,我愛東海,我用關愛守護每個角落心靈。」100多名學生聚集在東海大學社科院前高呼口號、發表聲明。學生們在彼此擁抱後,為對方繫上黃絲帶,隨後沿文理大道走到路思義教堂前,在牧師李貽峻帶領下,為死傷者進行祈福禱告。

發起活動的社工系學生吳承學指出,去年學生就發起「愛東海」活動,昨天收到校方的公開信後,很多同學都自主參與這場活動。這事件讓很多東海人憤怒、恐懼與難過,希望藉由活動,能讓東海人互相關懷。

「願受害人安息,願受傷者康復,我是東海人,我愛東海。」法律系一年級學生曾淨雅在祈福卡上寫下祈願。

同學張庭瑄也寫下「願在天上的你們平安喜樂」,張庭瑄表示,看到學校的公開信後她很感動,學校並沒有否定鄭捷,把他當一家人。

外界質疑東海大學4月底接獲匿名電話示警後,未進行實際諮商輔導。東海大學主祕呂炳寬表示,此事是「錯誤的延伸」,學生在學校表現都很正常,學校不可能抓他來說「你有問題」。

東海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老師王崇名在臉書表示,鄭捷是當前台灣教育問題的縮影:社會冷漠無情、不能關愛彼此、完全陷入權利關係的結果。如果做為東海人只是想把關係撇乾淨,把人與人間的關係做疏離切割,那東海不僅停招1年,整個台灣各大學最好都停招1年,好好反省。

中國時報 2014-05-2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