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亭仔腳 亭也腳

劉天良

2005 年 228, 我決定及小漢查某子返去台灣參加點燈追思會。提早幾工﹐順路去參觀2月22, 23 日高雄及台南e 燈會--是阮查某子e 頭一擺﹐也是我離開台灣40年來e頭一擺。二個都市燈會工程攏是真大﹐也攏有看著阿扁總統來點燈。但是﹐我感覺著一種e空虛--我無更再看著小漢囝仔歡歡喜喜手舉關刀燈﹐蓮花燈e笑容。古早﹐以小漢囝仔及蠟燭為中心e 民間鼓仔燈文化﹐已經是由現代 e 電燈及沖天煙火來取代。

24日要倒返去台北前﹐阮去參觀我 e 母校成功大學﹐然後﹐阮坐計程車要去中正路底 e 運河頭﹐準備位此行路倒返去台南飯店。無看著運河﹐擺在面前是一座中國城。我要求馬上下車﹐掉頭回路行。我未通了解﹐到底是何方來 e 幽靈魔鬼﹐在台北新店愛湖 (碧潭) 真美e 吊橋傍給阮起一條石頭橋﹐在台南運河頭﹐給阮起一座中國城﹖按如(ni)下去﹐夢咱台灣國有一日變成 “東方e 瑞士” 咁有可能﹖

行在中正路頂 e “亭仔腳”, 回想40外年前e大學生活﹐感慨萬千﹔有二擺我險險趴倒。我開始想﹐一個國家 e文化水準﹐咁未通位伊 e “亭仔腳” 文化來判斷﹖厝邊隔壁﹐有 e 較高﹐有e 較低﹐有 e 較平﹐有 e 較斜﹐有 e 較滑﹐有 e 較粗﹐材料無共款﹐色彩嘛無一致﹔甚至﹐嘛有二間厝中間﹐更有一條水溝。雨來時 e “亭仔腳” ﹐予人是驚驚﹔趴倒算是家己歹運。親像台灣人 e 命運﹐咱咁真正無辦法來改變﹖到底﹐別人 e “亭仔腳” 文化是什麼款﹖

在美國﹐每一間厝頭前﹐土地所有人一律獻出一條土地供作大眾使用﹐叫做“人行道” (side walk) -- 由地方政府負責統一規劃﹐管理。 “人行道” 及車路中間 e 大樹是地方政府 e 責任﹐草坪是住家 e 責任。結果是社區看起來整齊﹐優美﹐行路人安全﹐相隔壁嘛無你較高我較低 e 爭議。這咁勿是一種公德心及公權力 e 結晶﹖

美國人這種 “人行道” e 文化﹐咱在尹(他們) e 民主制度內底嘛是看會著。尹無各政黨家己設計e 黨籍登記制度; 尹只有投票者登記制度 (Voter Registration), 由各州州政府集中負責辦理。無論是用電腦﹐抑是填表﹐登記﹐改變一個人e 選擇﹐非常自由﹐方便﹐更免費。只是﹐愛有登記e 公民﹐才有投票e 權利。 (請參考加州 www.ss.ca.gov) 。

在這種民主制度內底﹐咱無去看著下面這盤e 中國雜碎 (Chinese chop suey) ﹕

催繳黨費

黨費免交可選黨主席

黨產

雙重黨籍﹐三重黨籍 (馬先生講“好棒”)

雲林6818爭議黨員有投票權

賄選傳聞越演越烈

方塊酥﹐茶葉﹐行路工﹐送禮﹐請客

美國人這個投票者登記制度 (Voter Registration), 只不過是予一個公民選擇國家應該行 e 方向﹐勿是要加入一個黨團幫派﹐來保護家己e 生命及生活。咱無去看著美國人e 父母﹐兄弟﹐姐妹﹐為著顧三頓﹐失去無愛加入某一個政黨 e 自由意志 (Liberty)﹐至出人格﹐尊嚴來受著扭曲。

“黨” 字是“尚” 及“黑” 二字 e 結合。“自由” ﹐“民主” 是勿是會通在一個習慣多數暴力文化 e 中國人控制之下 e 社會生存幾年﹐將來歷史會作判斷。但是﹐咱台灣國人咁真正無辦法來改變長期作人奴隸 e 命運﹖

若是 “自由” ﹐“民主” 是咱所愛﹐若是愛咱 e軍隊﹐學校﹐警察﹐法院﹐以及所有其他公務機關攏會通完全行政中立﹐謙卑向別人學習﹐提出咱 e公德心及公權力﹐重新設計一個投票者登記制度 (Voter Registration), 啥人會更再講咱台灣國人是貪錢﹐驚死﹐愛面子e奴隸﹖

謙卑向別人學習﹐提出咱 e公德心及公權力﹐將咱崎崎坷坷 e “亭仔腳” 及 “亭也腳” ﹐重新設計一個安全﹐實用﹐優美 e “人行道” 。帶動地方經濟外﹐當咱重新恢復咱 e 自信及尊嚴﹐行出新e 命運﹐“東方e 瑞士” 之夢﹐也應該有可能了﹗

劉天良
7-30-2005
Los Angeles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