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霸凌百歲人瑞,太殘忍了

◎江百顯

長輩會分離派出走以後,留在鶴園慘淡經營的朋友,終於讓人看到他們的能奈。参與活動的會員愈來愈多,經費更是每月定量增加。但是針對運用資源方面,負責人一直小心翼翼,能省則省。以往自外訂購的月例會便當,改由義工製作,他們還承包小型外燴,利潤捐獻長輩會。所有工作人員沒有得到酬勞,一旦出現狀况,還得由承辦人負責。據說近日傳統週賣台灣小吃虧了錢,會長蔡漢成一身扛起全責,完全沒有讓長輩會受到絲亳虧損。

相對於留守人員的積極向上,分離派則是一路跌跌撞撞,江河日下。當日他們出走的理由是他們決心替長輩會維護利益,話講得好聽,實際上他們把我們的財產掠奪,把錢不當錢盡量揮霍,十幾二十幾萬美金突然變沒了。然後一派輕鬆地宣稱:本會為節省開支,月刋每3個月寄一次。

咦,月刋不是長輩會與會員之間的交通管道嗎?長輩會做了什麼、想做什麼,會員有什麼意見要表達,月刋是最簡便的工具,同時它也是會員的基本權益。我猜以後理事選舉只怕回到幾十年前的模式,當天提名、當天選舉,當天宣佈誰當選。什麼審查都可以省略,否則只怕花上一年半載才能完成。一群口口聲聲替人維護利益的人,連人家的基本權益都可以犧牲,有什麼壞事他們做不出來?

怪不得也為了追求更大的本身利益,長輩會分離派近日在原本提告蔡漢成等人的訴狀上,又增加王榮義和黃蔡瑞雲兩人。

根據資料,王榮義負責健康講座,把他拉下水都有點突兀;箭頭指向黃蔡瑞雲,那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在許多人口中親切呼喚「瑞雲姨」的黃蔡瑞雲,是長輩會創會會員及前會長。去年七月間歡度百歲,當日有兩百多人参加慶祝,其間不乏社團領袖。媒體特別提到瑞雲姨平時盡量參加所有台灣人社團的活動,為台灣主權民主示威很少缺席。「講話幽默,口辭淸晰,不必看稿,衷氣十足。」

雖說人類生命延長,活上八、九十歲的,大有人在,但身邊百歲人瑞畢竟不是隨處可見。特別是健健康康、歡歡喜喜地過着日子,時不時参加社團活動,看著都開心,說不定無形中都讓人增加生之意志。對於百歲人瑞保護都來不及,怎麼還有心去打擊?

算一算,瑞雲姨應該是一百零一歲。不管什麼理由,莫名其妙也替她增加困擾,這就是霸凌,齷齪又可恥,正常人絕對是做不出來的蠢事。

出這種餿主意人,對生命的價值完全不尊重。非常不可取。

2014-07-09

 

清山看台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