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時報社論] 在野大聯盟將是虛幻一場

台灣的環境沒有人能突破「藍綠對立」與「統獨對決」,花精神於「在野大聯盟」還不如穩定自己的政治版圖。

新黨黨主席郁慕明日前在新黨黨慶時,諷刺台北市長參選人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姚立明說話無格,說姚立明是「前」新黨立委,並表示自己堅定支持連勝文。姚立明對此則回以新黨很多人支持柯文哲,言下之意是郁慕明無法代表新黨。但不論新黨內部的態度如何,光從郁慕明狠批姚立明,但在同場時還主動趨前向黑道大哥白狼張安樂握手致意的態度來看,柯文哲陣營主打的「在野大聯盟」前途可能不太樂觀。

台灣藍綠對立嚴重,但由於藍綠基本盤約為五成五對四成五的分佈,因此綠營有不少人認為要勝選就須爭取中間選民,只要取到得六到七趴中間選民,加上既有的四成五基本盤,在一來一往之間就可以創造過半的執政多數。這個思考支配了民進黨在二○一二年總統大選策略,一方面策略性「聯宋」,同時本身也刻意與綠營區隔,希望透過宋楚瑜分掉馬英九的票,加上遠綠策略,期待得到部份中間選民,在減馬加蔡的效應下勝選。此次親綠色彩十分明顯的柯文哲會堅持不加入民進黨,主打在野大聯盟的選戰策略,也是這種思考脈絡下的產物。

但二○一二結果還是馬英九大勝蔡英文八十萬票,這顯示宋楚瑜的分票效應不大,以及中間選民擺向蔡英文的數量也有限,藍綠基本盤還是硬道理。同時選舉日期對綠營支持群選票的壓制效應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這可從綠營票倉的中南部縣市之投票率遠低於平均值可看出。也因此有人懷疑,到底是刻意壓抑藍綠才能爭取中間選民,還是要積極提出自己的價值主張以帶起基層群眾的熱情,進而引發擴散效果對中間選民的影響會更有用。至今意見依舊莫衷一是。

有人說,台北市選民結構的藍大於綠現象更明顯,光以綠營的實力絕無可能當選市長。為避免出現藍綠對立導致敗北,參選者應「遠綠」,(即便不是「棄綠」),並積極利用都會選民的特性以爭取淺藍支持者。這基本就是柯的競選策略。但這顯示了「在野大聯盟」策略的幾個問題。

首先,除了市長外,台北市此次選舉還包括市議員與里長。因此在野大聯盟策略須將市議員與里長選舉合併考慮。當各黨派共推一個市長選舉時,請問在各選區的市議員選戰如何協調?特別當台北市議員選舉屬中選區多席次,表示相似政治屬性的政黨反而廝殺最為激烈,呈現綠綠相爭,藍藍肉搏的情形。但偏偏同屬綠營的民進黨與台聯是柯文哲的在野聯盟主力,反而在建構在野聯盟較為困難的綠藍合作部份,彼此市議員的競爭關係較不明顯。由於柯文哲也必須輔選市議員,否則在野大聯盟就不存在了。但現在的市議員輔選似乎沒看到這樣的合作。

其次,柯文哲至今還沒能對藍色屬性的新黨、親民黨市議員站台輔選,顯示所謂的在野聯盟還沒跨越藍綠界線,也讓這個聯盟的可靠性大打折扣。畢竟提出在野大聯盟策略的主要目標,不就是希望可讓屬綠的柯文哲爭取到藍色選票嗎?柯文哲雖爭取到前新黨立委姚立明為總幹事,但從新黨主席郁慕明的冷言冷語,可發現這只是個人的跨越,不存在組織合作或帶槍投靠的關係。更糟糕的,似乎不論我方如何操作,只要對方開始訴諸基本盤就可讓藍色歸隊,而且還是與市政無關的統獨理由,甚至與涉嫌殺人越貨的黑幫大老同歡都不以為杵,但卻臉不紅氣不喘的反嗆一介學者姚立明的人品,這種作為不啻對在野聯盟狠狠打臉。

要成立在野聯盟,要嘛各個在野政黨建立共識在先,這也是日本地方選舉的跨黨合作方式;或者是該位參選者屬超高人氣者,凌駕了各政黨,是在他的領導下出現在野聯盟。從來沒有知名人士可在未與各政黨商量下,靠著說要成立在野聯盟就能成立在野聯盟的。即便柯文哲至今民調依舊領先,但缺乏堅實的在野聯盟建構工程,這種領先不具意義。柯文哲要嘛就好好專心與其他泛藍在野政黨進行溝通,如果沒辦法,就承認在野聯盟不可行,回歸市政建設的基本面,與綠營市議員參選人共同經營一場反應綠色價值的選戰。畢竟買空賣空最後還是一場空。

2014-08-25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