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陳順勝:若獲外醫 陳水扁想回吳淑珍身邊

前總統陳水扁醫療小組成員陳順勝在最新出刊的《民報文化雜誌》中撰文指出,他診療阿扁期間,多次問過扁,如果可以出去養病,希望去哪?陳水扁回答「回家」,陳順勝問「哪個家?」阿扁答說,「我太太吳淑珍在那兒,那兒就是我的家!」

今天出刊的民報文化雜誌第二期,刊登長庚醫院名譽副院長陳順勝的一篇文章,陳順勝從他開始參與陳水扁的醫療鑑定談起,說明他自己的心路歷程,也細數陳水扁3年來的病情變化。

陳順勝指出,近3年來,阿扁的腦退化症,以多系統的腦神經臨床症候群逐一呈現,也都以階梯式亞急性發作,而且症狀出現後,持續存在不會消失,也慢慢進行惡化。這些依序包括重鬱病、結巴性語言障礙、部分表達性命名失語症、左右定向障礙、右肢知覺忽略症、抽象回憶障礙、類巴金森氏症候群、新近學習困難、輕度至中等度認知功能障礙及部份額葉症候群、妄想症、尿失禁、與輕度吞嚥困談。

陳順勝說,陳水扁在整體認知功能表現上,簡式智能量表(MMSE)正常總分為30分,扁得分19分,較一般成年人之表現差。語言的組織、表達,也經常出現斷續、流暢程度不佳、口吃、命名困難等現象;目前的神經與精神狀態是完全失能的狀態,需要全天候的照顧,法律上是屬於監護宣告的狀態。

若以社福觀點看病情現狀,陳順勝表示,陳水扁失能狀態與診斷的觀察時間遠超過半年,已可以開出「病症與失能診斷證明書」(申請聘僱外傭用)、「身心障礙者鑑定表」(殘障手冊)與「重大傷病」。

病情的惡化 與拘禁、密集應訊有關

在探討發病因果關係方面,陳順勝把陳水扁病情發展、醫療處置與法律記事因果關係作一時序性的表列加以分析,從2008年12月13日台北地方法院一審總統國務機要費案開庭以來至2013年10月14日,不到四年,光是國務機要費案、總統公文案、總統偽證案、與二次金改案四大案,扁需要應訊或監獄內就訊高達144次,還不包括案子需作證的部分。

陳順勝指出,特別在2012年1月岳母吳王霞女士告別式,接著蔡英文候選人總統落選,外界以為他遭受極大打擊而誘發憂鬱症,卻有一不為人知的壓力;特偵組檢查官也在此時藉總統公文案開庭,前往北監密集就訊,甚至於該年2月在他出現明顯症狀,前往署桃戒護外醫,仍繼續密集偵訊,使他病情急速惡化。

陳順勝說,可看出病情與拘禁、判刑、密集頻繁與冗長的應訊及就訊,憂鬱症與額顳葉退化症之惡化,均有有因果關係之可能性。

對黨產生失落感 增加壓力負擔

陳順勝也指出另一個讓扁發病與病情惡化因素,是扁的自我使命感與對同黨的領導階層,無法貫徹扁的理念有關。阿扁總統會很吃力夾雜着斷續的結巴,以政治語言表現對台灣的擔心,以及對過去政黨高度期望後的失望與失落感。陳順勝說,陳水扁對台灣的愛與政治夥伴的高度期待令人動容,這壓力給扁很大的負擔。

陳順勝說,阿扁每次自發性談起台灣政治與前途,結巴中滔滔不絕,激動處嚴重口吃與劇烈的右手抖動。「告訴他不要談這些,他會說不要打斷他,否則他會忘記接不下去他的記憶與思緒。」

對政治議題侃侃而談 是「去抑制」效應表現

對於陳水扁在政治議題的表達相對順暢,陳順勝認為,陳水扁與一般失智症不同,並不是全面智能的喪失,而是「島嶼式」的認知障礙。早期的認知功能障礙,由於「去抑制」效應(disinhibition),很多潛在的功能反而發揮出來。像民俗歌唱家陳達晚年有數年精彩的月琴吟唱;素人畫家洪通晚年突然畫作元素多元,神祕的文字畫與用色豐富的畫風等。

陳順勝說,全世界像陳水扁這種腦退化進行性病情的受刑人,都應在專治醫院或居家治療,而不應留監獄繼續服刑。否則更受失智症之威脅,他們的認知功能會越來越差。文獻顯示這樣診斷的病人在安養機構之死亡率,為居家治療病人之5倍,如果把他們關監獄,其後果更不堪設想。

陳順勝曾多次問阿扁,如果可以出去養病了,希望去那兒,阿扁說「回家」,陳順勝問「那個家?」「台北、台南官田、高雄美術館區?」阿扁說「我太太吳淑珍在那兒,那兒就是我的家!」陳順勝感嘆表示,顯然阿扁身心靈的歸路,就在吳淑珍的身邊!

民報 劉明堂/台北報導 2014-09-0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