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一定要讓陳總統在獄中走完人生?

陳總統民間醫療小組成員 郭正典

陳水扁總統的兒子陳致中日前在其臉書上貼文,說陳總統於9月14日凌晨兩點多時突然在睡夢中因為呼吸困難而瞬間驚醒,經過十幾分鐘後才慢慢恢復平常的呼吸。在陳總統身旁的照顧他的中監受刑人看護及獄方人員幾乎被陳總統的不呼吸嚇壞了。台中榮總醫療團隊的主治醫師事後來幫陳總統檢查,發現這次呼吸困難事件與他的重度呼吸中止症無關,是因為腦部神經控制出了問題而發生的。中榮的醫師束手無策。陳致中沉痛地質問:「這麼嚴重的事情,照規定中監必須上報法務部,難道一定要眼睜睜等到生命出事情,才要嚴肅當作一回事嗎?遵照醫囑,讓陳總統保外就醫好好養病對馬政府而言到底有什麼天大的困難?」

其實這不是陳總統第一次發生這種可能危及生命的事故。大約兩個多月前陳總統就曾在半夜一點多時突然從睡夢中驚醒過來,原因是他無法呼吸。陳總統當時痛苦地掙扎坐起,努力呼吸。過了好一陣子後他才逐漸恢復呼吸的能力,始度過那次危機。陳總統發生那次無法呼吸的事件時中監的戒護人員都知道,中榮的醫師第二天來看他時也和這次的情形一樣,束手無策。中榮的醫師說陳總統的無法呼吸是腦部萎縮引起的,無藥可治。陳總統事後跟訪客講述發生在他身上的無法呼吸危機,也讓民間醫療小組知道此事。我們曾對外公開此事,也呼籲法務部及馬政府正視此事,讓陳總統回家療養,減緩腦部萎縮的進程。然而呼籲歸呼籲,馬政府仍然一如以往地充耳不聞,也不願意依照台北榮總和台中榮總兩個醫療團隊所做的相同建議:讓陳總統回家療養。馬政府似乎是鐵了心,不把陳總統關到最後一刻不肯罷休!

現在陳總統再次發生同樣的嚴重呼吸症狀,顯見他的腦部萎縮病情已進一步惡化,不是放著不管或像鴕鳥一樣把頭埋在沙堆裡裝著沒看到就會自己緩解的。一個重要症狀的出現必有其病因,在病因沒有被除去之前,是不可能自行消失的。現在同樣的症狀再度發生,其發作頻率可能會越來越頻繁,症狀的嚴重度也可能越來越嚴重。萬一有一天發生大家都不想見到的情形時,馬政府才願意相信兩家榮總的醫療團隊所做的診斷及建議是真的?才相信陳總統真的有嚴重的腦病變?到時候事情已無法逆轉,誰來替此嚴重疏失負責?莫非馬政府不見棺材不落淚,打算讓陳總統在獄中終其一生?

陳總統身上所揹的許許多多司法案件都已陸陸續續被證明是子虛烏有的冤案。唯一讓他身繫牢獄迄今的紅火案,其關鍵證人早已公開宣稱當初是迫於檢察官的壓力而做出偽證,實際上並沒有賄絡陳總統一事;該案的司法過程也充滿許多令人無法置信的驚奇,包括換法官、摸司法院長的頭、法官自創只適用於陳總統一人的「實質影響力」說、高等法院不依慣例直接改判有罪等。在這樣扭曲的司法操作下所做的判決在受害者已經出現嚴重的身心問題時還不放人,放其一條生路,這個國家的領導者到底和陳總統有何深仇大恨,必欲置其於死地?台灣人為何能眼睜睜地看著如此不公不義的滔天罪行在眼前播映而無動於衷?世界上許多講究人權和法治國家的領導人為何能坐視一位曾經擔任過八年總統的台灣總統被其繼任者以如此拙劣、殘忍的司法手段進行政治迫害而不出聲聲援?得過諾貝爾和平獎的國際特赦組織為何能對陳總統所蒙受的冤屈如此無動於衷、視而不見,而繼續浪得虛名、沽名釣譽?

為人子女的陳致中對其父親病情的一路惡化感到著急和難過,我們也為數百年來首位台灣本土出身的陳總統遭受如此不公不義的政治迫害感到著急和難過!陳總統替台灣人揹的十字架,及所受的冤屈,有情有義的台灣人都知道,也都了然於心。我們無法打破陳總統口中的巴士底監獄,將他解救出來。但我們能夠還陳總統以他應得的榮譽及清白,讓後世的台灣人知道曾經有一位不世出的台灣總統陳水扁由於他的卓越政績及一邊一國主張,並著手實行,而被兩個無恥的中國黨聯手迫害,且被他的許多冷血同志遺棄。遭受迫害的陳水扁將在台灣的歷史上留下不朽的英名,而迫害他的馬英九則將在台灣的歷史上留下萬世罵名,永遠被台灣人唾棄。

2014-9-25 台灣守護周刊第141期, 台灣論壇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