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會南加州分會2014年會

教授會南加州分會在,加州州立大學的[商馬克思(San Marcos)]美麗校園,召開為期二天(十 二月六、七日)的 2014年會。

參加這次年會的教授會員和朋友有五十多人,聚集在一個可以容納一百二十人的大教室,看起來有一點‘蕭條’,但是在大家的熱烈討論氣氛下讓人有‘爆滿’的感覺。

年會一開始,由許宗邦會長致歡迎詞,介紹在座的幾位前任總會會長,並悼念我們的‘大家長’廖述宗和林宗光教授﹔接著有副會長的財務報告。

教授會在它三十多年的歷史裡有過二次的‘困境’﹔但是,都在[王萃堂]和[許宗邦]二位會長的‘領航’下安穩地渡過。這二位會長的努力和貢獻,得到大家的肯定和感謝。

第一個節目是[台灣的選舉]。剛逢大家所關心的[台灣]地方選舉結束,[國民黨]大敗帶給大家無比的興奮。適時地這個議題也就引起了大家熱烈討論﹔各自地提出他們不同的看法。

國際媒體對這次[台灣選舉]的結果的報導,都一致認為﹕‘傾中Pro-China’的[國民黨]大敗。但 是,這個地方的選舉 ,‘傾中、反傾中’並不是唯一的‘爭論issue。’

這次執政的[國民黨]大敗的原因很多。它包括‘阿扁政治迫害’、‘食安問題’、‘經濟衰退’還有‘執政不公’等等。總結就是台灣選民對[國民黨]的統治不滿意、不信任。

這個選舉的結果可以說是‘還政於民’﹔台灣選民要終結[國民黨]的統治。這個選舉的結果類似[日本]的‘明治維新’的‘還政天皇,’並終結[德川家康]的‘幕府體制。’台灣人民應有(deserve)一個‘維新’的政體。這是台灣政治領導者不能推脫的責任。

大家對這次選舉的結果感到興奮,看到台灣選民的覺醒﹔但是,我們將如何來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領導台灣人民建立一個台灣人民應得的‘維新’的體制,不負台灣人民所托。

如果不是午餐的時間到了,這個台灣選舉的討論將很難結束。大家用了簡單但營養豐富的便當後,就按照節目,由[郭清江]以‘當執法者違法時...’為題,痛訴他受到[中華民國]政府的政治迫害。[郭清江]的案件很明顯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像[郭清江]的案件,在[中華民國]政府的司法界裡很多,如重大的[陳水扁]的‘貪污案’,還有[謝清志]案件等等。

[中華民國]政府的法院和檢查官是[國民黨]整肅異己的政治工具。愈是愛台灣的人,愈會受到‘政治迫害。’[中華民國]政府的司法,不僅‘結構’的不健全,在‘執行’上更有問題。台灣的知識分子應該認識清楚﹕想在[中華民國]體制裡謀求‘轉型正義,’就是想要‘與虎謀皮。’

在經過一個簡短的休息後,就是三位傑出的年青的‘台美學者’的學術演講。

第一位是The Western University的陳本仁教授。他的題目是[糖尿病的新治療和Proinsulin的 研究報告]。由於聽眾大多是上了年紀的人,對這個題目非常有興趣,專心地傾聽他的研究報告。陳教授並‘買關子’,要知道新的治療法,只能私下傳受。

第二位是Cal Poly的準博士Joyce Jong。她的題目是[明確的農業永續性]。一開始,她就提出 ‘精闢’的見解﹕農業 的發展是人類文明的開始,也是人類的一個大躍進。

她特別地指出,農民最‘愛國家love country’。以[美國]為例,很多的[建國者]都是‘大農場’的主人﹔他們 特別愛 國。她的演講有許多啟發人的論點。在演講會後除了感謝她的精彩演講,也和她一齊討論,為什麼台灣的‘大地主’卻沒有像[美國]的‘大農場主人]有’建國的理念‘﹖為什麼[中國]也是以‘農立國’卻和[美國]這麼不一樣﹖

第三位年青演講者是USC博士研究生Joe Yeh。他的題目是[小雞胚胎皮膚細胞移行的活動影 像研究]。由於 ‘高科 技’的研發,使得‘生物科學家’從‘靜態’的解剖進入‘動態’的細胞移行。看到這些細胞的移行,他的演講引起我很多的思考。我想起了[迦理略Galileo]。因為他改進了‘望遠鏡’而証明了[科本尼克思Copernicus]的理論﹕太陽才是行星運轉的中心。我也想起了[牛頓Newton]的故事。因為他看到蘋果從樹上掉下來,而發現地球吸引力。Joe Yeh和 鐘正明教 授是不是就像是[迦理略]在[天文]或像是[牛頓]在[物理]一樣,在[生物科學]發現新理論。

我看到那麼多的細胞的移行,就像是河川的流沙。我認識到,[生物科學家]所研究的對象是有生命的[生物],我們學理工的工作對象卻是沒有生命的[無生物]。我這麼想,evolutionary biology是不是也和其他 學科, 如[天文]、 [水文]、[氣象]、[地質],很難建立cause-and-effect relations,因為它有又多又複雜的變數。Biological processes是不是也可以考慮為Stochastic and deterministic processes的混合﹖

我的這些想法,就在[陳敬昌]的慫恿下和Joe Yeh和鐘正明教授,在用完晚餐,作了一個簡短 的討論。就這樣結束了 年會第一天的節目。

年會第二天的節目是輕鬆愉快的交遊,但是也是最能表現[教授會]的特殊‘氣質’。

在[蔡文玉]教授的導遊下,十多輛的車隊開往Discovery Lake。大家,三三倆倆,繞著湖邊走了一圈。隨後,我們 就開往Twin Oaks Peak。在這個頂峰,我們欣賞了遠海近山的景觀,但 是也見證了一大片 一大片的‘住宅’,人類 活動所留下的痕跡,取代了青叢的林木。

最後一個節目是在Temecula的Callaway Winery品酒用午餐。當天恰巧是我們的[會長夫人]的XX歲生日。我們 就利用這個午餐來慶祝她的生日。像是一個大家庭,我們讓[會長夫人]過了一個充滿祝福的生日。還有,從[台灣]來接受[人權獎]的[蔡丁貴]教授,也特地趕來參加。我們也就有了難得的機會,聆聽他的2020的遠見。

[教授會]就是和其他[台美人]的社團這麼不一樣,沒有派系,大家像是一家人﹔一群‘先後離開[台灣]﹔[台灣]永遠沒有離開我們’的[台美人]。

南加州分會的年會,就這樣地劃下句點。大家約定在2015年八月的總會年會的遊輪上相見。

作者鄭英松 (註﹕本文的評論和觀點是作者個人的,不代表[北美洲台灣人教授會南加州分會]的立場。)

2015-01-1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