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談談柯文哲

◎ 郭長豐

1999年下半年,面臨即將到來的2000年總統大選,當時的台大外科主任張金堅教授擔任醫界後援會的總召,柯文哲是他的學生。有一天,柯文哲跑到我服務的醫院找我,告訴我張教授希望我們醫院也能成立「扁友會」,這是我第一次認識柯文哲。我當然是義不容辭地接下這個任務,從此也沒有再與柯文哲有接觸。

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後,印象中柯文哲就不曾出現在綠營的造勢活動,只有在昭姿當北社社長時的募款餐會,會收到柯文哲一兩千元的小額捐款,但也從未出席。2008年陳水扁總統卸任立即落難後,我們一路辦活動聲援陳總統,也未見柯文哲的蹤影,那段時間,他應該是專研在台大醫院的白色巨塔內,扮演專職優秀的醫師。

2012年3月,陳總統病情惡化,法務部拒絕保外就醫訴求,昭姿等人發起對陳總統的「特赦連署」,並到處請名人簽署,包括紀政、南方朔與許信良都參與連署。當時柯文哲在醫界已經小有名氣,且因為身為「重症專家」,媒體曝光度很高。昭姿打電話給柯文哲請他同意連署,然而卻被柯P拒絕,他說他主張「公平審判」。通常遇到被拒的情況,昭姿就會請對方去探視陳總統,希望對方去為陳總統打氣。他當下同意,但幾分鐘後,回電給昭姿說,病歷呢?昭姿沒想到柯P以為是要他探監當醫師,順著他心意請致中送陳總統的病歷到台大醫院給他。由於陳總統八年任內都在台大做健康檢查,認真的柯醫師真的去比對前後的病歷,然後告訴昭姿,陳總統身體真的有問題。他同時問了昭姿一句我們從未想過的事:你們怎麼沒有為陳總統組「醫療小組」?昭姿立刻同意,但隨即問柯P,誰要當召集人呢?柯P建議我來擔任,顯然昭姿並不滿意這個建議,隨即問柯P,你的媒體關注度較高,可不可以擔任召集人?據昭姿回顧,柯文哲一口就答應。昭姿問他其他成員呢?柯P對昭姿說,妳去處理就好了,於是2012年4月【陳總統民間醫療小組】就這樣誕生了。

從此,醫療小組每周二晚上都在扁辦開會,柯文哲都會騎腳踏車來開,從不缺席,直到有一天必須與律師談話。2012年8月監察院針對前一年爆發國內首宗的誤植愛滋器官案,通過對柯文哲彈劾,且全案只有他一人受罰。移送公懲會後,更對柯文哲做出「降2級改敘」的懲處。事實上,柯P曾主動將某些資料給昭姿看過,我們都知道他是在替台大醫院揹黑鍋。

2013年1月爆發「教授研究費案」,全國涉案教授數百人,全台大醫院只有柯文哲的辦公室被搜索,而且是兩次。5月10日他被檢調約談,當晚參加扁辦餐會時,他告訴我們,他掉了眼淚,覺得很丟臉,但隨後很堅定的說,不會有下一次了,I will fight back!(我將反擊)。沒有多久以後,醫療小組成員比任何人都早已知道,柯P決定參與台北市長選舉,而且連競選口號都想好了。

一開始,我還很擔心柯P政治素養不足,然而,「318太陽花學運」掀起了「白色的力量」,也掀起了「柯文哲旋風」,柯P不但在初選中逼退民進黨,更在大選中打垮原先大家認為「提名一隻豬或一隻狗」躺著選都會贏的中國黨。選舉過程中,他一再強調「政治並非如此困難,就是重新找回良知,並且做對的事」,還說「從現在開始,由我來重新定義何謂政治人物」。柯文哲認為,整個國家被他激勵起來,他只是做他自己,因為我們社會沒有人敢做自己。他也認為,「做對的事」比「把事做對」來得重要。因為台灣政治環境有太多謊言和虛假。如今,他很自傲的對媒體說:我已實現!

柯文哲在選戰過程中,由於高舉「在野大聯盟」的旗幟,對於「國家定位」模糊不清,一度讓獨派的人很不爽,甚至要杯葛他。醫療小組成員由於跟他長期相處過,了解他的思維,都願意幫他背書,希望獨派,尤其是陳總統的支持者,能夠堅定支持他。

選後的柯文哲市長,不但快速有效率的做他認為「對的事」,拆除忠孝西路的大違建,以及沒用而妨礙市容的陸橋,更進一步對16年來中國黨圖利財團的案件成立「廉政透明委員會」從新檢視,甚至對大財團不假辭色的嗆聲,讓台灣社會掀起一片叫好聲,也讓民進黨新執政的縣市效尤跟進。

許多人曾經質疑的「國家定位」,柯文哲日前接受美國媒體《外交政策》期刊(Foreign Policy)專訪,直接拋出『兩國一制』的主張。這個主張與陳水扁總統所發表「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足堪比擬。相對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提出的「和而不同」,前者清晰明瞭,後者含混不清,無法相提並論。

柯文哲,這位曾經深居白色巨塔內的素人醫師,只因為基於醫師立場而接受邀請參與救援陳水扁總統的醫療人權與健康狀況而被中國黨追殺,進而被逼上梁山參選首都市長,沒想到因而改變了台灣的政治氛圍。絕頂聰明的柯市長,學習能力超強,就像一塊海綿,不斷的吸收新知,並以他的特質讓台北市帶動全台灣的進步。或許有一天,「上醫醫國」這句話將會成為事實。

(2015/02/01郭長豐臉書網誌)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