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綠色會繼續執政,但蔡英文只有一任

◎ 彭百崇

近代史上有兩個影響深遠之政治變革典範,一是1930年代美國羅斯福總統之「新政」,另一是1860年代日本明治天皇之「維新」。這兩個政治變革之所以是新,不在於華麗詞藻之包裝,卻在於揭櫫新的思想,以新的模式改造社會,進而促使國家有新的面貌。1930年代之美國,面臨史上最大之經濟危機,人民不滿於破碎之經濟,1860年代之日本,則是面臨幕府篡權,倒幕派與德川派鬥爭如火如荼,人民望治心切。

2016年之臺灣,1月總統大選的前夕,對於經濟之破碎人民不滿極了、對於政治傾中之篡權人民憤怒極了,這些情境宛如1930年代之美國以及1860年代之日本。如同美國及日本之結果,臺灣人民選擇了蔡英文、唾棄了中國國民黨。而蔡英文在520總統就職演說宣示:要「為年輕人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要「打造台灣經濟發展的新模式」,這種氣勢,蔡英文政府本來有可能是臺灣版之「新政」、臺灣版之「維新」。

美國羅斯福總統之「新政」,不僅揭示思想革命,也在於政治明快,他在就任之「第一個百日」,即回應了美國人要求立刻作為之心切,誠如聞名於世之德裔美國新聞評論家李普曼(Walter Lippmann)之評語:「二月底,我們還是毫無秩序、飽受經濟蕭條重創之烏合之眾。從三月到六月的一百天,我們的國家再充滿秩序,我們的人民對於安全保障、掌握自己的命運,又充滿信心。」自此,對於總統之作為,大家都拿羅斯福總統來做比較:在第一個百日中究竟做了什麼?

反觀蔡英文政府,520之後的第一個月,林全內閣之滿意度僅有四成,520之後的第二個月,蔡英文總統之滿意度僅有56%、下滑了12個百分點、與五月份比較下滑了14個百分點。這還是親綠之民意調查。在現實上,又見勞工團體絕食抗議、資方反嗆拒斥基本工資審議,而出口連17黑、失業率再反升、莘莘學子回堵教育部…。輿論對新內閣評語只有「老、藍、男」。

蔡英文政府漸失民心,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民調已見死亡交叉,同出一轍。

臺灣人民唾棄中國國民黨之執政,係唾棄中國國民黨治理國家之思想理念與典章制度。臺灣人民選擇柯文哲或蔡英文,是要改朝換代、撥亂反正。

過去短短一年,但見:柯文哲在二二八紀念日選擇雙塔腳踏車之旅;對台北巨蛋是拒斥護樹團體之公意、卻放過舊政府之弊而再三密見財團;對郝市府與中山國中聯手整肅蕭曉玲之政治迫害事件一再忽視;而市府內閣之樣貌全然與林全內閣近似。完全暴露柯文哲之施政,沒有思想核心、沒有政黨政治理念、更不懂得台北市民選擇之意志。

過去兩個月之蔡英文政府如是:

第一、治理現代化國家之道,一言蔽之,即落實政黨政治實現國家公義而已。特定政黨有其特定治國理念與黨綱黨章。在大選時,各政黨揭櫫各自之政策理念與政見供人民選擇、同時作為當選之後人民檢驗之依歸。因此,從底層之政治執行面言,政黨政治旨在求取同心同理。古時孔明早知這種道理而揮淚斬馬謖。「老、藍、男」內閣乃犯兵家大忌。民進黨立委對閣員飆罵「這是什麼白痴政策?」、林淑芬召委逃避主持「一例一休」修法會議,只是始浮出冰山之一角。

第二、往上之社會連結層次,這是政黨政治之第二功能,但,並非宣稱新政府不以支持者為考量而與之切割就認為是團結國家、並非組合「老、藍、男」內閣形式就認為是凝聚民心。這是人治思想。恰恰相反,政黨政治之精神,是以其治國理念領導國家、是以其政策方針匯聚共識。早在百年前之日本明治維新即知如此。1860年代日本幕末時期,明治天皇吸納倒幕派大將坂本龍馬,並非只是意在坂本龍馬「脫藩」做個樣版而已,事實上坂本龍馬是第一個提出「日本國」概念的人,且揭示「船中八策」,這「八策」後來成為明治維新之治國綱領。蔡英文政府之「老、藍、男」內閣又如何?

第三、再拉高之思想層次,這是國家總意志之表現,也是政黨政治最重要之內涵。有什麼樣之思想理念,即有什麼樣之國家制度安排與政府政策方針。日本明治維新有福澤諭吉之「脫亞入歐」文明論;美國之「新政」則源於凱因斯之思想革命,雖說羅斯福總統與凱因斯見過面之後,「凱因斯失望地指出羅斯福不懂經濟」、「羅斯福也看凱因斯不順眼,說他不過是個數學家」,可是在經濟大恐慌之下,1933年3月,美國立即成立經濟安全委員會,認定社會安定係振興經濟之重要因素,而後相繼實施《國家工業復興法》、《社會安全法》、《國家勞動關係法》、《公平勞動標準法》。這些治國理念以及制度安排乃源於一種思想革命,翻轉傳統之自由主義,以平等作為手段、透過社會福祉之提昇,得以促使經濟復甦,因而,實施社會安全網、賦予工會協商權、訂定最低工資率,這是振興經濟之重要手段,經濟於是復甦、國家於是繁榮。當今臺灣,經濟依舊低迷、薪資依舊倒退,大學痛苦指數依舊飆升而大學105大限已在眼前,但見「老、藍、男」內閣,只是空喊溝通再溝通、甚而說些彈性化重彈國民黨之老調,無有新的思想內涵與作為。520蔡英文總統就職演說稱:「人民選擇了新總統、新政府,所期待的就是四個字:解決問題。」但問題是,蔡英文政府之思想理念為何?有何新模式來解決問題?又如何「打造一個更好的國家」?更重要的有何別於舊政府?

今年6月,國際貨幣基金(IMF)刊物《金融與發展》(Finance & Development),刊載〈新自由主義:不值錢了?〉(Neoliberalism: Oversold?)一文,國際貨幣基金經濟學家質疑新自由主義信念:「新自由主義議程下某些重要政策的效益似乎被誇大。某些新自由主義政策加劇貧富不均,進而危及永續發展,而非促進成長。」IMF是新自由主義重鎮,IMF內部發出如是聲音,值得蔡英文政府審思。

2016年1月總統大選,蔡英文總統獲得689萬票,比2012年大選增加80萬票,綠色大票倉有600萬票。過去二個月,蔡英文政府揭櫫轉型正義之大旗,人民大聲喝采,綠色選票不會流失,再過四年,綠色仍然會繼續執政。但「老、藍、男」內閣之政治表現,人民顯已按耐不住。臺灣人民是有智慧的,如果政治不明,會另尋新的舵手。2018年可以拿柯文哲作見證。

(作者為民進黨創黨黨員、現任文化大學勞工關係系所教授兼系主任暨所長)

自由廣場》2016-08-01

 

 空心降臨    台灣悲哀 -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