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荒謬的教師節休假鬧劇

行政院解決不了「一例一休」爭議,9月28日教師節只好演出「教師不放假、勞工放假;股匯市開市、營業員加班」的荒謬現象。坦白說,此事對金融業成本的增加、員工被迫加班的影響還算小事,真正讓人憂心者,是政府解決社會爭議問題的能力,及討好選民「派糖政策」對國家長期發展的傷害。看看希臘民主化後的發展軌跡,殷鑒不遠。

今年起國內全面周休二日,原本取消7天國定假日,但新政府上台後對勞工「派糖」,恢復7天國定假日,惟引發企業界反彈,接著各界又為了「二例」還是「一例一休」、加班費計算方式爭執不休;到8月「做6休1」上路前,又發現對媒體、客運、旅遊等特定產業影響過鉅,上路前又緊急喊卡,延後兩個月實施。

勞工休假政策混亂搞不定,也導致9月28日勞工可以休假,但金融市場例外,依此邏輯,到年底前仍有兩個國定假日情況可能雷同。而且政府用了一個「與國際市場接軌」毫無說服力的理由。如果這個理由成立,所有民間習俗的國定假日──從中秋、端午到春節,國外金融市場都照常開市,金融業者豈不都該正常營業?

社會為一例一休還是兩例、做6休1還是更彈性的工時等議題,陷入循環難解的爭執,根源在制定於加工出口區時代,針對工廠裝配線工作型態所訂定的《勞基法》。時隔30年,台灣產業與經濟已由科技產業、知識經濟一路挺進到創新經濟時代,服務業比重早已超越製造業,《勞基法》早就難以通盤適用。偏偏勞動部只願意小修小補,只針對適用責任制條款的行業加以刪減,結果治絲益棼,反而造成勞資關係的對立。

在知識經濟時代,不同產業、甚至不同企業間都有不同的運作方式與企業文化,甚至愈來愈多勞工可「異地工作」,不用進辦公室。我們卻強要以一部《勞基法》作硬性規定,當然會產生許多離譜的情況。例如旅遊業,帶團出國的領隊、導遊,出團天數動輒超過10天,帶完團則可能連續休假5天、7天;現在強制去適應7天一定要休1天,請問實務上能運作嗎?科技產業的作業員,數十年下來形成每班工作12小時,有些是「做2休2」、有些是「做3休2」,確實有其運作上的需要,也非企業要「苛扣」費用。但無論何者,從業人員與公司之間早已形成良好的運作默契。政府這次挑起問題,對勞資雙方都沒好處。

這種例子可以綿延不絕的舉下去:媒體工作,新聞清淡時工作時間短,發生大新聞就無日無夜工作,那有新聞跑一半,「下班時間到了」就離開新聞現場的道理?金融機構帳未結完,豈能拍拍屁股下班,明天再算?再如瓦斯行算零售業,假日可送瓦斯,但上游的瓦斯供應商則是製造業,所以例假日不能上班供應瓦斯,結果是瓦斯行也不會有貨可送。大部分人只要看看周遭人的工作就知道,《勞基法》想一體適用、規範各行各業工作是難以達到,結果只是讓更多企業運作受困,甚至勞工權益都反而可能受損。

國內的產業結構在《勞基法》訂定30年後,早已不復當年面貌,服務業的產值與從業人員比重早已遠超過製造業;甚至製造業中工廠裝配線的工作型態比重亦大幅下降,科技產業比重高、責任制的工程師數量增加;而國際上對勞工保障的規範,也早已朝向放寬、更彈性化的趨勢走。此時政府卻拿一個更僵硬、更無彈性的法規強套在全部產業頭上,窒礙難行、引發負面衝擊,當不意外亦不在話下。

民進黨執政以來,所謂「最會溝通的政府」,其實只是沒有章法、被少數特定團體牽著鼻子走,濫用「派糖政策」的政府,不願意實事求事從根源解決問題。在勞團的強力抗爭中,政府不去解決《勞基法》與經濟現狀的矛盾,卻甘願被抗爭的勞團綁架。政府是否調查過,這些勞團到底能代表多少勞工?遷就少數勞工的利益,反而對企業、經濟,乃至於其他勞工造成多少無謂的傷害?對國家長期發展又造成多大的傷害?

新政府花了3個月的時間,對勞工休假問題不但未能解決,反而製造更多的問題,這種執政心態與能力,讓人擔心!

中時社論 2016/8/19 20:52:18 主筆室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