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梁文韜 : 柯文哲市長配合中共統戰捅出來的國安疑慮

台北與上海的雙城論壇正式展開,這是一個城市間的所謂市政交流,但上海竟然派出統戰部負責人沙海林侵門踏戶,而台北市長柯P則大開中門,欣然接受。試問統戰部的官員如何代表上海市來跟台北市做市政交流?既然來訪的不是負責市政的官員,此種以市政交流為名論壇已經變質,出現名不正則言不順的問題,應該立刻停止。台北市議員雖大部分都杯葛柯P設置的接待宴,但應該更進一步的要求未來停辦已經變調的雙城論壇,民眾更應大力表達不滿。

中共統戰的最終目標

大家不妨想想,如果台北派出台北調查局的官員出席去年的論壇,上海方面會接受嗎?當然不會,正因為中共所建立的是黨國不分的體制,這次他才會派出負責統戰的黨官來台。面對多方質疑,柯P竟然表示統戰在台灣被汙名化;可是,統戰確確實實對台灣不利,根本不需要汙名化。不管是愚昧還是自作聰明,柯P可能是不太了解中共統戰的根本目的及原則。

中共對台灣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達到建國百年之時能完成徹底併吞台灣「地區」的目標。大家不能忽略的是,過去的中共統戰主要是透過間諜滲透及特務破壞之活動來進行。對於實施戒嚴暴政的兩蔣政權而言,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的國民黨政府跟中華民國「淪陷區」的共匪政府勢不兩立。因此,根據這種說法,實施戒嚴的重要目的就是防止「共匪」從內部顛覆國民黨政府,這種合理化當時戒嚴時期暴行的說辭甚至到了馬英九就任中華民國在台北臨時政府總統後仍然沿用,目的是減少人民對國民黨的仇恨。據此,台灣人民在戒嚴暴政時期所承受的痛苦正正就是反統戰所帶來的,統戰對台灣禍害之大還需要汙名化嗎?

中共統戰的最高原則

至於中共統戰的最高原則,就是「不怕你反對,最怕你不接觸」,當年蔣經國反統戰的核心綱領是「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逃難來台的蔣經國明白中共最終目的就是要消滅國民黨及併吞台灣。鄧小平掌權後不斷嘗試說服蔣經國建立正式接觸管道,但深知中共不可信的小蔣曾經對外媒表示跟中共接觸是自殺行為,不會那麼愚蠢去做。不接觸當然就沒有談判,更不用妥協。

後李登輝時代的國民黨犯了一個不會被台灣人民原諒的罪行,就是直接勾結中共併吞台灣。自2005年「連胡會」後,表面上是要反台獨的國民黨人,實際上是要在出賣台灣的同時充當兩岸買辦,充實自己的口袋。他朝一日,到了中共成功併吞台灣之時,這些人不是「賺飽」出走,就是當中共管治台灣的走狗。國民黨人不只已經到了妥協的地步,更是出賣台灣以圖利自己。

大家不可不知,中共對台統戰策略就是以直轄市或省作為單位進行對點統戰,亦即各自針對特定台灣縣市來做統戰。柯P當然不會不知道,只是他錯判情勢。從他說出有足夠抵抗力就不怕細菌的這種話看來,很顯然是不暸解台灣已經是一個貧血及患上癌症的病患,按照多次進出國民黨及民進黨的投機份子許信良提出的大膽西進政策,2000年後的台灣在人才及資金上早已大量失血。

及後馬英九任內,注入各式各樣致癌的中國因素,大量開放並補貼中國旅客來台,排擠其他國家旅客,亦允許中資來台炒作房地,更配合中共經濟併呑而簽署 ECFA,試圖以服貿協議方式以輸入勞工為由引進中國人口,開展人口清洗第一步。中共近年針對公民團體及基層里長的統戰更是大張其鼓,日前有一百多位台北里長在中國公開表明支持中共統一台灣,亦有公民團體大剌剌接受浙江省國台辦之款待。

先例一開,後果堪憂

癌細胞的滋長只會進一步影響身體,如果真有細菌感染,那麼就可能會出現併發症。柯P這次無視對方以市政交流為名,卻赤裸裸來做統戰,正好反映他自己已經被成功統戰了。如果是為了外傳沙海林會帶來對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的贊助,那麼就更是一樁被錢收買的魔鬼交易。更離譜的是,沙海林甚至會被安排至中學出席活動,柯P團隊根本就是在配合中共針對年輕人做統戰,不知輕重。

整起事件凸顯了自由民主的地方跟財大氣粗的獨裁政權在所謂的交流中所處於的劣勢。我們真有需要為了錢而出賣尊嚴嗎?即使世大運真的缺錢,不能到其他國家尋求企業廣告支持?另外,若然當初柯P提出的公務員交流落實的話,中共統戰機關更可直接收編台灣公務員,為其所用。

最令人擔憂的是,柯P作為台北市的領導人每一項舉措都帶有示範作用,這次公然正式接待統戰部官員的先例一開,中共將加速地方滲透,其他縣市如逐一淪陷,公開配合中共統戰,所引發的國安後果實在不堪設想,更使得國安局及調查局的反統戰工作負擔百上加斤。

民報 2016-08-2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