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不認同柯文哲理念 姚立明妻楊芳玲請辭北市法務局長

北市府內閣驚傳異動,台北市法務局長楊芳玲今天已向市長柯文哲遞出辭呈,並發出一封信,表示「若不能認同長官的理念,政務官本應知所進退」;對於楊芳玲請辭一事,台北市議會藍綠議員表示不意外,因為大巨蛋法律攻防戰,從頭到尾都感覺不到法務局的實質策略。

北市府法務局長楊芳玲,同時也是市長柯文哲競選總幹事姚立明的妻子當初接下法務局長一職,還曾遭外界質疑「酬庸」,如今卻因為「不認同長官理念」,主動遞出辭呈,無疑是在市府內閣投下震撼彈。

國民黨籍市議員王鴻薇聽聞該項人事異動後直言,以現在北市府狀況來講完全不感到驚訝,原本楊芳玲曾在議會上說法律部分已準備好開戰,現在大巨蛋案已經不了了之,感覺楊不是怯戰就是已戰敗,回頭看楊當時言論感覺很「膨風」。

王鴻薇也說,柯市府局處首長猶如走馬燈,楊芳玲已經算待得夠久,但大巨蛋已經沒有攻防問題,而是瘋狂鬼打牆,外界完全看不懂北市府要幹麻,每次都用美麗詞彙包裝說要解決,其實只是原地踏步、虛耗時間。

民進黨籍市議員許淑華指出,北市府對於大巨蛋完全沒有策略,從頭到尾都是被遠雄壓著打,北市府一直以為遠雄會巴著想要復工,但假若遠雄決定不玩下去,北市府在法律戰完全站不住腳,勢必要賠常大筆費用、全民買單。

許淑華也認為,明天將開議,顯然大巨蛋議題已經崩盤,而楊芳玲選在開議前離去,顯然會讓北市府騎虎難下,也是修理台北市副市長林欽榮、都發局長林洲民,因為都是他們兩人對外向遠雄放話,但壓力卻一直落在楊芳玲身上,會離去也是可以預期。

2016-09-19

 

柯文哲台北市政府歷來請辭首長:

104年1月9日 信義分局長 李德威
104年1月19日 體育局長 楊忠和
104年8月2日 北捷總經理 孫以濬
104年9月22日 悠遊卡董事長 戴季全
104年10月28日 研考會主委 陳銘薰
105年1月14日 文化局長 倪重華
105年2月1日 副市長 周麗芳
105年4月17日 捷運局長 周禮良
105年6月15日 交通局長 鍾慧諭
105年6月20日 體育局長 洪嘉文
105年9月19 法務局長 楊芳玲

*****************************************************************************

台北市法務局長楊芳玲20日再次補充請辭說明;並強調,即日起她將不再是法務局長。

楊芳玲請辭補充說明全文:

從今天(9月20日)開始,我已經不再是台北市法務局局長。辭職的原因,我已經在給同仁的告別信上簡略說明。在此只補充幾點

首先,我的辭職跟具體個案無關。我是在9月14日(中秋節前一天)就開始寫辭呈,可是因為忙著把公文在放中秋長假前看完,所以到下班前辭呈還沒寫完。9月17日颱風天,我回辦公室繼續完成辭呈,同時也把辦公室裡的私人物品收拾乾淨。9月19日一大早,我先請假,並且請秘書用密件將辭呈送給市長。

我很少請假,更從來不曾無預警地不去上班,為了讓同仁們不要從媒體上才知道我離開的消息,也為了安定大家的心,我寫了封給同仁的告別信。我的秘書仍然期待我回心轉意,一直拖到快下班了才把告別信po上員工專區。

大家都知道柯市長是個非常認真的市長,從急診室轉換跑道到市政府,他把每一件事都當作救命的案件,巴不得在最快的時間內把人救活。所以他每天工作10幾個小時,幾乎全年無休。我則跟許多市民朋友一樣,希望能夠讓「推倒藍綠的高牆」改變成真,願意在專業上助他一臂之力,所以我們在許多案件上都合作愉快。

例如五大案的松菸文創案,原本不是法務局的業務(應屬文化局), 但市長指定我跟蘇秘書長為主談判者,一個月不到,即達成另訂增補協議的共識,讓市府不但收回整層樓,落實文創本意,順利將權利金提高,每年讓市庫增加不少收入。

可是市政如麻,每一件事對市長而言都是新手上路,看起來又都像百廢待舉,心裡的焦急可見一斑。所以,急診室出身的市長立刻發出一連串的指示,整個市府就像救護車出動一樣。

因此也有案件我會跟市長有衝突。以國光客運公司拆遷補償案為例,這也是媒體已經報導過的。同仁發現市長已經指示交通局去跟國光談判拆遷補償費時,同仁問我:市長已經下指示要談判了,交通局都已經編補償金的預算了,我們還要表示法律意見嗎?我告訴同仁:國光一開口就是7億補償金,按契約約定,即使提前終止契約,我們是一毛錢都不必補償,這是國光在簽約時已經明明接受的條款,我們怎能讓市長不明就理地誤觸圖利罪的法網?我們怎能不替市民看緊荷包?

出席市長室晨會時,市長果然大怒:為什麼政策都決定了才說?我也大聲回答:補償的政策決定之前,沒有人知會我們法務局啊!市長問:不補償,國光告我們怎麼辦?我回答:依法依約我們都不應該補償,國光要訴訟是他們的權利。一般私人契約,為了避免訴訟可以互相讓步、進行和解,但我們是政府,管的是人民的錢,不能因為怕訴訟就給補償費。最後市長還是接受了法務局的意見。

更離譜的是,有人故意誤導,我是因大巨蛋案主任仲裁人選出李復甸,被質疑法務局有內鬼,因而辭職。

事實上,依據仲裁法(第九條第一項),本府只負責推舉一位仲裁人,而主任仲裁人的推舉不需要也不應該事先徵求本府的同意或告知本府。這是仲裁制度的設計,目的是讓主任仲裁人不受雙方當事人影響,能公正地進行仲裁。

所以,是李復甸主仲產生後,法務局才被告知。姑不論李主仲跟市長有何恩怨情仇,或曾發表如何之言論,市長不滿乃人之常情。但是,依法本府事前不可以伸手影響主仲的推選,任憑誰來要求,我也會指示同仁遵守法律規定。

我的離職不是跟市長絕交,市府團隊裡有許多仍在認真為市政打拚的夥伴,離開,不是個容易的決定。只是,我覺得我像塊剎車皮,老踩剎車,也該換塊新的了。期待柯P仍能廣納諫言,讓台北市「改變成真」。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