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王立本 : 台灣很需要流浪狗

台灣可不可以沒有流浪狗?這個問題不單單是狗的問題,其實關鍵是有人需要流浪狗去做些甚麼。

先舉個例子吧,日本何以冒國際社會年年的譴責,利潤又極低的情況下非要到遙遠的南極去進行所謂的「科研捕鯨」?好笑的是,今日日本人已經幾乎不吃鯨豚肉了。理由其實很簡單,若日本將捕鯨活動完全停止,那麼日本管理捕鯨的政府單位、所謂的研究機構、以及剩下的捕鯨船隻與設備,就將失去存在的價值。也就是說,捕鯨業還在掙扎的原因在於有些人的飯碗,尤其是公務人員的飯碗將會不保。所以,必須繼續苦撐下去。

同樣的,台灣可以沒有流浪狗嗎?答案恐怕也是否定的。問題不在於台灣到底還有沒有棄養,或者台灣到底有沒有貫徹寵物結紮,而是在於流浪狗的存在實際上滿足了很多人的需要。我們可以試想,若沒有了流浪狗,各縣市動檢所以及六都的動保處還有無存在的意義?各縣市每年編列龐大的預算去支撐收容所,甚至捕捉流浪狗,這些人該怎麼辦?愛心媽媽們的情操可佩,但這些餵養流浪狗的好心人們,若沒了流浪狗,她們又該怎麼辦?在台北街頭時常可以看到一輛小發財載著幾隻狗狗,在捷運站、百貨公司前,向民眾訴說著各種悲慘的狗狗受虐故事,然後博取同情,要大家捐款養狗的這些人,他們又該怎麼辦?

於是乎,一個弔詭的情況出現了:平日為流浪狗工作的,或者表面上奉獻的,竟然都可能是最不希望流浪狗就此於台灣絕跡的人。這次發生在嘉義收容所將大批收容的動物運往台南狗園,因而發生在卡車上悶死47隻的慘劇,就值得讓我的深思:為什麼已經在收容所內的狗,必須越縣市的載來載去,尤其還必須載到台南的私人狗場?是甚麼樣的需要或動機,必須將狗這樣到處展示,好像在流動馬戲團一樣的供人參觀,或者演一齣戲給社會大眾看?

私人狗場,沒狗,或者狗不夠,所以由公家收容所負責分狗?這不應證了筆者上述的,有些人不能沒有流浪狗,沒了,他們的戲就結束了。

台灣的動保在這20年來堪稱蓬勃,社會關注生命的觀念與風氣也已經逐漸建立。所以,一部內容實際上有許多爭議的十二夜,可以創造豐收的票房,搏取多少人的淚水。但是,我們在走過這一條漫長的動保之路後,是不是也該將腳步停下,省思這裡面許多結構性的荒謬與弔詭,讓這個運動內涵的真相攤開,真正讓流浪狗成為歷史,也讓台灣的動保走入下一個新的階段。

王立本 2016年05月09日15:17

台灣可以沒有流浪狗?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