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自由社論》為何連基本盤也鬆動了?

蔡英文總統日前致函天主教教宗方濟各,響應他的「二○一七年世界和平日」文告。信函中提到,「台灣與中國大陸和平交往的四大基本立場: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不在壓力下屈服,不走回對抗老路;期盼兩岸執政黨能放下歷史包袱,展開良性對話。」還重申,「上任時即宣示,我政府將秉持堅定不移的立場,維持台灣民主與台海和平的現狀」;在同一個段落,蔡總統提出兩岸「和平分治」的說法。此一信函與近來談話顯示,蔡總統逐漸偏離「我們要力抗中國的壓力,我們要擺脫對於中國的過度依賴」的黨慶宣示。面對「武統」放話頻頻,更需要力抗中國壓力的今天卻如此低姿態,何以提醒國人的危機意識、敵我意識?

「維持台灣民主與台海和平的現狀」,顯然是「維持現狀」的限縮版解釋。相對於近來中國的「武統」恫嚇,「維持台灣民主與台海和平的現狀」,表態的不外乎是不製造北京所認定的麻煩,所以迴避「維持台灣的獨立現狀」(維獨)。問題是,「武統」氣焰熏天,不先「維持台灣的獨立現狀」,包括軍事防禦力抗中國侵犯台灣主權,並與美日等國戰略協作捍衛區域安全,現有的民主與和平如何維持?中國戰機、航母第一島鏈自由行,美日還比首當其衝的台灣慎重其事。蔡總統言必稱「和平」,中國會因此善意回應變成鴿子嗎?和平固值得追求,但當一中成為和平的潛台詞,還能承諾、善意不變嗎?

「維持現狀」是流體力學,北京認為蔡總統骨子裡是台獨,接近陳水扁2.0。相反的,有些台派看來,中華民國總統避談台灣主權獨立,接近「一中各表」,馬英九2.0。就職演說,蔡總統表示:「我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當選總統,我有責任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和領土」。如此將台灣連結中華民國進而被連結中國,再加上,中國大陸、和平分治等措辭。在光譜上,比較接近「一中各表」,還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不問可知。李扁時代,客觀情勢有順有逆,至少都讓國際感受到台灣的國家意志。如今,客觀情勢轉為有利,正常國家反成難言之隱。偏偏,郝柏村們遭民意淘汰,仍高喊「拒統就是戰爭」 ,何其諷刺。

台灣內外處境特殊,主政者不宜盲目躁進,但也不能消極退避,突破國家發展框限,更需要穩健創新行動。半年多來,「維持現狀」止住了前朝的終統暴衝,但也明顯沒有增加「拒統維獨」的力道,遑論關鍵職務採取藍調人事布局,難怪馬英九嘲諷是維持他的現狀。儘管如此,北京依舊持續壓力測試,從縮減觀光客、重啟金錢外交,到武統心理戰,咄咄逼人。道理很簡單,愈是對北京承諾、善意,北京愈是得寸進尺,非得要讓本土政權無法向國家正常化跨進一步不可。外來政權,終極統一勇往直前;本土政權,國家正常化故步自封。除非杜絕外來政黨班師回朝,如此輪替下去伊於胡底?

半年多來,改革進步議題庸人自擾,活絡產經、改善民生缺乏有感成績,國家總目標像打躲避球。民調一路盤跌,顯示連基本盤也鬆動了。改革進步議題,涉及內部資源的分配,或者抽象的人權價值,固為正常國家所當追求。但以台灣的特殊性來看,它們畢竟是正常國家的內部裝潢,而非奠基工程。缺乏奠基工程,不論裡裡外外多麼亮麗,一旦「地動山搖」便可能東倒西歪。對內對外,蔡總統一直沒有利用機會把「台灣總統+二三五○萬人共同體」等「自成一國」的台灣意象具體傳達,反而以「中國大陸、和平分治、放下歷史包袱」等曖昧聯想展示於國際兩岸,尤其從「台灣總統、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的地緣政治新地貌觀之,實屬過度以「事大主義」作繭自縛,稍乏開創新局的突圍氣勢。

2017-01-26

 

總統致函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
響應教宗「2017年世界和平日」文告

公布日期 中華民國106年01月20日

總統致教宗函內容全文如下:

教宗聖座:

  聖座於2017年元旦發表世界和平日文告,以「非暴力:一種締造『和平』的政治風格」為題,籲請各國裁軍、停止使用核武,殷盼從個人到國家,皆能秉持愛與非暴力之信念,攜手化解當前人類面臨的危機,包括區域衝突、恐怖主義、移民問題與環境破壞等。文告微言大義,鞭辟入裡,本人深感敬佩與贊同。

  聖座強調,「非暴力」並非天主教所專屬,而是許多宗教之傳統,旨哉斯言,影響我國文化至深的儒家與佛學,也都推崇類似理念。例如孔子描述的古之君子,「有不善則以忠化之,侵暴則以仁固之,何持劍乎?」展現以仁愛取代暴力的風範;佛學則主張「一念善生,諸惡消滅」,只要心存善念,世上許多人禍均可避免。

  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也曾歷經零和對抗的階段,期間造成的區域緊張、人心惶惶,對比現今兩岸人民都能因為和平分治而安居樂業、互動交流,讓人更加珍視這得來不易的繁榮穩定。因此,本人2016年5月上任時即宣示,我政府將秉持堅定不移的立場,維持台灣民主與台海和平的現狀。

  本人於2016年10月我國國慶演說時也再次強調,「維持現狀」更積極的意義,是在深化民主機制的基礎上,以更前瞻積極的作為,推動兩岸建設性的交流與對話,進而建構可長可久的兩岸和平穩定關係。

  而維繫和平需要充分的善意與溝通,本人過去從政期間,長年參與兩岸談判事務,深信兵戎相見絕對無法解決問題,故提出台灣與中國大陸和平交往的四大基本立場:「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不在壓力下屈服,不走回對抗老路」,期盼兩岸執政黨能放下歷史包袱,展開良性對話。

  此外,聖座援引耶穌行跡,闡釋非暴力的積極意義,本人至為認同,非暴力絕非畏懼或妥協。聖經囑咐門徒以身作則,成為世上的光和鹽,而中華民國是亞洲的民主燈塔,期盼我國憲法所保障人民的居住遷徙、信仰、人身等自由,能光大嘉惠更多世人,使其免於生活在各種來自政治、宗教的壓迫與恐懼當中。

  深化民主機制的另一意義,是藉由改善制度來濟弱扶傾。聖座慈心關切的婦幼、移民、社經地位弱勢者,經常是最容易遭受暴力對待的族群。本人上任後,聆聽遭逢不幸的受難家屬心聲,啟動司法改革,並針對老弱婦孺最切身的托育、長照、婦幼安全等問題,提出「社區照顧」、「治安維護」、「安心住宅」、「食品安全」、「年金永續」等五大社會安定計畫。

  教廷與中華民國建交近75載,雙方互動良好、合作頻繁,深厚邦誼奠基於共享的民主、自由與人權等普世價值,並日益茁壯。2016年9月本人曾指請陳副總統建仁代表我國參加德勒莎修女封聖大典,當面向 聖座轉達來自中華民國政府與教友的問候,獲得 聖座親切回應,謹再致謝忱。

  中華民國長期響應教廷的人道救援呼籲,援助在約旦及伊拉克北部的難民、濟助西非伊波拉疫情災民,並賑助義大利、尼泊爾、日本與厄瓜多等震災災民。未來中華民國仍會堅定與教廷站在同一陣線,並協助天主教會在世界各地的福傳與牧靈工作。

  欣聞 聖座手諭、教廷籌設的「促進整合人道發展部」已於2017年元旦開始運作,聖座並將親自督導其中的移民與難民援助。而中華民國為表達對新住民之感謝,已將12月18日聯合國「國際移民日」訂為我國移民節,並推動新南向政策,強化與東南亞、南亞、紐澳各國的文化及人才交流。

  我國未來也將訂立專法,並已先修改國籍法,俾讓外國人才更容易留在台灣;我教育部更擬於2018年課綱中增加7種東南亞語言,以促進新住民融入台灣社會。面對全球化的浪潮,台灣會繼續敞開國門,將移民視為我們的一份子,享受多元文化與經濟交流帶來的正面效益。

  聖座在文告中特別提到,婦女常是非暴力行動的領頭羊,本人有幸成為華人世界首位民選女性總統,也將時以 聖座之良言自我惕勵,期能為台灣人民創造福祉,為兩岸和平締造新局。

  最後,衷心盼望 聖座之和平日文告,能讓世人就暴力對和平造成的傷害有所省思與警惕。本人深信,聖座的無私奉獻與慈愛寬懷,必能有助人類消弭暴力,引領世界邁向和平正義。

  謹向 聖座申致最崇高之敬意,並祝
聖躬康泰
教運昌隆

蔡英文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