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農會選舉難翻盤 原來是民進黨內亂

財訊雙週刊 第 523 期 作者:李方舟 2017-02-22

2月19日,全國鄉鎮市農會會員代表選舉,選前放話要拿下三分之一席次的民進黨,慘敗收場;雲林縣前縣長張榮味家族掌控的農會系統,大獲全勝。這場買票傳聞滿天飛的選舉,不但凸顯出現行農會選舉辦法亟待改革,更暴露出民進黨內的派系衝突。

去年3月底,民進黨中常會通過成立「農會與農田水利會小組」,由立委陳明文擔任小組召集人,負責農會及水利會選舉的操盤與布局。從日前的選舉結果來看,民進黨未來要掌握全國農會,幾乎是天方夜譚。

陳明文操盤近一年
但,輸得一敗塗地

被黨內視為最熟悉地方派系及農漁會選舉運作的陳明文,原本可藉操盤此次農會選舉,一掃去年角逐立法院龍頭失利的挫敗,重振雄風。不過,隨著選舉過後所引發的效應和後坐力,恐怕不是同時身兼民進黨「2018年選舉對策委員會」召集人的陳明文,可以招架得住;而當年陳明文重要幕僚的現任民進黨祕書長洪耀福,同樣要面臨黨內檢討。

農會是一個以會員制所構成的組織,但又不是一般民間社團繳錢就可以加入,必須具備農民及相關資格。早期威權時代,間接選舉是掌權的執政者控制選舉經常使用的手段,農會選舉也一樣,這套選舉方式為地方派系長期把持,形成一個穩固的系統。也由於農會由地方派系掌控,以往與國民黨維持脣齒相依的平行關係。

即使後來民主化之後,選舉方式可從來沒有改變過,使得農會系統始終都是一個封閉的體系,這也就是為什麼當過雲林縣長的民進黨立委蘇治芬,窮盡了一切的努力,終於可以在政治上,也就是一般選舉,幾乎讓張榮味無法在雲林縣立足,但在農會選舉時,卻絲毫討不到便宜的緣故。

民進黨在去年(2016)完全執政,不再如首度執政時,受制於立法院朝小野大,無法對農會選舉方式下手改革,蘇治芬立刻提出「農改三法」,一方面將水利會從公法人改為政府機關,另一方面則將農會選舉從間接選舉改為會員直接選舉。

前者控制水權,早年已有改為政府機關的呼聲,後因凍省而作罷;後者掌握土地,政府各種委辦事項目前均交給農會,等於就交給地方派系,若改變農會的結構,給青年農民有機會可以投身農會並進行農村改造,才能將民進黨在總統大選提出的新農業政策,落實到基層農村,翻轉農村的生態結構,不再受制於地方派系或特定的政治勢力。

地方人士分析,直接或間接選舉,各有利弊。原則上,地方山頭勢力仍左右農會選舉,若派系組織為綠營的政治力所用,民進黨才有介入空間,否則仍聽命於非藍非綠的山頭勢力,這也是直選派的主張,透過基層扳倒派系。

蘇治芬想修農改三法
但,硬是被擱置了!

熟悉農會的人士指出,對蘇治芬而言,農會選舉改直選,或許只是她和張榮味的個人戰爭,但對民進黨而言,卻具有戰略高度。剷除張榮味,意味著斬斷以往藉由張系與地方派系及山頭勢力的連結,其中也包含所謂的國民黨本土派。

修不修法的背後,也隱含對於農會改選的不同戰略思考。主張直選的人認為應採取正面對決;但對直選有質疑的,則認為民進黨對農漁會的影響力有限,農漁會選舉不應視為零和遊戲,應該因地制宜,有的可以和當權派合作,有的則是找反對派結盟,或有的認為這次先下場試水溫,以時間換取空間,再從長計議。

只不過,修法派的主張,卻在民進黨「農會與農田水利會小組」中受阻,據了解,最大的反對意見便是來自陳明文。

由於當時黨內有人想插手瑠公及七星水利會的改選,為此,陳明文以水利會改官派茲事體大為由,將農改三法擱置不處理,此舉令出身農村陣線的黨內不分區立委蔡培慧大感不滿,蘇治芬氣到退出小組運作。

黨內最終對於如何因應農會選舉,便鮮少再提,回到間接選舉的格局之下,以往被張榮味系統把持的全國農會系統,從理監事、理事長到總幹事,三位一體綁在一起,民進黨根本難有介入的空間。

「最大的問題出在內鬥」,黨內人士說,既沒有天時,也無地利,人和也蕩然無存,去年台北農產公司改選時,問題便已浮現。

張榮味長期把持
但,民進黨內鬥不戰先敗

就本質上,台北農產公司也是農會改選的一環,熟悉農業體系的人士指出,台北農產公司的23席董事中,官股11席(農委會5席,台北市政府6席),泛民股12席,一般來說,2席的青果社和4席的販運商,不會跟官方打對台,要策動其中一兩席並不困難,便可直接選董事長及總經理。

問題是,在去年台北農產公司改選時,起先民進黨政府與台北市政府合作,擬推派新系成員的民進黨祕書處主任蔣玉麟出任總經理,最後卻鎩羽而歸。

當時就有人直指,綠營有人不想讓新潮流的人當選,這個矛盾關係,張系看在眼裡,後來張派離間,導致綠營和北市府的合作生變。農委會與北市府一連串失策,民進黨卻束手無策,任由事態愈演愈烈。

在這場台北農產公司改選,身為農會小組召集人的陳明文,面對的是實質掌握農產公司的張榮味,陳明文過去與張榮味頗有交情,兩人關係曾被黨內人士質疑,陳明文如何在政黨利益和地方政治邏輯之間取得平衡,就變得極為尷尬。

只不過,黨內並未記取台北農產公司改選失利的教訓,在距離選舉一個禮拜前,黨內高層放話要拿下全國農會三分之一席次,並直指高雄市長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是關鍵,聽在熟悉農會選舉的人耳裡,直說「內行人講外行話」。

「這是明知會輸,先把責任往外推的政治鬥爭手法」,黨政高層表示,幾個月來,農會小組根本就沒開什麼會,若黨內真的重視農會改選,不是應該定期向中常會回報,黨內怎會毫無動靜,連個選舉會報都不用開?

熟悉農業生態的人士說,中華民國農會不僅掌控台北農產公司過半董事席次,能夠影響的層面包括農業金庫、農訓協會、中央畜產會、雜糧基金會、豐年社等農委會法人組織,中華民國農會在合作金庫也有董監事席次,在合作金庫金控公司也有常董席次,連不同於一般產銷通路的台灣農業合作社聯合社,也在勢力版圖內,重要性不言可喻。 接下來,民進黨如何收拾這盤已失先機的棋局?不妨繼續看下去⋯⋯。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