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懷念笨湖先生

很多很多年以前,每天晚上八點檔連續劇結束時,笨湖先生就會出現,針對當天的劇情給予評論,那是我第一次認識他。當時,我被他的文學素養,說書能力與人生體會深深吸引,甚至,每天只等著他那短短五分鐘的講評。

「台灣心聲」節目開播時,我擔任北社副社長,經常接受笨湖先生的邀請,多次到高雄上節目。在那個還沒有高鐵的時代,我只能搭乘第二天早上的飛機回台北上班。但是,我從來沒有拒絕他的邀請,因為我感到非常光榮。

陳總統卸任後被政治追殺,當時所謂的親綠媒體,對扁案不是避而不談,就是隨藍營起舞,尤其是初期。陳總統在獄中被凌虐而致重病,2012年春天,我們成立了民間醫療小組,企圖搶救陳總統保外就醫。期間,每天晚上的「笨湖開講」節目,醫療小組成員屢屢獲邀,或是親上節目或是電話連線。這個節目當時幾乎都是以救扁為主題,後來甚至還在棚內架設了一個陳總統所處的一點多坪鐵籠。這個活動式的黑牢,在我們到處為陳總統的困境發聲,為輔選一邊一國成員站台時,就跟著出現在全國各地,許多台灣鄉親目睹後深受震撼,流下痛苦疼惜的眼淚。

2012年9月12日,在缺乏妥善的醫療照顧下,又被灌水兩千西西,拖延了將近整整一天後,陳總統被緊急送往署桃戒護就醫。與我們有交情的署桃徐副院長,通知了郭長豐醫師。我們從台北趕往桃園時,我特地打了電話給笨湖先生,將這個訊息直接送到節目現場,告訴全國陳總統的支持者,馬政府如此對待我們的台灣總統。我選擇笨湖先生,因為我確信他是真心全力搶救陳總統。後來,笨湖先生與我們最常見面的場合,就是為一邊一國連線成員站台輔選的時候。

當金恆煒校長告訴我,笨湖先生罹患了癌症,我第一個想法是接他到我服務的醫院來就醫,如同當年照顧金校長一樣。但是,他的女婿是醫師,而他也在國立醫學中心接受治療,無論地緣便利性或是醫師技術能力,都是我們所信任的頂尖醫療環境,我知道也相信所有人都盡全力了。

笨湖先生離開了,將會有很長很長的時間,沒有人可以取代他。他的本土政治論述,他的文學寫作天份,他的說書講道能力,他那份自信與氣勢,曾經吸引很多人,說服很多人。如今,他曾經壯碩的身影,他自信的笑容與言論,會永遠住在我們心裡,那不僅是觀眾聽眾對表演者演講者的思念與認同,更是同志戰友之間同心與同命的連結。

陳昭姿 一邊一國行動聯盟理事長,民間醫療小組發言人
郭長豐 一邊一國行動聯盟秘書長,民間醫療小組成員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