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凱達格蘭基金會晚宴醫療行程的歷史記實

◎高雄長庚醫院名譽副院長 陳順勝醫師

昨天度過最長的一天,清晨四點起來,七點半全院演講,下午4點45分抵達左營高鐵站,路邊停滿SNG車,記者很多,比去年還多,我先請台北站接車的人預作準備。5點5分阿扁總統在外傭照顧攙扶下抵達會合,坐5點15分高鐵。

從他的計程烏頭車下車到上高鐵,記者群一路擁擠跟拍,阿扁總統心情凝重,表情默然與不悅,不發一語,當然不回應記者的詢問,我替他婉轉回應,總統不能接受採訪,請大家諒解。

感謝高鐵維安與警衛安排,電梯直接上車,位置安排方便到七車衛生設備。車上阿扁總統對一群媒體群集跟蹤很不以為然,因為他們影響到其他旅客與車廂的安寧,我與高鐵工作人員請他們回座。

高鐵上,阿扁顯得疲累、心情不開朗,我讓他先休息,閉目養神。我怕餐會有情況,準備壽司先用簡餐點心,總統說他吃不下,早上接到中監對於參加餐會的「五不公文」,非常生氣,情緒低落,中午又沒心情吃飯,我說晚上一定要進場進食。

阿扁總統心情不開,先讓他休息,過台中後問他,他說臨機應變,要出埸講話或用錄影播出他都有準備,看協調與現場應變,我同意這次明顕是矯正署與邱太三的決定,當然有更高層脫不了關係。

星期三上午居家治療神經行為測試與訓練時,神經心理師與我就聽過他已一再修改多次的講稿。從四月底,我每天保留他心情變化的紀錄,從五月七日起,連續接到兩封快寄的公文,他心情起了重大變化,特別昨天原來是同意餐會講謝詞的,無奈開會後還得請示,拖到今早(5/19)十點半才措手不及公布「五不」。

這兩天開始氣憤、激動、憂鬱與輕生,我非常擔心他的「鄭南榕慷慨赴義」的情結。這當中有不少居中的協調,我留記錄,但無法透露,留待將來必要時再解密。

隨著心情變化,他也一再修飾他的講稿,最後在車上定稿時,我看到他的定稿。我聯絡民間醫療小組發言人昭姿,請她與司儀應變,一切以安定陳總統的情緒為優先。

我們6:54到台北站,到典華應該是7:30前,高鐵上總統告訴我與柯總召協調後,會直接入埸用餐,中午到現在未用餐,我準備日本壽司他說吃不下。

到典華,總統與柯建銘總召私下交換意見,應該已敲定今晚餐會方式,由柯總召與我左右攙扶總統入場用餐。他中午沒吃,沒有心情吃飯,所以進場吃個飯,然後播放完錄影向來賓握手致意就離去。

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募款感恩餐會,由彭文正教授與陳亭妃立委主持,會場有200桌,兩千多人參加,加上眾多媒體出現,把會場即得水洩不通,但維安做得不錯,以維護阿扁總統的安全與健康為唯一考慮。

阿扁總統感受支持者的熱情,開始面露笑容,席上也會自我解嘲,與適度地表示禮節,維持禮儀。播放錄影時,從表情與雙手的抖動,仍可感受心情的波動起伏,當談到三大感謝時不忘向呂副總統補充重點。很可惜整個情境因為矯正單位的干預,沒法做完整的觀察測試,特別很重要的登台講話的前後反應。

雖違反法務部「五不」原則之一,進入會場,但仍遵守其他四個不的原則。五「不」當中的第一個「不進場」,是為了防止四個不「不上台、不演講、不談政治、不受訪」;雖進場吃飯,沒上台也沒演講、沒談政治也沒受訪,竭盡克制,協調溝通到極限,雙方有所退讓。

http://www.appledaily.com.tw/…/20…/1122337/扁出席餐會%E3%80%80柯建銘:已溝通到極限雙方有所退讓

昨晚餐會後,我要留台北開神經學會,總統心情不好加上旅途勞累,我不放心回去他的15樓家中,囑致中安排會留一晚再回去高雄,最後我送他先離去,他停留不到1.5小時。

晚上十點多回到飯店,接到助理的Line通知,5/22 星期一早上7:30,已依我的指示聯絡好開醫療團隊會議,我將向高雄長庚醫院阿扁總統醫療團隊報告此行的觀察,及情勢變化對阿扁總統健康的影響,也會對治療對策有所因應。

2017-05-25

 

2017.05.25【政經看民視】 https://youtu.be/qV_Fs1vA590

中監要求換醫院 陳順勝退出醫療小組 阿扁激動慰留
陳順勝:中監強迫換醫院干涉醫療 要斷阿扁醫療資源?
林冠妙/台北報導 2017-05-25 12:42

前總統陳水扁日前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餐會,台中監獄昨晚發函指違反「不進入會場」及「不談政治」兩規範,又點名醫療團隊醫師未嚴守醫療專業發言,要求在六月底前另找醫學中心就診,提出診斷證明,以辦理後續展延保外就醫作業,對此,醫療小組副召集人、主治醫師陳順勝批評,這是要阿扁換醫院、換醫師,嚴重干涉醫療、違反監獄行刑法,想斬斷阿扁的醫療資源。

據本報獨家取得中監致陳水扁公文指出,519餐會,陳水扁進入會場及談話內容具政治批判意味,要求檢討改進,且當晚因受推擠差點跌倒,顯見相關醫療準備不足,外界屢對醫療團隊醫師未嚴守醫療專業的發言,甚至鼓勵他以違反規定方式接受其所謂社區職能治療活動等有所批評,要求在六月底前,增加提出在原醫療團隊以外的其他醫學中心就診、檢查診斷證明書,以利辦理後續展延保外醫治作業。

陳順勝:中監違反受刑人自費延醫規定 要斷扁醫療資源?

對此,陳順勝接受《民報》訪問時認為,台中監獄就是要陳水扁換醫院、換醫師的意思,批評中監或更高層已嚴重干涉醫療,不尊重專業指三道四,且違反《監獄行刑法》第57條之精神:「罹疾病之受刑人請求自費延醫診治時,監獄長官應予許可」,並質疑「他們就是要砍斷阿扁總統的醫療資源,心腸很壞,很可惡!」。

陳順勝提及他和陳水扁的委任關係,緣於2012年9月17日,在立委安排下他去探望阿扁,他看完後就表明,阿扁一定要到醫學中心治療,於是和署桃達成協議,轉至台北榮總,北榮在阿扁的要求之下,他可以跨區醫療自由會診阿扁,後來轉到台中培德監獄後,就不讓他去看阿扁了,他主張《監獄行刑法》第57條,受刑人得自費找醫生,典獄長不能拒絕,他就是用這條規定自費延醫身份繼續去看阿扁。

陳昭姿:破壞互信醫病關係逼走陳順勝 是救人?殺人?

陳順勝說,阿扁保外就醫後,拜託他為自己看病,因當時他在高雄長庚醫院服務,必須獲得院方和主管的同意,於是高雄市長陳菊致電長庚院長,拜託長庚醫院照顧阿扁,陳菊和院長都再打電話給他,拜託他組成醫療團隊,他就開始為阿扁看病,這是醫療小組成立的過程和背景,所有的意見都是醫療小組討論的。

他強調,他寫的醫療報告、他做的事情,中監如果不服,應該自行另外找一家醫學中心去鑑定,而不是叫阿扁自己再去找一個醫生,這在技術上和醫學倫理上絕對都說不過去,阿扁已經有自費找一個醫生看病開證明了,「你們不服的話,公機構應該要另外去安排,為他看病,重新複檢」,一般的程序是這樣,但現在竟然要扁自己去找,這樣說不過去。

「中監或其他高層,看來很沈不住氣」,陳順勝表示,中監公文內容涉及批評醫生和醫療,顯得意氣用事,醫療好或壞,有沒有問題,那是衛福部的職權,若牽涉倫理問題,衛福部下有醫學倫理委員會,和法務部有什麼關係?怎麼可以批評醫療對不對、有沒有合乎倫理?那不是中監和法務部在管的。

阿扁激動慰留:沒有陳順勝,醫療就沒人照顧陪伴了

陳順勝透露,既然要換醫學中心、換醫師,他已向阿扁請辭主治醫師並退出醫療小組,請阿扁重新考慮,但醫療小組全體成員在努力慰留中,民間醫療小組發言人陳昭姿強調,這個小組不只是工作而已,「我們面臨對抗的不是只有病魔,還有政魔,我們是革命夥伴,是無人可比的超級特殊團隊,缺一不可」。

陳昭姿痛批,強迫換醫師或要求重複看病,破壞既有良好互信的醫病關係,增加病人個資、時間、心力和溝通等困擾,花數倍精力去看病就醫,個資隱私更加危險,時間心力耗費無法想像,既然定位為政治問題,政治打壓醫療,豈非讓阿扁曝露在更危險更無助的情境?如果中監逼走陳順勝,堅持換醫師,「請問矯正署中監是救人,還是殺人?」。

據了解,阿扁聽到陳順勝要請辭,非常激動,拜託陳順勝留下,如果陳順勝不做他的主治醫師,他就沒有醫師了,因為陳順勝是他現在唯一的主治醫師,沒有陳順勝,就沒有人可以在醫療上照顧他、陪伴他了。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