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阿扁總統的醫療我們不會放棄

◎高雄長庚醫院名譽副院長 陳順勝醫師

經阿扁總統的慰留與堅持,我鄭重宣布阿扁的醫療我們不會放棄!

昨天(5/26)下午是阿扁總統每月固定回高雄長庚醫院門診日。這行程經過我們醫療小組會議討論定案,早在四月底送給中監的病情評估表內,做為治療計劃附錄審核通過。他們沒意見,我們就依計畫實施。很重要的是,依病患自主權阿扁總統對治療計劃已有共識,由他交給中監無異議,表示三方同意,按表操課。

我們依阿扁總統希望,把社區職能治療集中放在行程底下說明。在社區職能治療註明5/19在醫療小組陪同下參加凱達格蘭基金會餐會,這行程已在網路上被披露。

阿扁總統與我們都認為這樣已完成法務部要求的「申請」手續,過去幾個月來也都是如此,安然無事。519之前他們突然電話要求阿扁總統提出「申請」。阿扁總統認為要求沒「恆定性」,情緒被激化堅持拒絕,然後被連下兩份威脅口吻的公文,惡化僵局。後經多方協調,過程將來非得必要再解密。

事後法務部透過中監公文指名我跟總統說不必申請,未嚴守醫療專業發言公然毀謗我!法務部簽公文指定要前總統換醫院、換醫師,嚴重干涉醫療、病患自主權、違反監獄行刑法第57條,目的想斬斷阿扁的醫療資源。等於以官威命令阿扁總統換醫院、換醫師。

申請人是陳總統,您們沒能力處理。柿子撿軟的吃,竟然只會欺負醫師。我替保外就醫的前總統看病,開疾病診斷書是我的責任,法務部要直接干預個案,自己負責裁量,沒必要沉不住氣遷怒醫師。

聯合國受刑人醫學倫理規範,要我們秉持公平正義原則,獨立行使醫療。世界醫師協會日內瓦宣言也就是醫師誓詞,要我們執行醫療不受政治脅迫壓力的影響。正如誓言所揭示的:「我將不會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權和公民自由,即使受到威脅。」

昨天來診,我們照常依以往在醫院維安程序與動線,兩個半小時會診,兩位職能治療師評估治療一小時,兩位副教授級以上神經內科醫師、一位神經行為心理師、與一位精神科教授在旁臨床觀察,之後一小時進行會談與檢查,及半小時其他科的會診。

我們給阿扁總統安排的職能治療盡量生動與生活化,由職能治療師負責。而社區職能治療針對他的專才安排,按部就班,而且都有事後評估。其實國內外幾乎找不到對卸任總統這種經驗,若以政治凌駕專業來審核,會是國際笑話!

醫療小組一位副教授級主治醫師告訴我;在公共場合,阿扁把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而臨床上不好的一面是我們不能說的,這對阿扁總統很不利。我認為大家會相信我們,現在看來政治人物在公部門不合其意時,寧可應用其公權力公開示疑。

阿扁總統有種親和的魅力,在醫護過程醫護人員會以為他服務為喜樂,與他合影為榮。但這些看在反對或打壓他的人眼裡很刺目。所以幾位好友勸我接阿扁總統本來就不是好差事,您把他醫好不但他要重新入監再受苦,您也會有事,整個系統不是要您玩真的。但我認為這是我當醫師的職責。2012年9月17日,在立委安排下去探望阿扁,看完後就和署桃達成協議到醫學中心治療,轉至台北榮總。在阿扁的要求之下,可以跨區醫療會診阿扁。後來轉到台中培德監獄後,主張《監獄行刑法》第57條,受刑人得自費延醫,長官應予許可,繼續看阿扁。

保外就醫後,高雄市長陳菊整合下,門診委由長庚醫院照顧,若有必要住院時,由高醫大負責。我當主治醫師組成醫療團隊,所有的意見都是醫療小組討論的。如此分工,院長召集,我是副召集人對外代表醫療小組。遷怒我有什麼用?

以下為2006年5月世界醫學協會(或譯:世界醫學學會)第173回理事會修正直譯版本:「當我成為醫學界的一員,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我將會給予我的師長應有的尊敬和感謝。我將會憑著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我的職業。我的病人的健康應是我最先考慮的。我將尊重所寄託給我的秘密,即使是在病人死去之後。我將會盡我的全部力量,維護醫學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我的同僚將會是我的兄弟姐妹。我將不容許年齡、疾病或殘疾、信仰、民族、性別、國籍、政見、人種、性取向、社會地位或其他因素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我的病人之間。我將會保持對人類生命的最大尊重。我將不會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權和公民自由,即使受到威脅。我鄭重地做出這些承諾,自主的和以我的人格保證。」

https://www.facebook.com/neuron.chen/media_set?set=a.1299158306766589.1073743145.100000172972773&type=3

2017-05-27

 

阿扁赴音樂會醫療團名單曝光 陳順勝:陣容堅強可公評
民報 林冠妙/台北報導 2017-06-05 18:29

陳順勝接受《民報》訪問時表示,明天陪同出席的醫療團隊共有六位醫師,陣容堅強且特別,名單如下:

陳順勝:醫療小組召集人長庚大學神經學退休教授丶醫學博士丶美國神經學會FANA神經內科專科醫師丶精神科專科醫師丶職業醫學專科醫師、高雄長庚醫院顧問級主治醫師丶名譽副院長;

陳思帆:高雄長庚醫院神經內科神經行為心理師、神經行為心理碩士丶教育學碩士、長期負責陳總統神經行為與認知治療;

蘇翠玲:高雄長庚醫院復健科物理治療師、長期負責陳總統物理治療(主治醫師廖美雲)註:復健師與復健科醫師是成對照顧的,但廖醫師不能參加。

王文志:高雄長庚醫院專員、精神科職能治療師、專門領域社區職能治療、醫院新聞聯絡人;

謝臥龍:高雄師範大學敎授、辛辛那提大學敎育博士、過去兩年負責陳總統教育學習能力之評估與訓練諮詢;

駱慧文:高雄醫學大學通識中心教授、辛辛那提大學敎育心理博士、專門領域心理諮商、負責陳總統心理諮商諮詢;

陳順勝指出,明天陪同出席的醫療團隊完全涵蓋社區職能治療專業需要,「在台灣,醫學中心要排得出這陣杖不太可能,阿扁總統級的治療是超越醫學,涵蓋身心靈的治療,甚至包括口述歷史」,他說,公布名單就是要讓外界公評,醫療團隊的專業水準,讓中監不要再說三道四。

針對中監回函提醒,陳順勝強調,阿扁總統5月19日那天沒有跌倒,「難道要我開order『不准推擠』?」,他批評,當時在中監時,安排9位受刑人「阿扁的同學」輪班照顧,都顧到跌倒骨頭斷裂,而且還沒診斷出來,當成感染在醫治,打了抗生素,「可能不會看X光」,後來是趙建銘發現,中監自己不檢討,還質疑他們?至少這麼推擠沒有跌倒,「我們不可能讓阿扁總統跌倒」。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