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中監行文要扁外出須申請 醫界人士批侵犯人權

台中監獄行文前總統陳水扁,要求離開「處所」須事前申請,並要扁改換其他醫學中心診療。人權醫師、民報創辦人陳永興今在記者會上痛批,台中監獄侵犯醫療人權與專業尊嚴,要求必須撤換中監典獄長,法務部長邱太三出面道歉。

「這是天大的笑話!」陳永興表示,台中監獄憑什麼去質疑扁醫療小組副召集人陳順勝,用非醫療專業去批評最好的精神科醫師,中監不僅違反法律專業,更破壞了陳水扁的醫病關係。

陳永興指出,台中監獄用燈光以24小時持續不斷照射虐待陳水扁,阿扁不只有精神問題,手會一直抖是因大腦細胞受損,出門還要戴著尿袋,中監竟膽敢侵害醫療人權,不然中監派一個官方醫療小組。

陳永興更痛批總統蔡英文,「做一個總統你不懂什麼是正確嗎!」大多數人認同支持的事還是要做,「你不想放他,就不要講藉口」,明知陳水扁被虐待,卻什麼事都要等社會沒對立,那什麼事都不用做了。

扁醫療小組副召集人陳順勝說,他自己與陳水扁是醫師與病人的委任關係,自扁保外就醫以來,法務單位從未聯絡過主動關心陳水扁病情,中監近日發這樣的公文很奇怪,看起來不像傳統事務官所寫,連粗魯的字眼都有。

前台大醫院主任醫師賴其萬表示,今年2月自己與陳水扁有見面及看診,發現他自從保外就醫後,狀況確實有比較改善,但與他談非關政治的話題,他的反應明顯較慢,現在卻要陳水扁更換醫師,不了解重建醫病關係有多困難。

2017-06-17

中監侵扁醫療人權、侮辱醫師專業
陳永興:撤換典獄長、法務部道歉

針對中監要求前總統陳水扁另尋醫學中心提出診斷,點名質疑醫療小組副召集人陳順勝醫師,部分醫界對此強烈不滿。前聖母醫院院長陳永興痛批中監與法務部,強烈要求撤換中監典獄長,法務部長應出來道歉,如果不道歉,「我們認為法務部侵害受刑人人權,法務部長也應該下台」。

陳永興也質疑總統蔡英文處理扁案「擔心引起社會對立」的說辭,「年金改革、同志婚姻、前瞻建設、轉型正義」,哪一個不會引起對立,「做一個總統你不曉得什麼叫正確嗎?妳沒有自己的方向嘛」!例如年金改革,多數人支持,所以要做,「怎麼今天對扁案雙重標準」?

陳永興也喊話,「我簡單講,妳不想放他,就不要講那些藉口; 要放他,就要承擔這道義和政治勇氣和責任,要有是非嘛」!他呼籲總統應執行特赦權,「如果今天在台灣要做任何事情,要等社會沒有對立,什麼事都不用做了啦。那我們選出來的是一個根本什麼事都不能做的總統啊」?

儘管四位醫師發出怒吼,要求中監、法務部負責,但法務部表示,尊重陳水扁醫療小組說法,法「務部矯正署台中監獄依法行政,法務部支持中監」,本事件沒政治力介入,也沒道歉必要。

針對台中監獄行文,要求前總統陳水扁醫療小組提出原團隊外的其他醫學中心就診及診斷書證明書,陳永興與醫療小組副召集人、高雄長庚醫院榮譽副院長陳順勝、以及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董事長吳樹民、前慈濟醫學院院長賴其萬等四位專科醫師今(17)日召開記者會,痛批法務部、矯正署、中監等單位侵犯醫療專業、破壞醫病互信。

賴其萬醫師提到陳水扁的醫療人權時感到憤慨,強調醫病關係的建立很重要。他表示,他回國後擔任慈濟醫學院副院長、院長,教育部醫教會主委、醫評會委員等職務,接觸很多陳順勝醫師的學生。他也擔任衛福部醫懲會委員,「要說醫生不專業其實很困難,要經過很多辯論才能做決定」,此外要重建醫病關係也很困難。

「一句話就說陳順勝醫師遭到質疑」,賴其萬感嘆,「台灣最大的問題是少數人很大聲,但大多數人很沈默,大聲可能是少數人的意見,但如果因為沉默多數、大聲少數,政府政策可能被誤導,而愈換醫生,結果愈差」。

此外,提到「第二意見(Second Opinion)」,賴其萬表示,「台灣很糟糕是第三、第四、第五意見,可能是因為健保很方便,但不能夠說因為遭質疑就換醫生,如此醫病關係很難建立」。他強調,醫病關係一定要尊重、信任,否則效果很難出來,他要嚴正跟監所「挑戰」。

賴其萬說,跟中監接觸對他們印象相當不錯,但這事非常非常失望,「要叫他換醫院,不知背地裏是什麼原因。但台灣有醫院評鑑制度,當不知醫院程度,至少要看等級」,今天扁就醫的高雄榮總、高雄長庚都是醫學中心,不能因少數大聲講話的人,就改變政策。

陳永興表示,今天四個醫生在這裏都執行醫療專業超過四十年,發言的賴其萬是國內外知名神經科教授、做過慈濟醫學院院長,也是台大醫科完整訓練,也看過扁本人,對陳順勝的了解和專業推薦都很清楚。

陳永興說,陳順勝是他學長,「在高醫實習時,是在高雄市立療養院,就是現在的市立凱旋醫院,那是陳順勝是總住院醫師,我還記得他怎麼教我們教我們怎麼詢問病史、幫病人做所有檢查、怎麼寫病歷報告、怎麼參加個案討論,所以我從學生時代就知道,陳順勝醫師是非常好的神經科和精神科醫師,他有兩個專科執照」。

「陳順勝醫師後南做到高雄醫學院的神經科主任、教授,又做了高雄長庚神經科主任、教授,又做到副院長,現在是榮譽副院長」,「他的醫療專業不是中監能去說三道四、胡說八道的啦」。

陳永興批評,「我請問台中監獄是根據哪個醫師說,陳順勝醫師的診斷、建議、開出來的證明,是有什麼可以質疑的地方?台中監獄今天發出來的公文…典獄長懂醫學嗎?裏頭的科長、行政人員,哪一個懂醫療的專業?他憑什麼去挑戰在國內外都備受敬重的最好的神經科醫師所做的診斷、建議、證明?」

他說,陳順勝醫師每要開出一張證明書、建議書,或寫的病歷都非常仔細,每一個檢查甚至都錄影,「當他要給法院提出鑑定報告時,甚至把鑑定報告送到美國,請美國的神經醫學會去做RECOMMANDATION(再確認)」,今天中監完全是用外行、非醫療專業,去批評一個最專業、最敬業的神經科最好的醫師所做的事,「我請問台中監獄,你們是什麼專業啊」?

陳永興痛批,「監獄在執行讓陳水扁總統在牢房,監獄做的最違反人道的事。虐待!他們是用燈光24小時照射陳水扁總統」。

他以精神科醫師身分強調,陳水扁「後來被發現有憂鬱,有精神方面的問題,在台北榮總、台中榮總都有接受治療。可是不只是精神科問題,他今天手為何一直抖、為什麼小便失禁?這些是有明顯地神經醫學上大腦的細胞、神經功能已受損,而且是不可逆的,所以阿扁總統到今天出門還是要帶著尿袋,還有人甚至說手抖是假的嗎?陳順勝醫師可以提所有的醫學證據。心電圖的檢查,腦神經的檢查,電腦斷層攝影的檢查,都有留紀錄的,「今天台中監獄竟然敢講這種話」!

法務部可組官方醫療小組提報告,為何不敢?

「今天我們在這個地方要公開挑戰,那你組一個官方醫療小組好了!你今天說陳水扁總統自己請的民間醫療小組,做出來的診斷、證明,你說這社會上有人有質疑,那你官方組醫療小組啊」,陳永興痛批,監獄、法務部本來就有責任提供給受刑人最好的醫療照顧不是嗎?為什麼提供不出來?

「然後虐待人家,侵犯受刑人人權,導致受刑人身心受到那麼巨大的傷害,側今天我們還沒有追究監獄、法務部的責任,即使陳總統是一個受刑人,但也有醫療人權、健康人權。你們已經侵害醫療人權,造成人家身心傷害,你們沒有任何補救!今天民間醫療小組費盡心力在照顧,保外就醫後精神方面確實好多了,憂鬱減低了,可是神經醫學上那些變化,並不能回來!那中監、北監、法務部要不要負責任」?

陳永興質疑,「我實在講,今天法律專業,我們更懷疑他的法律專業!我們都不意去批評、挑戰他的法律專業,他們做的所有事情,根本就違背法律專業應遵守、尊重受刑人的人權。現在要破壞阿扁的醫病關係,叫他要換一個醫學中心提出報告」,「那你監獄可以找啊!看全台灣的軍方醫院、公立醫院也好,任何一個公立醫院的神經科、精神科專家,來組一個官方小組提出報告來嘛!提出你們的診斷來嘛!提出你們的建議,讓大家比較看看,民間醫療小組跟官方醫療小組,這可讓醫學界公開評論,甚至可以在醫學會公開討論的,「可是監獄他有這樣做嗎?他敢這樣做嗎?這是天大的笑話」。

「我們絕不容許說,一個非醫療專業的,本來是應該照顧受刑人的監獄當局,來這樣侵犯受刑人的醫療人權,又侵害受刑人跟他醫師的醫病關係,又要挑戰最有權威、最有正義感的醫生所做的事情」,陳永興痛批,賴其萬醫師說他是教育部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的召集人,如果這樣的說法可以成立,「我們沒有辦法教我們的學生」。

「我們每一個都是醫學院的老師,我們不是只有做臨床做了四十年,我們教了多少學生啊」?陳永興說,「你今天是在告訴全台灣精神科的學生,你們這些老師亂搞嗎?我也做過凱旋院長、北醫主任,聖母醫院院長,從來沒有人挑戰我的醫療專業。陳順勝醫師是我的老師,很奇怪台中監獄是憑什麼講這些話」?

陳永興表示,他今天強烈要求撤換中監典獄長,法務部長應出來道歉,如果不道歉,「我們認為法務部侵害受刑人人權,法務部長也應該下台」。

「那小英總統呢?民間那麼多聲音,希望特赦陳水扁總統,小英總統說怕引起社會對立」,陳永興質疑,「請問小英總統,年金改革有沒有社會對立?同志婚姻有沒有社會對立?前瞻建設有沒有社會對立?轉型正義會不會社會對立?什麼都會社會對立的,做一個總統你不曉得什麼叫正確嗎?妳沒有自己的方向嘛」!

陳永興:盼總統有是非 執行特赦權

「就跟剛才賴其萬教授說,百分之八十幾的如何認同,那百分之一、二十的反對,妳還是要做,還是要往前走,對不對?今天年金改革,妳知道少數人反對,多數人支持,所以妳要做,是不是這樣?怎麼今天對扁案雙重標準」,陳永興說,「我簡單講,妳不想放他,就不要講那些藉口,要放他,就要承擔這道義和政治勇氣和責任,要有是非嘛」!

「妳明知道他(陳水扁)受虐待,司法審判有問題的時候,那妳就要執行妳總統人民授予妳特赦的權利」,陳永興繼續表示,「如果今天在台灣要做任何事情,要等社會沒有對立,什麼事都不用做了啦。那我們選出來的是一個根本什麼事都不能做的總統啊」。

陳永興最後強調,「站在醫界立場,我們覺得中監犯了大錯特錯,法務部若不糾正,那法務部要負責任,小英總統若不正視,全台灣有良心的醫生,絕不接受中監這種侵害人權、藐視醫界尊嚴,這種狗屁不通的行政要求,這樣的行政要求完全違反醫療人權,也對醫界的尊嚴是最大的傷害」。

民報 2017-06-1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