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毒蛋與南韓食安(下):以專業之名綁架有機蛋的「農業黑幫」

南韓毒雞蛋延伸出的食安風暴,一下驗出芬普尼超標,一下又發現有禁藥DDT,檢驗體系和自然環境接連被揭發存在嚴重問題,讓消費者對食品的信心跌落谷底,對良心飼養主、流通業者也造成重大打擊。

由於當局對食安的管理疏忽,也包含前朝責任,目前看來並未對文在寅總統聲望造成太大打擊,但就任滿3個月的新政府,一下表示抽查結果無問題,細驗才發現「代誌大條」,顯然處理不周、進退失據,要如何改革食安體系,成為當下必須迅速處理的課題。

其中重要的一環,便是許多標榜「親環境」的有機蛋機場,接連被驗出藥物殘量超標。根據規定,親環境蛋雞場,本身就不得使用農藥或殺蟲劑、更不得被驗出藥物殘量。

不少消費者,為講究食材品質,或顧及孩童健康,願意花費比普通雞蛋貴2到3倍的價格,採購貼上親環境標章的雞蛋,如今這些標準都「落空」,讓不少人有遭到背叛的感覺。而親環境食品的檢驗流程,也牽扯出不為人知的「農業黑幫」工作網絡。

在南韓,很早就已出現「官僚黑幫」,特別是保守派掌權時,類似現象更為惡化。這詞指的是離職或退休的政府機關公務員(或官員),受任命或邀請,進入與自己過往擔當領域重疊的相關公家單位或外圍民間團體擔任主管。

由於過去在政府體系有人脈和情感關係,這些公務員出身的主管,會透過許多方法提拔自己在過往體系中認識的人進入團隊,或者是兩造在不同機構內互通有無、相互包庇,形成既得利益集團。最有名的莫過於核能學者、電力公司和政府單位共生的「核能黑幫」,除此之外,也有「農業黑幫」。

在南韓,不少政府委託的民間親環境產品檢驗公司的主管,之前都在政府團隊服務過。根據農林畜產食品部的資料,負責給予親環境產品認證的64家民間業者中,有5家負責人,之前就在農林畜產食品部旗下的國立農產物品質管理院任職。

這次全韓共有31座親環境蛋雞場的雞蛋,被驗出藥物殘量超標,6座雞蛋出問題的蛋雞場,就是經過其中2家業者發給親環境認證,也就是說,全國有1/5的問題雞蛋,出自這些曾在農畜食品部任職的人,所經營的檢驗公司的疏忽。當中可能存在監管過程刻意放水,甚至是非法的利益輸送。

對「農業黑幫」與這次毒雞蛋事件的關聯,還需要進一步調查,但政府已察覺問題嚴重性。農畜產部部長金瑛錄表示:

對公務員們前往民間檢驗公司任職,我們已認知到這是(食安問題)根本的問題所在,將會準備改善制度的對策。

國務總理李洛淵也對「農業黑幫」的問題,祭出重話。他說道:

農產物品質管理院的退休人士,擔任親環境(產品)的認證工作,我認為這有充分可能性會形成某種勾結關係。

他表明不會容許表面上打著專業知名、私底下行勾結之實的行為,將藉此機會,徹查與清算農界的「積弊勢力」。

而有鑑於這次食安問題,導因於管理體系過度疏忽而造成,南韓政府決定將雞蛋導入現行雞肉、豬肉與牛肉相同的品管體系加強監控。農畜產部和食藥安全處將自2019年起,為雞蛋同步導入來歷追蹤的管理制度,讓雞蛋從生產到流通過程中,都能隨時追蹤有無問題,並在出事時得以及時追回。

另外,由於現行雞蛋都是在蛋雞場生產後,由飼養主直接與業者洽談送貨流通發售,政府將比照牲畜送至屠宰場、乳品送至集乳廠,先檢驗後流通的規則,為雞蛋設立集散中心,統一檢測產品的健康狀態與藥物殘量。如此一來,全國所有雞蛋都能被納入當局的監管範圍,確保食品產製過程都能符合安全標準。

問題在於,導入雞蛋來歷追蹤制度,還有增設雞蛋集散中心,為品質做統一管理,也勢必會讓雞蛋的流通體系關卡變得更多、規則更複雜。增加的運輸與品管成本,要如何與蛋雞業者和消費者分配,以及如何說服民眾理解與接受實行新制度的目的,消滅農業黑幫與建立完備食安體系,考驗文在寅政府的智慧。

2017-08-24 轉角國際 / 楊虔豪

 

延伸閱讀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