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張花冠:【 只有單純的性騷擾嗎?】

嘉義縣長張花冠告立委陳明文「性騷擾」案,越演越烈!張花冠深夜在臉書驚爆:「陳明文硬勒住其脖子」當時講的內容是:「他的官司都已經處理好了,不會有事。等宣判確定沒事後,他會讓我死的很難看。」

張花冠說:「任何稍具法律常識ABC的人都知道,會讓我死的很難看,已構成了恐嚇罪」,但她當時為了顧及宗教慶典的和諧,所以才會表示,現場太吵雜,聽不清楚。張花冠強調,身為嘉義縣長,遭受恐嚇,能息事寧人嗎?

近日紛亂事件表面上是性騷擾案,張花冠指,實際上卻隱藏了恐嚇、意圖人事一把抓、貪污案等不為人知的一面。

此外,她並舉10年前陳明文於縣長任內曾涉及民雄汙水下水道貪汙罪,台南高分院將於9月26日宣判,張花冠表示:為何陳明文如此充滿自信,敢跟她說都處理好了。其中原委,她並不清楚。但最近某篇媒體報導(法治時報),大家可以參考一下。

 

※ 張花冠臉書:【 只有單純的性騷擾嗎?】

最近我正式前往警察局報案,控告陳明文立委在未經本人同意下,強行摟肩,明顯違反〈刑法〉之強制罪與〈性騷擾防治法〉。事件發生後,引起社會各界關注。陳委員也透過夫人廖女士出來發言表示,她才是隱忍20年的受害者。

陳明文硬勒住我的脖子、與我併行時,到底說了些什麼?事實上,當時他講的是:他的官司都已經處理好了,不會有事。等宣判確定沒事後,他會讓我死的很難看。

嘉義縣民應該還記憶猶新,10年前陳明文於縣長任內曾涉及民雄汙水下水道貪汙罪。儘管一審宣判無罪,但經檢方上訴,台南高分院將於9月26日宣判。

為何陳明文如此充滿自信,敢跟我說都處理好了。其中原委,我並不清楚。但最近某篇媒體報導,大家可以參考一下:

http://cms.altruistictech.org/documents/1505758608.html

我想,任何稍具法律常識ABC的人都知道,當陳明文跟我表示,「會讓我死的很難看」時,已構成了恐嚇罪。但我當時為了顧及宗教慶典的和諧,所以當天記者問我時,我才會表示,現場太吵雜,聽不清楚。

事發後接連幾天,我接到許多關切電話,希望我大事化小、息事寧人。但我想試問:身為嘉義縣長,遭受恐嚇,能息事寧人嗎?台灣社會能為了和諧,而不顧是非嗎?如果我們都採取這種和稀泥、想要「河蟹」一切的態度,民進黨的進步性又在哪裡?

因此,9/20當天我決定前往警察局報案。不過,我只針對性騷擾乙案提告,卻未提及恐嚇的部分。如此做的理由在於,我希望為彼此留有轉圜的空間。性騷擾為告訴乃論,可以隨時撤告。但恐嚇罪則是公訴罪,無法撤告。倘若陳委員願意就其犯行向全國婦女道歉,同時接受性平教育,我當然願意撤告。而9/21傍晚蔡總統也於餐會中表示,希望事件能圓滿落幕。小英總統的關切,我心懷感激,也希望陳委員能儘速道歉,讓事件早日落幕。

我個人已留有轉圜空間,而小英總統也出面關照了,理論上事件應該能儘速落幕。然而,陳委員不僅未向全國婦女道歉,還不斷透過夫人廖女士於臉書上對我攻訐,試圖將此轉為兩個女人的戰爭。

然而,整件事絕不是只有單純的性騷擾,也並非個人間的矛盾。相反的,我之所以願意挺身而出,就是擔憂未來的嘉義縣長將只是貫徹陳明文個人意志的傀儡而已。這不僅是嘉義的災難,更會使台灣的民主政治蒙羞。

雖說下水道貪污案發生於陳明文擔任縣長任內,但我擔任縣長任內,嘉義縣政府卻得被迫賠償涉案廠商一億元。一億元是什麼概念呢?一億元足以供應嘉義全縣小學生長達半年的營養午餐。其次,與陳明文關係密切的營造商,承攬在嘉太工業區內的新建廠房工程,更是名符其實的豆腐渣工程。地基開挖擋土牆施工不當,造成隔鄰新藝陶瓷廠房地面龜裂下陷,嚴重影響工廠安全。此外,從我擔任縣長開始,陳委員就不斷干擾縣府內諸多人事案。某些局處長或科長,若非他屬意人選,陳委員則對我咆哮怒罵,大則要求其他局處長請假辭職,嚴重干擾縣府運作。這幾年來在我和縣府許多主管努力堅持下,縣府才能夠獨立超然運作。

先前為了下屆嘉義縣長候選人問題,我曾質疑陳委員刻意指定接班人的作法是威權主義的遺毒。如果嘉義縣長都將由涉及貪污案、四處包工程、惡意干擾縣府人事的人來指定,這對嘉義是福是禍?無需贅言。

因此,各位這幾天看到紛亂事件,表面上是性騷擾案,但實際上卻隱藏了恐嚇、意圖人事一把抓、貪污案等不為人知的一面。

當自己犯錯時,卻要老婆出面致歉,我想,這種忍讓早已超乎人之常情。所以當廖女士宣稱其忍受了20年,我只能報以無限的同情。但我仍舊衷心期盼廖女士,能將自身的格局放大。倘若您能將目光拉高一點,必會發現,這絕非單純的性騷擾案,它關係到嘉義日後發展的是非對錯,以及民進黨的道德操守與榮譽!

2017-09-24

張花冠臉書

 

2017-9-20 法治時報

男立委 勾住女縣長 脖子
起因  二審庭長 陳珍如?

據自由時報9/19報導,嘉義縣長張花冠表示本月十三日晚間,她出席大士爺火化升天儀式,陳明文兩度強攬她的肩膀(還勾住她的脖子),舉動唐突,對她一個單身婦女而言顯得很不尊重,「陳明文敢對小英、陳菊這樣嗎?」她上週五曾打電話給嘉義地檢署檢察長郭珍妮,準備到地檢署做筆錄提告,但因郭休假而暫緩,不排除對陳明文提出告訴。

據了解內情人士透露,陳明文會如此大膽的對張花冠縣長「強搭肩」,「硬勾住脖子」講話是為了向她「恐嚇」!

「恐嚇」的內容,是和陳明文涉案,目前正在台南高分院進行審判,且即將宣判的案子有關。

陳明文因為涉及洩密、貪瀆等罪名,被嘉義地檢署起訴,一審判無罪,檢方不服,上訴二審,二審負責審判的庭長陳珍如。

外傳,陳明文利用「英系」以及「立委」的影響力,將陳珍如庭長的老公陳琪璜,從中油公司的高雄廠調回「嘉義」,讓兩夫妻不用再分隔兩地,因為陳珍如庭長也是住在「嘉義」,通車到台南上班。

陳珍如的老公陳琪璜,原在中油高雄上班,似乎並不得志,但自從他的老婆承辦大立委陳明文的「官司」之後,陳琪璜的官運就變得特別好,不僅可以順利調回嘉義,後來還調昇成為「經理」,薪水、位階、職別等等全都比原來好了多多,令人羨慕不已。

除此之外,陳珍如庭長剛好是司法官訓練所25期,而一向都在負責陳明文「官司」的「辯護律師」蔡碧仲(目前已經是法務部政務次長),原本是嘉義地檢署的檢察官,正好也是司法官訓練所25期。

也就是辯護律師蔡碧仲和負責承辦二審官司的陳珍如庭長,兩人剛好都是同一期的「同期同學」,依照期別推算,陳珍如和蔡碧仲兩人熟識「至少」在二、三十年以上。

透過法訓所的「同期同學」交情,進而了解「同期同學老公」的工作狀態,再加上「立委」正好可以幫忙調動,這到底是「巧合」還是「實質影響力」,也就見仁見智了。

立委陳明文,是蔡英文身邊相當倚重的「英系」重要頭頭,各部會首長一聽到立委陳明文出面要討論事情,多數不敢不盡最大能力配合,因此,對陳明文而言,調動一個中油的員工,從高雄調到嘉義,根本沒什麼難度。

因上述人事調動與官司背景,加上前陣子張花冠也有官司纏身,陳明文不但沒有發揮影響力加以幫忙,甚至還在地方上「放冷箭」,四處透過樁腳放話,說她的官司很難脫身,如有罪確定,縣長位子就會派代。

言下之意,要派系樁腳不用甩張縣長。

張花冠對陳明文這般作法,當然有怨言,陳明文則是藉此見面機會,強勢搭肩、勾住脖子恐嚇她,他的官司已經透過管道和關係,絕對不會有事,一旦官司確定沒事,他就要她小心一點,還有那些想要讓他難過的人,也要一併注意,他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地方上說,會發生「男立委強搭肩女縣長、且勾住脖子」的風波,背後真正原因是涉及「陳珍如庭長」的承審案件已經得知「預言」不會有事,才會那麼大膽放話!

又,外傳,陳珍如庭長承審陳明文一案,一個審級就花費五年多的時間,是故意在製造拖延效果,好讓案子可以適用「速審法」(久審未結,不得上訴)。

據台南高分院的院方說明,該案是因案件送鑑定,且被告是「立委」每次開庭都遇上立院會期,才會一延再延,該案目前是「視為不遲延」案件。又,且該案早已經過評議,訂9/26宣判,庭長現正忙於撰寫判決,對外界傳言不予回應。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