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柯文哲砍阿扁人頭祭旗,換藍軍選票

◎ pfge

柯文哲在「雙城論壇」,搞偷偷夾帶「兩岸一家親」到「一五新觀點」裡的言論,遭到獨派強力反彈;原本他想利用《壹電視》陳雅玲的專訪,卸責栽贓給「國安會」沒有背書,沒想到多數人對他的「哭訴」並不買單,反而曝露他「謊話連篇」的個性,無法達到對獨派「討拍」的目的。眼見「深綠」的選票,難以挽回,柯又出招了;這次是投向他一上台就砍掉三席官股獨立董事的趙少康,「砍阿扁人頭,換藍軍選票」。

同樣地,急著護航的柯迷「睜眼說瞎話」,拿出2012年6月15日專訪柯文哲「阿扁有病」的新聞報導(見下表),聲稱與柯在趙少康的專訪,「邏輯其實一致,只是不同講法」。可是兩相對照之下,不但喪失救火效力,反倒更為凸顯柯的「冷血無情、心狠手辣」,就為了他的市長連任與總統選舉大計。

讀者可以仔細比對兩個專訪的內容(見下表),「當時」柯文哲對柯建銘的疑問「阿扁....到底是真病還是假病? 」柯給他的解釋是,「去看他,都是他的部下,他一定要裝出台灣總統的樣子,所以是戴上面具,可是私底下他已經在崩潰了」,語意是在強調,阿扁面對昔日下屬來看他時,他必須「裝出台灣總統的樣子」;反觀,「這次」的語意,卻在加強阿扁的病「一開始是裝的」的印象,還反覆「強調兩次」。

  日期 柯文哲「阿扁有病」說法   日期 柯文哲「阿扁裝病」說法
關鍵字句 2012年6月15日 柯文哲:我要去看阿扁時,柯建銘問我:「我看阿扁生龍活虎,怎會有病呢?到底是真病還是假病? 」我在看到阿扁的一霎那才知道為什麼。因為別人去看他,都是他的部下,他一定要裝出台灣總統的樣子,所以是戴上面具,可是私底下他已經在崩潰了。因此我才知道,作為醫生的價值,在我面前他是病人,在別人面前他是長官。   2017年9月29日 柯文哲:我講一個笑話
我第一次去找老柯
我跟他講 ㄟ 老柯 那個阿扁他那個病他不用裝
他真的病了
他一開始是裝的,後來就變得真的病了
在別人面前他要裝出總統的氣派,但是內心很惶恐。 柯文哲:後來看那個電腦斷層,真的是腦腦腦
那個大腦前葉都萎縮
所以吼 心情不好真的會死人的 真的
一開始他有點,也不是裝啦,就是就是(握拳抖動)
後來後來就不用裝
我跟老柯講,啊,糟糕,又不用裝,他真的病了
訪問全文 (前略)
我去北監看阿扁時,阿扁看到我,握著我的手,都快哭出來,非常的憔悴。可是他看到典獄長從後面跟著進來時,我第一次看到一個人可以在一秒內變成另外一個人。他馬上跟典獄長說:「依據《監獄行刑法》第57條,我要求自費延醫,我要聘柯醫師。」開始跟他argue,變得很強悍。

我要去看阿扁時,柯建銘問我:「我看阿扁生龍活虎,怎會有病呢?到底是真病還是假病? 」我在看到阿扁的一霎那才知道為什麼。因為別人去看他,都是他的部下,他一定要裝出台灣總統的樣子,所以是戴上面具,可是私底下他已經在崩潰了。因此我才知道,作為醫生的價值,在我面前他是病人,在別人面前他是長官。

其實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已經被關到崩潰了。你想想看,以前是總統,前呼後擁、現在關在1.3坪,沒有桌子沒有椅子,趴著寫字。牢房沒有床,鋪著棉被睡,下雨時候水氣會上升,就像睡在水牢裡一樣。

為什麼最近情況會突然變差? 說實話,就是因為馬英九當選。

阿扁本來想,如果小英當選,看是否會特赦,或是牢房情況可以改善,或換到別的監獄或醫院。但馬英九當選,他想完了完了,他才關4年。這是為什麼那段時間他差點整個崩潰掉。在別人面前他要裝出總統的氣派,但是內心很惶恐。

我跟學生說,為什麼作為醫生很重要。因為醫生可以進入另外一個人的靈魂和身體,這是作為醫生的特權。因為有這種特權,所以要有更高的社會倫理要求。所以我在阿扁身上看到醫生的價值。他在別人面前戴上面具,但在醫生面前可以拆下,因為他是我的病人,可以不必戴面具。

正確來講,阿扁是犯了身心症,焦慮加憂慮,台語叫作「凝死」,「凝死又驗無傷」。醫學名詞叫作「過度換氣症」。就是呼吸速度很快,不知不覺速度變快,二氧化碳濃度下降,降到一個程度,酸鹼值會改變,四肢酸麻,胸悶,嚴重的話會筋攣。所以阿扁上廁所會昏倒,後來我看病例,就覺得這是很典型的。

(後略)
趙少康:阿扁的事情能不能解決
鄭新助說阿扁跟他說以後不要再談
你以前是他的醫療小組招集人
你覺得陳水扁,第一個他的病是不是裝的
第二個是,他現在到底有沒有好

柯文哲:我講一個笑話
我第一次去找老柯
我跟他講 ㄟ 老柯 那個阿扁他那個病他不用裝
他真的病了
他一開始是裝的,後來就變得真的病了


趙少康:是就裝久變真的

柯文哲:不是 是打鋼攏咧凝 凝到最後
他一開始是有點,如果照中文是叫身心症

趙少康:OK

柯文哲:後來看那個電腦斷層,真的是腦腦腦
那個大腦前葉都萎縮
所以吼 心情不好真的會死人的 真的
一開始他有點,也不是裝啦,就是就是(握拳抖動)
啊後來後來就不用裝
我跟老柯講,啊,糟糕,又不用裝,他真的病了

後來我最近又遇到林錦昌
我說吼,這不知道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他病真的好很多了 呵呵呵

趙少康:那要再抓回去關嗎

柯文哲:這個我不曉得,不是啦
不過我覺得這個事情要解決 要解決
這個就是蔡英文的難題

趙少康:你要特赦就特赦,否則僵在這裡也麻煩

柯文哲:要解決啦,拖著也不是辦法

陳水扁的病,從過去就已經是「(綠營)信者恆信,(藍營)不信者恆不信」的狀態。由於柯文哲是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召集人」的身份,說出陳水扁「裝病」等語,可以說大大回應「藍營」長久以來的質疑。即使陳昭姿拿出2012年5月9日柯親自寫的「阿扁有病」診斷報告,與柯一起會診的郭正典出來澄清,也無濟於事。

在上次台北市長選舉中,柯文哲就是靠「大數據」的調查,講出會吸引關注的「關鍵字」,催出「特定族群」的選票;請讀者看看下文,柯自己介紹對「街舞」族群的操作手法!

這次柯文哲說出陳水扁「裝病」,當然意在攫取「藍營」的選票。換句話說,依照這個操作手法,柯文哲的大數據團隊早就知道「藍營」與「陳水扁」及「裝病」有很高的關聯性,他們就安排柯接受趙少康的訪問,由他說出「陳水扁」及「他一開始是裝的」這兩個關鍵字句,然後他受訪的影音就可以在「網路」快速散播,再拿來「跟選舉結合」,向藍營支持者交心表態。

我們比較特別的是利用大數據分析時下年輕人在乎的議題,從虛擬網路世界做到實體動員,例如大數據團隊從網路關鍵字計算出「青年」與「熱舞」有很高的關聯性,他們就安排熱舞活動、帶我去參觀,把這個關鍵字延伸的過程全程紀錄、做成影音,影音用臉書傳達,再用實體活動把這些族群從網路找出來跟選舉結合,「Go! Youth! 做你自己」一系列,就是把關鍵字當作主體所發展的行程。

幕僚的想法是跟主流媒體上已呈現的部分做區隔,只做小眾可發揮的議題,假設一個議題只要有五千個人關注,我做二十個議題,就能影響十萬個人。有人也許想說,這麼小眾有效益嗎?但我們的前提是聚焦在一群「從來不關心選舉的人」,所以不討論他們支不支持柯文哲,只討論這群人是否關心這個選舉?因為這些人才是最可能被影響到的一群。

當時,我們把這些人的年齡層鎖定在十六到三十五歲。二十歲以下沒有投票權的人,也在我們的設定族群之中。這是另一層深度的思考策略,就是比較沒有政治傾向的選民,可能會被誰影響?是家人嗎?如果在一個沒有任何政治傾向的家庭裡,當一個平時不會跟你聊政治議題的孩子,突然跟你討論起應該把票投給誰,爸媽會是驚訝且容易被孩子影響的。

我們的目的,不是要這些政治冷感的人馬上起而支持我,我們的策略是讓他們開始關心、留意我在說什麼。就像是從來不談政治的同事,突然間開口:「欸,我覺得柯文哲不錯耶。」這樣的影響力反而容易擴散,有效爭取中間選民。

拿跳街舞的群族來說好了,街舞團體一般不太談政治,愛跳舞的人見面聊天,話題除了跳舞之外還是跳舞。但當有個人告訴同樣愛跳舞的朋友說:「柯文哲竟然也在跳舞耶,他來看街舞!」這時候,對於熱愛街舞的人而言,有兩方面的吸引力,第一街舞本來就是自己的興趣,第二是平常不談政治的朋友突然談起了候選人,肯定會誘發好奇心,就會來了解一下我這個人。

所以,團隊很積極地突顯我在中產階級心中的特色,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場選舉要贏,不只靠年輕人,更要靠廣大的中產階級,這些中產階級跟我一樣,沒有權勢可依附、沒有既得利益,每天都認真工作、認真生活。

於是,團隊成員在思考行銷策略時,都希望觸及到愈多中產階級愈好,去影響愈多原本對政治不關心的人。

2017-10-0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