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陳昭姿 : 心存感激 關於北榮兩位醫師的故事

陳水扁前總統在北榮住院七個月期間,遇到兩位恩人醫師。一位是曾經因為照顧陳前總統,而遭法院傳訊的主治醫師──精神部周元華主任;另一位是為他排除萬難與壓力,兩度成功進行鼻中隔手術的耳鼻喉部陳記得醫師。

兩位醫師絕對不是綠營的支持者,認識陳前總統後,彼此還交換了一個不為人知的訊息「阿扁沒有我們想像的可怕嘛!」。兩位醫師因為用心照顧病人,建立了良好的醫病關係,和「以前不喜歡的阿扁」成為互相信任的朋友。

陳前總統住進北榮時,受刑人尚未納入健保。我第一次去精神科病房探訪時,攜帶了周醫師擬為陳前總統處方的最新抗憂鬱症用藥。我將藥品交給周主任,請他多費心。周主任接過藥,回答我說,知道總統的情形,也幫他準備了一些。這是他第一次與我見面,還告訴我,他們不應該那樣對待他。周醫師指著護理站對我說,我已經告訴護理師們,不能稱呼陳先生,要稱呼陳總統,畢竟,他當過我們的總統。

儘管經過半年的治療,周主任已經開出了「宜居家治療」的醫囑,但是陳前總統仍然被迫移監台中。移監前一晚被告知後,陳前總統在浴室間有輕生之舉,加上周主任事後才被相關人員以簡訊通知,周醫師於是在第二天隨即去台中監獄探視這位突然從病房消失的病人。根據我們的了解,他讓陳前總統知道,「我不會放棄你」。可以想見,主治醫師的這番話,帶給驚恐未定的陳前總統多大的撫慰作用。

陳記得醫師則是面對從上從外的壓力,甚至威脅不給麻醉科醫師的情況下,以醫術與前途為賭注,堅持要為陳前總統開刀,緩解他因極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帶來的腦部與身心傷害。事後證明,總統的血氧壓獲得明顯改善,腦病變的風險也降低了一些。由於第一階段手術成功,與病人及家屬一直在規劃第二階段的手術,不料2013年1月底依約去探視陳前總統時,卻意外被北監戒護人員擋在病房外。當時因為擔心陳前總統誤會他失約,還請家屬轉知無法進入之事。自此很長一段時間,他不被允許探視陳前總統。

2013年6月7日下午,經過正式申請程序,由陳節如立委帶領,陳記得醫師以訪客身分到台中監獄探視陳前總統。會客前,他遭受民間醫療小組成員相同的待遇,被要求簽名具結不得進行任何醫療行為,與不得於事後公佈任何醫療訊息,並被告知,任何醫療消息只有台中監獄有權發佈。

陳醫師說,陳前總統向他埋怨,為什麼不常去看他,他回答需要請立委帶路,陳節如立委很客氣的說會盡量幫忙。陳前總統提到重度睡眠呼吸部分還有喉嚨需要手術,但是陪同的中監主管笑容可掬,非常誠懇的答覆陳立委說,陳前總統睡眠順暢,沒有觀察到這方面的現象。(註:2013年12月14日,陳醫師再度克服萬難,南下到台中榮總為陳前總統執行第二階段手術)

基於法務部在6月3日以新聞稿通知媒體,總統前一晚在浴室輕生未遂的訊息,陳醫師在探視當中與結束之前,兩度告訴陳前總統,不可再做出這種事,讓外人冷嘲熱諷,卻對不起關心他的人。陳醫師的小女兒今年也和姐姐一樣,考上醫學系,放榜日恰好與陳前總統被移送中監同一天,他告訴陳前總統,希望小女兒畢業時,有此榮幸邀請他參加畢業典禮。陳前總統爽快的答應了。離開前,陳醫師抱著他肩膀再次叮囑他「君無戲言」,一定要活著屢行諾言。

陳記得醫師進入探視之前,我請他比照民間醫療小組成員的做法,出來後分享探視報告以為記錄。陳順勝教授說,他的勇敢、正義凜然、不畏權勢、不分族群、堅守專業、不計後果,是台灣人的典範,未來綠營重新執政時,應該將此事蹟寫在教科書中。

(註: 這篇文章四年後才敢公開,當時擔心會傷害到兩位醫師。)

陳昭姿 / 陳總統民間醫療小組發言人

2017-11-03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