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假如我是蔡英文
(評雙英大辯論)

 

◎ 李丁園

受到全國民眾矚目的ECFA雙英大辯論,4月25日下午2點登場。與朋友及其友人一起看完電視兩個半小時轉播後,即使在場眾人首先一致重複蔡英文的話說﹐“馬一直沒有回答蔡英文所問的問題”﹐ 轟擊馬桶耍賴﹐我們知道馬桶得了分﹐因為底下的談話已是許多問話。辯論後數天﹐從宜蘭到屏東﹐從大街到小巷﹐從白領公教務員﹑商人到藍領的計程車司機﹑鄉村農夫等的談話﹐我們綜合“假如我是蔡英文” ﹐ 如何對付馬桶。

1. 我首先會問馬桶將以什麼名義與中國簽ECFA﹖ECFA那麼好﹐何不來公投﹖

2. 我會立即大聲﹑理直氣壯地為阿扁民進黨政府辯護﹐一方面驕傲的數出阿扁政府的傲人政績包括高鐵﹑雪山隧道等﹐一方面輕蔑的數落馬桶的無能政府包括八八水災的一團醜事﹑史上最高的失業等。

3. 我會問陳雲林來台時只見五星旗到處飛揚﹐台灣的獨立主權到那裡去﹖

4. 當 國道三號走山慘案發生時﹐我會立即要馬桶停止辯論﹐要馬桶先處理此重大人禍事件。

5. 馬桶第一次說出民進黨老是在立院杯葛法案﹐我會立即指出馬桶沒有民主法治素養。為馬桶上課說﹐杯葛是民主政治最基本的問政手段﹑是溫和﹑理性的。相反的﹐中國黨的多數暴力則是民主政治中最可恥﹑卑鄙的行為。

6. 當馬桶說﹐某某機械公司老闆贊成ECFA。我會反譏的說﹐那只是幕僚事先安排好的演戲過程而已﹐不具代表性。我不但可舉出一家公司反對ECFA﹐而且可列舉許多許多行業公司反對ECFA。如果馬桶有膽﹐何不一起到任何地方去問﹗

7. 當馬桶說﹐如果ECFA談判對台灣不利時﹐寧願破局也不會簽。我會不屑的反問說﹐你馬桶說的話有那一件實現﹖是實話﹖

8. 我根本不會與馬桶辯論﹐那是只會拉台馬桶的超低迷人氣而已。

9. 我會以攻代守﹐以政治語言代替學術演述。一開始我會說民進黨一向是自我肯定﹑開放﹑國際化。相反的﹐中國黨把台灣自我矮化﹑地方化﹑邊緣化而最後以ECFA鎖在中國內。不讓馬桶一再使用「鎖國論」鎖住民進黨。

10. 我會用更多的台灣話(福佬﹐客語等) 表達﹐讓馬桶的作假台灣話破功。

最後﹐ “假如我是蔡英文” ﹐我會要求支持我的朋友不要隨中國黨媒體起舞﹐盲目的捧我。 我承認﹐我需要進一步的接受嚴厲的挑戰與批評。

李丁園五月二日定稿於台北

台灣e新聞